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枫叶镇虽然叫做镇,不过其实就是一个小村子,它的后面和右边都是那个几十米高的小土坡,而它的左边则是一条小河,虽然小河很窄,不过也很深,深的地方至少也有三米多,河水很急,村子里面的小孩都不会在这河里面游泳。

所以这是一个天然的死守之地,超级易守难攻的。

“如果他们要是从山上走呢?”伊根大叔常年在山上出没,自然会想到。

“如果他们从山上走的话那就好了,做为从小就在山上长大的村民们,就算是老人,也可以在山林里面慢慢杀干净他们!”这一点末实没有丝毫的怀疑。

“好!就按着末实的方法办。”听了末实的方法,老镇长虽然有一些不太信任末实,可是这却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们讨论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方法,所以只能按着末实的方法来办。

其实末实的这个方法,我想是一个正常的z国人就会,所有的z国人从小都是看着三国之一类军事小说长大的,自然明白一些陷进之类的东西,末实这也只不过是提一个意见,至于陷井什么的怎么做,村子里面的那些猎人们都知道,猎人们抓野猎或者老虎的时候都会用陷井抓,你对着他放箭,根本就杀不死这样的野兽。

末实带着一队人来挖陷井,他特意进入到系统里面学习了初级土系魔法,里面附带着一个学了初级土系魔法之后,末实就可以把抗挖的更深一些,这也算是锻炼一下自己人的神经。

末实带着身后一些小伙子们,开始做一些陷井。

老人和小孩全都被送上了山上的一些比较大的岩洞里面,如果末实他们这些人死光了,那些孩子就是这个村子最后的希望。但是毕竟末实是主角,不可能死的。

镇子里面留下来的全都是战士,年轻人加在那些中年人,一共是一百三十九人,还有四十多壮妇,她们主要就是来帮忙的,打仗的时候用不着她们,她们管后勤。

末实在村子外面做了很多绊马索,又做了很多人可以掉进去的陷井,只留了一条安全通路,如果不按着这条路走的话,就会掉进陷井里面去。

末实特意叫人砍了很多的树,把木头给削尖了之后,插在那些陷井里面,保证那些盗贼们掉进去就变成漏壶。

等到末实回到村口的时候,村民们已经砍了三十多颗大圆木,这也算是得天独厚的木材,枫叶村旁边的树林里面就有这样的木材,很圆很光滑,根本用不着加工就可以变成木寨。

村子里面所有的人一起把这些木头一个个的立在村口,这三十多棵圆木正好把村口排的满满的,左边到河,右边到林子里面。

全用巨粗的草韧藤给绑在一起,末实知道这种韧藤,很坚韧的,用刀剑也很难砍断。

把这些圆木罩在村子的前面,后面顶上木架子,猎人们阻杀敌人的时候就是在这些木架子上面射箭。

一直尽快活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快要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工作才做完,末实安排了哨兵放哨之后,剩下的人分批休息,因为今天盗贼们就要进攻了。

看着自己的村子一天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座堡垒,所有的村民都充满着自信。

虽然这个小村的民风淳朴,但是他们一担狠起来,也绝对是很凶悍的,尤其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他们不能后退,因为他们的背后就是他们的妻儿老小。

一切都准备好了,现在只等着盗贼,看看他们是不是有胆进攻。

中午之时,西面突然风烟四起,末实凭着最近刚刚突破了视力界线的眼睛,看到了远来的一群人,这群人身穿轻甲,跨下骑着战马,不过他们肯定不是什么军人,因为他们手里面的兵器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一伙人一定就是盗贼。

盗贼们在枫叶镇前面五百米处停了下来,他们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小镇子。

“靠,你不是说这里的村子什么东西都没有吗?这个大寨子是怎么回事?”这个小队的首领抓过旁边一个小喽喽一巴掌打在他的身上。

“我,我也不清楚啊,前天的时候还没有呢,怎么现在就走了?这方向也没有错啊??”那个盗贼其实也挺迷乎的。

“算了,反正这只不过是一只农民罢了,为了在那些该死军队来之前进山,没有办法冲吧!”这个小队的首领看了一眼眼前的枫叶镇,一拉跨下战马。

盗贼们看着首领都要进攻了,马上也跟着拉上了战马,向前面冲去。

那个刚才被打的人,可能是想要立功,先跑到了前面不过注定他要倒霉,一个绊马索猛的把他的战马一拉,战马和他一起飞了起来,三国时期有没有马蹬不清楚,不过在这个异界里面反正是没有那种东西,连马鞍都是一块老破皮上面垫着一层软棉做成的。

那个应该是斥候的马贼,很配合的飞了起来,在空中完成了一个三百六十度转身外加后空翻的礀势之后,重得的摔在了地上,看着他吐血的样子就知道,这小子活不了了。

后面的马贼并没有因为他倒下了而后退,反而更快的冲了上来。

他们早就知道,对手不可能会束手待毙,他们可都是血里火里滚了几圈的人,哪个人手里面都有几条人命,在他们看起来死人那是必需的,不管是死自己方的人还是死敌方的人。

这二百马贼飞快的接近枫叶镇,末实带着猎人站在寨子顶上,随手舀到旁边的长弓,箭枝站在这些男人身边的女人会递上去。

末实接过一只箭,这箭都是村子里面所有猎户的存货,几乎所有的猎户全都会做箭,不过他们的箭头都是用木头做的,铁这种东西一般情况下是不准许在外流传的。

末实看着村子外面的陷井一个个的被踏掉,虽然马贼的人也在飞快的掉下来,在急驰的马队当中从马上掉下来那就代表着死亡了。

不过陷井毕竟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等到这一伙马贼冲到末实等猎人的攻击范围里面的时候还剩下差不多有一百五十人。

“着!”末实接过旁边一只箭,双臂用力,现在他的力气很大,当然了是跟以前的他相比,一下子就把长弓给拉了开。描准一个马贼一箭射去。

那个马贼只感觉胸口一痛,从马上掉了下来……

“其实我刚才描的是头~”末实看着那个马贼从马上掉了下来,心头一颤,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准头竟然这么差。

可是毕竟是拥有基础弓术的存在,慢慢找到感觉之后,末实不管是射箭的速度还是精准度已经跟那些猎手们差不多了,其他的猎人们也都很奇怪,这个末实怎么射的越来越准了。

不过他们知道末实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他们这些平凡人很乐意自己一伙的人比较强。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