字体
关灯

这不是说末实只光在太阳底下站着就好了。

这台电脑跟平常的电脑一样,他也是要消耗的,他只要是开着就要消耗,可是他吸收能量的时候,也需要开着才行。

现在末实站在太阳低下,电脑所吸收的太阳能跟自己的消耗成正比。

而它在一个时间段里面只能吸收一种能量,比如说吸收太阳能的时候就不能吸收风能、雷能这类的,而末实也不能越过等级直接吸收高等级能量,这样末实的身体会被毁掉的。

“真是麻烦~还不如直接给我力量算了~不过拥有这种东西,那也就是拥有yy的本钱~”末实挑了挑眉头,看着面前的东西,他把介绍关掉了之后,好好的想了想自己的事。

而现在自己那7点能量,什么东西都学不了。

现在末实还不清楚他其实可以吸收这个世界里面的那些魔晶需、魔核之类的的能量,他现在只知道吸收那些自然里面的力量,每个小时只能吸收一点,而只要是电脑开着,每个小时也会消耗一点。

两点相合抵消了~末实就算是在那里站一辈子他也只有7点。

“还是快点找人吧,我可不想在这片森林里面呆着~”现在末厉只想着这里千万不要是什么狗血的魔兽森林,魔兽森林这种特产可是异界的标致。

里面充满了好东西,但是以现在的末厉来讲,可能一只野兽就会要了他的小命。

不过好在这里并不是什么魔兽森林,不过这里可是异界,异界可是没有什么动物保护区的,这里的动物全都是散养的,就算是魔兽也是一样。

“呜呜~”正当末实想会不会有野兽的时候,一声狼嚎在他后面响了起来。

“乌鸦嘴!”末实飞快的把头转过来,正好看到一只大概要有一米多高的野狼从他身后的林林里面走了进来。

看着这只野狼的爪子上面,上面有一道伤痕,末实记得,以前看动物世界的时候,上面讲过,每个狼群都只有一只头狼,但是当这只头狼被打败了之后,那么就会被驱逐出狼群,这样的狼可是相当的厉害,虽然他们被现在的头狼打败了,不过也可以说他在这个群体里面可是第二位的高手。

尤其是受了伤的独狼,其凶狠程度是相当的恐怖,末厉现在面前的明显就是一只受了伤的独狼,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很厉害,可能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不过他绝对是一只不能让人小瞧的凶狠动物。

“不是魔兽,不过就算是野兽,也会要了我小命的~”末实看着眼前的独狼,心下直打突,这叫什么事这叫,虽然他这一身的肥肉在人类社会上还有一些杀伤力,可是到了森林里面,他这一身肥肉正是那些食肉动物们的最爱。

“拼了!”末实虽然是宅男,可是并不胆小,以前也打过好几回架,回回见血,他狠起来也不善,不过跟现在的情况有一些不太一样,以前是打人,这回是打狼。

末实也知道,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办法打的赢这只狼,可是正好象是那句话说的,狭路相逢,勇者胜!

末实慢慢的蹲下去,摸起了脚边的一根棍子,左手一摸摸到一个石块。

手里面有了家伙,末实的心暂时性的冷静了下来。

总算是有了点依仗,他现在的胆气也有一些足了。

“呜呜~”独狼叫了两声,本来它今天心情就不好,自己老大的位置被以前自己一个很看好的小弟给抢了,那个小弟趁着自己刚跟那几只风骚的母狼们玩过np之后体力不支的时候发起了挑战,他本来没有在乎,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小弟竟然无声无息的强壮了那么多。

大意之下,自己败倒在了自己以前这个最得意小弟的手下。

它冲着自己说道: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之后强行剥夺了自己的财产,还把自己赶走了。

当它看着自己的老婆被那个小子压在身子低下的时候,他的心都崩溃了,头也不回的走了,可是刚刚出来就碰到了这个胖子,本来还想着吃了这个胖子,恢复一下体力,然后好好的休养,最后回去把位置夺回来呢~可是这个胖子要反抗一下的意思。

狼的智商有限,看着末实想要反抗,便慢慢的靠了上来。

“先下手为强,啊!”末实大叫一声,为自己壮胆,右手的石头一下了出去。

独狼轻轻一闪便闪过了末实的石头,可是它刚刚闪过去,还没有站稳,末实的那根棍子已经狠狠的敲在了那只狼受伤的腿上。

这是小混混们打架最常用的方法,一砖头扔出去,只要他躲了,然后一棒子敲在膝盖上,这时就等着别蹂躏吧!

不过末实忘了一件事,这狼有四条腿。

独狼被末实敲了一下子,真的很生气,怒喝一声,后面两条腿一使劲,向着末实飞了过来。

末实确实是想要躲开,便是末实实在是没有那个能力躲开,他那肥胖的身体,出卖了他的想法,不过这么轻轻一闪,还是闪开了致命的脖子处,被这只狼一口咬在肩膀上。

“痛!”这是末实第一个反应,狼的咬合力大的惊人,要不是现在末实还穿着棉衣呢,可能他的肩膀早就被咬穿了也说不定。

末实一块石头向着这只狼的脑袋上面砸去。

一下子砸偏了,砸在了狼的眼睛上面,独狼的眼睛一下子被末实给砸的暴了出来。

末实也不客气,上去一脚把狼踢倒,虽然狼飞了出去,不过也从末实的身上撕下了一大块皮肉,这个时候末实明显没有时间去处理伤口,爬到狼的背后,左手死死的按着狼头,右手舀着石头猛的向着狼头上面砸去,一开始狼还想反抗一下子,便是这时末实体重上面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要是平常的小瘦子,没准就一下子被抛飞了,不过末实的身体多实诚,死死的压在这只狼的身上,死活不下来,狼失血过多,也没有力量再去把末实甩下来,可是末实的石头还是不停的向这只狼的头上猛砸。

一直把这只狼砸的血肉模糊,末实还是在不断的砸着。

刚才狼的那一口,带走了末实的肩膀头上的肉,血已经流了好长时间,可能是咬破了动脉,末实的血好象不要钱一样彪出来,弄的末实头都晕了,失血过多啊~

最后末实一松劲,倒了下去,在晕过去之前好象是看到了一个背着弓箭的壮汉。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