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水泊方圆五百里,是当年黄河改道,大水冲到这里而形成的一大片水面。梁山在这片水面上兀地拔起,它东西北三面都是悬崖峭壁,只有南面两处地方接近水面,一是金沙滩,一是鸭嘴滩。从南面上梁山有两条路,一条路远而宽阔,是由金沙滩经三关而上,另一条路是由鸭嘴滩经断金厅而上,小路一侧山崖一侧深渊,十分险峻。在山腰,两条道路汇合在一起。这里两边都是嶙峋的巨石,中间有两丈来宽的缺口,唤做黑风口。梁山在这里精心修建了关隘,以为通向总寨的最后一道险要。梁山的总寨有两个门,一个向西通向后营,那里是梁山粮草的囤积处,四周都是百丈悬崖,除了总寨之外无路可通;另一个就是与外界联系的北门了。

自从晁盖带领二十位头领下山去攻打曾头市之后,整个梁山上安静了许多。宋江传令,各寨兄弟各司其职,或看守险要,或操演兵阵,或打造军器,无有将令,一律不得随意乱走。这是因为宋江担心目前山寨人马一半下山,恐外敌趁机来袭,也是因为近来山寨人马增加的太快,许多弟兄之间相互还不熟悉,没有规矩便容易出现乱子。再者,近期他派了几个精明的弟兄下山办理机密要事,万一走漏风声,岂不坏了大事!这日他正与吴用、公孙胜以及柴进、李应在聚义厅中商量在东京和其他一些大的城市暗中开办梁山的买卖的事情,忽然间有喽兵来报告,说黑风口有异常情况,传来阵阵叫喊声,不知是不是出了事情,未奉将令,不敢擅自出去打探,特来禀告。宋江闻听心中一紧:这几日眼皮乱跳,心神不宁,不知会发生什么灾祸。难道应在今日?宋江与众人急急来到总寨的南墙上,手搭凉棚向下张望。

黑风口离着总寨还有五六百步,急切之间还望不到什么光景。侧耳倾听,下面传来的不是兵器碰撞,人喊马嘶的拼杀的样子。宋江多少放了些心,让公孙胜和李应带几个人过去看看。

黑风口在南边,公孙胜他们却只能绕出总寨的北门,沿着寨墙走过去。这些与众不同的建筑设计都出自于陶宗旺和李云等几位头领的手笔,虽然平时往来绕路,可一旦真的有事情,这些设计是最利于防守的。

入云龙、扑天雕走近黑风口,见喽兵里三层外三层围出一个圈子,拨开人群一看,两人不禁得啼笑皆非:五六个喽兵正与一个黑大汉头犄相对地角力。那黑大汉满脸刚髯,浑身肌肉,虽然对方有五六个人,依然顶不住他的力量。此人正是梁山上第一混人——黑旋风李逵!

李应开口骂到:“那黑厮!不好好看守隘口,却在这里角力嬉戏!”

李逵正低头发力,忽闻有人在一边大声呵斥他,心中愤怒,两膀一晃,把那几个喽兵闪倒,在地上滚成一片,自己抬起头来,瞪着一双牛眼问:“谁在骂俺?”

李应上山时间不长,虽然地位比李逵高很多,但此刻也不好再开口责备他。

公孙胜走前两步,站在李逵跟前说:“你又在违反军令?”

李逵把头一摇:“道爷休要乱说,俺几时违反军令了?”

公孙胜问道:“你不好好带弟兄看守要隘,却在这里玩耍,还不是违反军令?”

李逵闻听牛眼一翻:“看守要隘,看守要隘!晁盖哥哥下山也不带俺去,宋江哥哥又不让俺吃酒,每天都在这里看守个鸟要隘!简直要闷死俺铁牛了!俺只是闷不过,便与兵士们练练手脚,岂能算玩耍?”

公孙胜其实深知李逵的脾气,便故意把脸一板,说:“练练手脚也不用让小的们受累啊,看你把人家摔的!”

李逵嘿嘿一笑:“那是他们学艺不精!”

李应接上他的话说:“那你就学艺很精通喽?”

李逵拍拍胸脯:“李庄主,要不你来试试?”

公孙胜一摆手:“铁牛呀铁牛,说你胖还喘上了?贫道我来接你几招!打得过我,算你这次没事;打不过我,跟我去见宋江哥哥认错,如何?”

李逵一掳袖子:“打便打,俺还怕你不成!”

众人往后一退,闪出一个圈子,公孙胜闲庭信步地中间一站,等着李逵上来。那铁牛左右两拳一个虚招,抢上前来便是一腿横扫公孙胜的中盘。公孙胜乃是道教中的真人,武功见识岂是李逵所能比拟的。只见他不慌不忙,左手在李逵眼前一晃,右手已经将他踢过来的腿抄住向上一托,李逵就觉得眼前一花,身子一飘,咕咚一声摔在当场!

他在地上爬起身,脑袋晃一晃,似乎还没有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跟着一个“乌龙绞柱”,两腿一个旋风,连环踢向道长面门。公孙胜脸色微微一变,心想这铁牛功夫倒是长进了。只见他身形一挫,人已经向另一个方向飘出两丈开外。

李逵使出新学的招式也没有打到公孙胜,心中有些气馁,早就见识过道长的玄虚法术,故而他双脚一收,人整个的翻将起来,站稳脚步说:“老道,你摔我一跤,我也打的你到处跑,咱们算是平手吧?”公孙胜见他有不敢再打的意思,微微一笑:“你攻了我两招了,也该我还一招吧?接招!”话音一落,他运起三分内力,左掌一圈,右掌直推,使了一个“罗汉伏虎”,一记劈空掌力击出,一丈多外的李逵立不住脚,身形连推了四五步,瞪起眼睛直骂:“老妖道,又使妖术!”见公孙胜双肩一耸,人唰地冲过来,李逵连忙举起双手:“不打了,不打了,算我怕你了,打不过你的妖术!”公孙胜揪住他的衣领:“认输可以,跟我去见公明哥哥!”李逵想挣扎,却好象全身使不出力气,只得脚不点地的跟着去了。

在山寨的众兄弟之中,李逵是最让宋江头疼的一个。自从从江州把他带到梁山,他就一会儿消停的时候,不是这里捅个漏子,就是那里惹个是非,气的宋江几次要把他推出去砍头。好在大家都知道这个铁牛就是这样一个脾气,在许多事情上都是无心之过,不便与他计较,关键的时候也帮他求情,这才相安无事。今天被公孙胜提到聚义厅上,李逵还是不服气,被宋江狠狠地骂了一顿后,这才没了脾气。

大家正在暗笑这黑厮煞是晦气,忽然间喽兵来报,说外面传消息进来,白胜头领回山,有重要军情禀报,众人闻听,面面相觑。

传令,让白胜速速进来!”

亲随的喽兵接过令箭飞奔出去,这支令箭将一关一关地传递下去,一直到白胜正在立足等待的关隘。

白胜在众好汉中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这次跟随天王晁盖出征,主要负责情况的刺探和传递。他不在军中听令而跑回山寨,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果然,白胜握着令箭从外面急匆匆地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宋江面前:“哥哥,大事不好了!”话说了一半,眼泪已经下来了:“天王中了毒箭,性命难保了!”

宋江听了白胜的第一句话,已经不禁的站起身来,听了他的第二句话又身子一晃跌坐下去。厅中众人无不大惊失色,连声问到:“天王究竟如何?”“天王现在何处?”“可是吃了败仗?”

白胜哭着说:“大军已经回撤,现由林教头指挥,是林教头命我速速回来报信,还请宋江哥哥发兵接应。”

宋江定了下心神,说:“大家不要乱,各执令箭,听我调遣!”

“柴大官人,速去找医生,准备马匹,由白胜带路赶赴军中,为天王诊治!”

“命花荣为第一路,带五百骑兵,飞驰接应。见到大军后,即在大军后侧二十里巡逻警戒。”

“命秦明为第二路,带五百骑兵,飞驰接应。见到大军后,即在大军西侧二十里巡逻警戒。”

“命穆弘为第三路,带五百骑兵,飞驰接应。见到大军后,即在大军东侧二十里巡逻警戒。”

“吕方、郭胜整队,与我和军师一起下山。”

“公孙先生、李员外,负责这段时间的山寨守卫,有违将令,随意走动,交头接耳,谣言生事者,杀!”

众头领得令而行,一个个表情肃穆,就连李逵也不敢多说半个字。

宋江远出二百里,接得晁盖的人马。在探视了天王伤势之后,感到心情十分沉重,毕竟这支毒箭药性甚烈,就算现在有名医和灵药,恐也为时过晚。

由于宋江的稳妥安排,虽然头领重伤,军心涣散,但周围的官军和土豪却没有机会趁机作乱,大军平安回到梁山。回山之后,宋江一面安排加强防卫警戒,一面派人将在山外办事的头领全部唤回山寨,因为他知道天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