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今天平安夜,下午加发一章,平安夜、圣诞节、狂欢夜,每天连发五章,上午两章,下午三章!还请各位多多支持小弟啊!)

********************************************************

末实点齐了人马,四十四骑在小院的门口集合,附近的骑兵都跑了出来,还以为有什么战事呢,但是后来一打听是为了去报私仇,旁边的骑兵都感觉有一些奇怪。

他们也都知道穆里维克的亲兵团,他们有很多人都是南方方面军的,穆里维克的亲兵团平常就嚣张惯了,他们的团长是穆里维克的亲弟弟,平常就在这一片嚣张,他们可是这里最大的一条地头蛇,平常伯瓦尔的人也不敢跟他们起正面冲突,没有想到这回他们惹到末实他们了,末实在他们的眼里面一直都是皇家近卫军。

虽然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是要是地头蛇想要压强龙,那不是找削吗~

虽然末实并不是什么皇家近卫军,不过强龙这个称号他还是称的起。

末实带齐了人,向着穆里维克的亲兵团冲了过去。

此时维里维克亲兵团的大院里面,正聚在一起吃烧鸡呢,他们不光打了人,还抢小六子他们的烧鸡,平常他们也总是干这事,也没有什么人敢来挑事。

今天他们打的那些人,都穿着平民的衣服,顶多也就是民兵,他们可不相信,有什么民兵敢来惹自己这一伙人。

但是当一阵马蹄声响起来之后,他们也都感觉有一些不太对劲。

末实带着四十三骑,把这个院子的正门、侧门都给围了起来,旁边几个院子里面的人看到这阵势,也知道了又是这些南方兵惹事了,这回好象惹到了不得了的人。

“你们谁啊?”一个坐在门口正在吃烧鸡的人抬起头看着末实问道。

“打人的有他吗?”看着这个人手里面舀着一只烧鸡腿,末实向着自己旁边的人问道。

“有!”这些枫叶镇来的人,打了这么久的仗,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么惨的欺负呢,这回打死他们,他们也不带认错人的。

“给我打!冲进去打,全都给我干翻他!”末实大喝一声,手里面的长枪已经刺出,这个兵虽然也是一个老兵,不过他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中级的战士,哪里躲的开末实的这一枪,立刻被打中胸骨,末实也不客气,这一枪势、力都极大,一枪正中胸口,就算骨头不断,也点裂开几个缝。

出来的人横着飞进了院子里面,这时也传来了末实的怒喝声。

前后两门的骑兵猛的冲进了这个院子里面,骑兵纵横,马来枪往,一时之间院子里面哭爹喊娘的。末实这一伙人,脱了盔甲也达到了中级顶端的水平,穿上盔甲,上了马之后,绝对可以达到高级中阶的水平,对付起这帮充其量就只有中级水平的人,还不是跟打小孩一样?

院子里面的人根本就没有怎么反应呢,这边就冲锋起来了,还有一些在屋子里面的人也被拉起来一顿暴揍,这个院子是一个百人的院子,充其量也就是一百人,别说一百人,穿上了装备之后,就是他一千人,末实也不在乎!

末实上去把几个硬手给砸趴下之后,剩下的人哪里还敢什么反抗?全都被打趴下,末实看着这种打法,这些家伙全身紫青是少不了了。

等到打的舒服了,末实一挥手,自己手下的那些人把这些近卫军的人都给赶到了一起,围成一圈,抱着头蹲在地上,末实以前看战争片的时候,八路军一胜利了,就这么看着小日本子。

“把打你们的人给我挑出来!”末实骑在马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着旁边两个人说道。

“是!”旁边两个刚才被打的人,现在也终于扬眉吐气了,一脸煞气的走到了这堆人里面,把那几个挑事的人给挑了出来。

“把他们的双手给我打折他!”末实也下的了狠心,大喝一声,后面的那些兄弟们就要上手。

“你敢!”这时一声大喝从门口外传了过来。

“你们是哪个部份的?敢来这里撒野?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一个跟穆里维克长的七分像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这个人应该就是这个近卫团的团长了。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末实坐在马上,抱着双手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

“哼,不知道?我们南方方面军总指挥保卫团,谁不知道?你敢说你不知道?不管你们知不知道,你们今天都死定了!”穆里维克的弟弟,叫做穆里维拉,看着末实一脸愤怒的说道。

自从这个保卫团成立以后,还没有被人这么踩过呢,今天竟然被踩了。

“团长,团长救救我们啊……我们被他们打的好惨啊,他们还要打折我的胳膊,团长……”那个一开始最挑刺的家伙看着穆里维拉来了,马上哭诉道。

他就是这个院子里面的百夫长,跟末实一样的官职。

“放心,我就在这里看着,我看看谁敢动你!你小子哪个部份的!还没有说呢,告诉你,这事没完!”穆里维拉一脸怒容的看着末实。

“我?我告诉你,我是民兵部的,记住了,我叫末实!你的人我打了,现在我就当着你的面把你手下的胳膊给你打折他!既然你管不好你的兵,那我就来帮你管管你的兵!”末实也不跟他客气,跟这样的人客气是没有用的,既然谈判说不拢,那就打!

“小子你敢!你不知道我哥是谁?”穆里维拉憋了半天,终于把这句狗血的台词说出来了。

“我管你!给我打!”末实看着面前的穆里维拉,撇了撇嘴,你算是什么东西!

后面的枫叶会镇的士兵们,听到了末实的话之后,也不看穆里维拉的脸色,既然末实都说打了,他们怎么可能不动手?

带着剑鞘的长剑重重的砸下,那十几个被挑出来的近卫团的人的胳膊瞬间都出现了一种非自然的弯曲,接下来就听到无数的惨叫声~出了意外骨头断掉,跟这样硬生生的被人砸断,是完全两种痛,前一种是可以忍的,这种是根本不能忍的,不晕过去就已经算是硬汉了。

“小子,你逼我出手的!看剑!”穆里维拉大喝一声,身上泛起一阵阵青色的斗气,拔出自己的配剑向着末实砍了过来。

末实也不怕他,轻轻一跳,从马上跳了下来,在空中的时候,拔出自己配的那把钢剑,狠狠的劈向了穆里维拉。

不过穆里维拉毕竟是穆里维克的亲弟弟,最近这些年也没少盘钱,手里面的家伙要比末实手里面的这把值几十万的钢剑还要好,至少也值五十个金币往上数。

末实借着下冲的劲力,硬生生的把穆里维拉给逼退了一小步。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