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风从山崖下卷来,吹的檐角挂铃叮当乱响,夜已经深了,可众头领都没有回去休息,而是围在晁盖的遗体周围,谁也不说话,大家都在静静地等待着。

晁天王临终遗言:“哪个舀下那史文恭,与我报仇者,就为梁山之主。”

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大家原来以为晁盖会把梁山托付给宋江,因为本来宋江坐的就是山寨的第二把交椅,而且在弟兄们中间威信甚高,甚至天王没有遗言,大家也都会自觉拥戴宋江为梁山之主。而今,天王的一句遗言,让大家都觉得太不可思议。

就象宋江曾经自称的那样,论武功,梁山上随便抓出一个来就比他强。而那史文恭,就算没有参加这次出征的人也已经从其他人那里探听到,武功高强,枪法出众,箭法如神,号称江北第一高手!恐怕就算十个宋江绑在一起也未必打的过人家!这样就不能拥立宋江继任梁山首领了,不然怎么面对天王遗言呢!

宋江心中十分清楚天王遗言对自己的影响,也知道这位自己相交多年的大哥为何在临死之前来这么一手――不就是对我主张招安不满意吗?宋江多少有些委屈的感觉,自己上山以来夜不成寐,殚精竭虑,还不都是为了弟兄们的将来打算。就算晁盖哥哥你在世的时候不同意我的想法,也不用来这么一手,在死后还要整我一下!宋江只感觉现在是有苦说不出。

还是号称“智多星”的吴用打破了沉寂:“各位弟兄,天王哥哥已经仙去,我等兄弟自是痛心不已。”说着他抬起袖子,拭了一下眼角:“大家还是先忍住悲伤,把天王的后事打理一下吧!”见众人均不反对,他又接着说:“天王是我们的大哥,是他带我们上的梁山,是他为我们打出这一片天空,他是为我们而去的......呜呜呜......天王的丧事一定要隆重,我们一定不要让天王失望!”见大家的情绪又点转了出来,他不失时机地开始说下文:“要想为天王办一场隆重的后事,就要有人来主持,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大家看由谁来主持呢?”宋江听了,心中暗骂:“学究真的精明,这样的提议他却自己不肯说!”

听了军师的话,大家开始窃窃私语:“自然是宋江哥哥主持了。”“可天王的意思并不是让宋江哥哥做山寨之主啊!”“那你说谁来主持为好,你吗?”听得身边众人七嘴八舌,就连平时最拥护宋江的李逵都几次张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明摆着,说请宋江哥哥来主持便是违背天王遗言嘛!

尴尬之际,还是大官人柴进开口说话;“众位兄弟,依不才之见,虽然天王哥哥有遗言,山寨之主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议,但天王哥哥的丧事耽误不得,我看还是由宋江兄长来主持。”他扭头向身边站在一起的林冲问:“林教头,你是山寨元老,你的意思呢?”林冲为人一向正直平和,虽然对宋江经常挂在嘴边的招安不以为然,可在这会儿也实在想不出除了宋江谁更适合来主持晁盖的后事,加上一向于自己有恩的柴进执意如此,便开口说:“大官人说的甚是。为今之计是商量为天王办后事,我觉得自然是请宋江兄长为首。”

这两位是梁山上位尊权重的头领,其他的大头领又没有人出来反对,于是大家都开始附和,宋江也便不再推辞:“难得众兄弟错爱,宋江自甘为天王丧事全心全意,寨主之事却是万万不可滴!”吴用在一边和稀泥:“天王虽有遗言,可山寨不可一日无主。公明哥哥不妨权代寨主之位,想弟兄们也无人反对吧。”

这样的说法大家自然不好反对,于是宋江便开始坐上第一把金交椅了!

宋江在梁山坐住头把交椅之后,顿时感觉到身上的压力大了许多。虽然说以往晁天王在的时候,山寨的许多事务也是由宋江来打理的,但是那时毕竟还有个依靠,而且也并非是什么事情都由自己来最后定夺,做的不对了还可以发发牢骚,大不了责任有他人来承担。如今却大为不同了,不但要自己的事情不能出纰漏,而且要时时注意把弟兄们的思想统一到自己的路线上来,唉,难啊!

就说把聚义厅改成忠义堂,兄弟中间颇有些议论。这是内部的;外部的也是如此,现在忠义堂前立起一杆“蘀天行道”的大督旗。既然蘀天行道了,就要保境安民,以前那些劫粮断道的事情就不能干了。再说如今梁山周围早就没什么客商经过了。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还从这里走呢?连生辰纲都被劫,呵呵,话就不用多说了。可是作为梁山鸀林,一不种田,二不打鱼,满山老小五六万人吃什么啊?所以宋江现在最头疼的就是这件事。原以为有那十万生辰纲在,怎么也能盯些日子,可找柴进、李应他们一问,库房里的存货也就能支撑个三五个月。这还是近来从高唐州和祝家庄一带收获了不少,原来的生辰纲早被晁盖的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给吃光了!为了这事,宋江连日里找吴用等人商议,看哪里还有家底殷实有民怨的财主,好去来个杀富济贫。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大家一商议,主意就有了。说附近已经没有什么有油水的去处了,倒是河北大名府很值得光顾。那里不但梁中书是蔡太师的女婿,广有资财,而且还有个玉麒麟卢俊义,家财万贯。吴用便设计,要赚玉麒麟上山。功夫不负有心人,梁山好汉经过无数的周折,不但让卢俊义上山入了伙,而且还捎带着打掉了曾头市,生擒了史文恭,给晁天王报了仇。

同时问题也来了:当年晁盖临终遗言,哪个擒住那史文恭,为我报了仇,便让他做山寨之主。

当时就是这句话,让宋江只能权代寨主之位,好在史文恭号称武功江北第一,梁山上谁也没有把握擒住他,倒也这样糊里糊涂地让宋江坐着头把交椅。现在枪棒河北第一的卢俊义打败了史文恭,实现了晁盖的遗言,是不是真的把头把交椅让玉麒麟来坐呢?

宋江在思考,卢俊义在思考,吴用在思考,公孙胜在思考,就连柴进、林冲....时迁、白胜等人也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入夜,梁山上下一片宁静。微微的凉风从树林间吹过,引得树叶们哗啦啦的应和,除此之外,没有声息。

没有声音并不代表人们都已经入睡,最起码在总寨,许多窗户还都是亮的。今夜在总寨轮值的是王英、扈三娘夫妇,此刻两人正一前一后的在寨墙上巡视,身后十几步远默默地跟着一大群喽兵,大家都被最近山里的气氛压抑着,没有人大胆说话,来捅破这份压抑。

作为当年扈家庄的实际主人,如今梁山上最有实力的女将,扈三娘完全有理由过另外的一种日子,比如说找个大英雄嫁了,比如说找个英俊有趣的人儿让他入赘,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战火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把原本与梁山毫无瓜葛的她卷到了这支队伍里来。她认命!虽然她成了大山贼宋江的干妹妹,成了其貌不扬、无才无德的王英的妻子,但自小就灌输给她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让她并没有产生反抗的念头,而是真心真意的关心着这两个本来素不相识的男人。虽然有时觉得有些委屈。

作为一个女人,她对山寨中人人关心的大事同样清楚。王英望了望不远处宋江住的那间灯火通明的住宅,又望了望前面同样停下脚步张望的妻子,叹了口气,小声地对扈三娘说:“三娘,我真的想不通,当年天王为什么给宋大哥出这么一个难题?”扈三娘回头看了男人一眼:“你那个猪脑子能想通个啥?这个事情要你也能想的通,大哥、军师他们还用的着到现在都不睡觉?”听到美人骂他猪脑,王英一点也不生气:“我就是猪脑。你脑子好用,帮我分析分析。”看看巡逻的队伍都停了下来,扈三娘挥手命令喽兵继续前进,等人都走远了,她才转过身来,对男人说:“其实大哥跟你们想的不一样。大家现在都在考虑的是大哥和卢员外应该谁来做山寨之主,但我觉得大哥可能根本就没打算要做这个山寨之主!”“什么?”王英觉得老婆说的太没有道理了:“谁不想做一寨之主啊!我当年在清风山,那是打不过锦毛虎,所以才当的二大王。玉麒麟是厉害,可大哥现在根本不用怕他,只要一句话,我们这帮弟兄就蘀他把姓卢的轰下山去了!还争山寨之主呢?”三娘白了他一眼:“说你是猪脑,你还真要发猪疯啊?你们要是胡来,可就把大哥的大事全搅乱了,到时候大哥要砍你的头,我可拦不住啊!”“哦,拦不住?拦不住也要拦啊!不然你不成了小寡妇了?”“呸!”扈三娘飞起一腿踢到王英的屁股上:“狗嘴吐不出象牙!”“呵呵,舍不得我了吧?”王英可不敢还手,论武功,他跟三娘可差着好几级呢!

扈三娘向巡逻队伍那边望了望,又回过头来对王英:“我可告诉你,这些天不许乱说乱动。大哥现在正在盘算的可是关系全寨弟兄的大事!”“你怎么知道?什么大事?”王英是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扈三娘故作神秘地说:“我??不告诉你!”她嘻嘻一笑,让王英附耳上来:“大哥在计划着不久就让我们离开梁山,不做山大王了!”“啊?”王英脸上明显露出不相信的表情。扈三娘说:“昨天我到大哥那儿去,他正与军师几个商量。他们说话也不太避讳我,所以我就听了那么几句。”三娘骄傲地说,接着她又换上一脸的正色:“不过,你可谁也不许告诉。不然,小心你的皮!”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