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时光如梭,光阴荏苒,转眼又是冬去春来。为了解决山寨的粮食问题,同时增强梁山的威势,为下一步谋求招安添加砝码,宋江和卢俊义分兵两路,先后攻破了东平府和东昌府,收服了董平、张清等好汉,梁山在江湖上的威名达到了空前的程度,江湖人士闻听梁山好汉四个字,无不倍加敬畏,凡是梁山上交办的任务,无不尽心尽力的去完成。同时,梁山暗中在山外开办的多家企业已经开始盈利,宋江觉得时机已经基本成熟。

今天的梁山可谓春风得意。山前山后花红柳鸀,寨外寨内喜气洋洋,弟兄们个个脸上带着的表情不是骄傲就是兴奋,就连一向老成持重的双鞭呼延灼也觉得身子有些轻飘飘的。当年征讨兵败,不得已上了梁山,虽然在山上大家对他一直很尊重,生活得也不错,但是呼延灼的心里总象是有块石头压着——毕竟是山贼啊,日后如何见呼延家的列祖列宗啊,当年呼延赞、呼延丕显两代王爷力保太祖、太宗、仁宗三代皇帝,那是何等的光耀……可是这段时间,山寨连打了几个大仗,威名大振,无论是鸀林好汉,还是山下百姓,对梁山的评价都是更高了。不仅如此,宋江寨主前几天召集几个在寨中地位比较高的头领,向大家大体讲了正在谋求朝廷招安的计划。当时在座的头领之中只有豹子头林冲表示不赞成招安,其他人都对招安并不反感。当然,这次会议并没有让那些平时就对招安不感兴趣的低级头领参加,不然反对的意见也许会多很多。管他呢,反正自己是支持招安的,如果招安成功,按照宋江首领的设想,自己有可能再次进入大宋军队的高层,从而通过建功立业来洗刷掉自己流落山贼的不快经历,重振呼延世家的威名。

宋江还真的是个有长远眼光的首领啊!呼延灼心里想。

同样心情不错的还有武二郎。这个名震四方的打虎英雄现在正和几个头领一起,在赌桌上打老虎!原本他并不喜欢这些东西,但从在孟州结识金眼彪施恩,闲暇之余经常旁观施恩与他人赌牌,到后来上了二龙山,自己也开始试着在没事的时候与弟兄们一起放松一下,慢慢地他也开始学会了这一套——免得叫别人说俺做了这么多年的山大王,连斗牌都不会!

本来对于招安之事,他是颇有些不屑的,好好的招什么安啊,到头来少不得吃那些官员的腌杂气!他们原来几个二龙山的头领经常凑在一起,有时也议论这些事情。花和尚对招安也是很不满,不过史进、施恩和杨志却是比较支持招安的。为了大家的情面,也不好多说什么。今天一早,宋江哥哥和军师几个大头领到他们几个的住处来,向他们耐心的解释了山寨对于招安的设想。知道将来自己可以不用去与那些贪官污吏打交道,而是可以仍然以梁山好汉的名义继续在江湖中闯荡,心里也就舒服了挺多,所以过来玩几把,不想竟然连连获胜,虽然他一向不在乎钱,可是这种赢钱的感觉的确还是不错的!

横空飞雪,落英缤纷,八步赶蝉、古树盘根.......院子里杀气纵横,沙石飞溅!

梁山的元老、昔日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江湖上鼎鼎大名的豹子头林冲,正在自己居住的院子里舞枪。他出手如电,身形如风,口中怒吼连声,全然没有注意到院子外面已经有四个人在驻足观看。因为他现在是全神贯注,银亮的枪尖疯狂地发泄着主人的满腔怨气!都快十年了,上天为什么不给我报仇雪恨的机会,寨主为什么非要想着什么招安?招安,招安,招个鸟安!他觉得那个他最想见、也是最不想见的人正向自己越走越近了??老贼高俅,我与你不共戴天!林冲左腿横跨一步,象一张劲弓拉满了弓弦,他运足全身力气,右手单臂擎枪,带着一股强烈的、足以摧枯拉朽的劲气闪电般的刺出!轰的一声,用石块垒起来的院墙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强劲力量击飞了半边。

不好!卢俊义抢前一步,挡在宋江的身前,双臂一圈,猛的向外推出,将迎面飞来的乱石击去。公孙胜也在一旁挥动拂尘,不过他不是将飞石击回,而是把碎石向无人的一侧引开。

激奋中的林冲听到院外有人说不好,脑子里面激灵一下——闯祸了!他纵身蹿出院门,见卢俊义和公孙胜正挡在宋江和吴用的身前,四个人头上身上都落满了石屑。林冲长舒了一口气:刚才神情恍惚,怎么一下子把压箱底的招数也使出来了,而且是运足了全力。幸好前面的两位都是顶尖的高手,不然......他把手中提着的长枪往地下一绰,躬身施礼,向梁山上最要紧的这四位头领道歉请罪。

宋江呵呵笑着说:“林教头果然好身手,要不是员外和道长,我今天可就惨不忍睹了!”吴用也打趣说:“以后到教头这里来一定要全身盔甲啊,再不然怎么也要带好盾牌!哈哈哈!”卢俊义和公孙胜没有出声,两人都在心里想:如果刚才林冲那一招是冲着我一个人来的,自己是否招架的了。虽然卢俊义与林冲同是陕西老教师周侗的弟子,但两人拜师分先后,林冲学成之时,卢俊义还没有入门,两人一直没有交过手。

林冲把头领们请进院子,到屋里找椅子坐下,让刚才躲在屋里的亲随喽兵出来端茶倒水。宋江挥手让喽兵退下,语气关切地问林冲:“适才见教头使枪,果有惊天动地之势,可就是院子太小,为何不到校场去呢?”林冲轻轻摇了摇头:“在下原本只是随便耍耍,不料忽然迷了心窍,使出这个昏招,险些铸成大祸。”宋江道:“教头必是有心事,不知可否说出来让我听听?”

林冲望了一眼屋里坐着的几位大头领,沉吟了一下说:“十年前林冲为仇人所逼,上得梁山。自上山以来,林冲便与那老贼高俅势不两立,朝思夜想的便是如何手刃那老贼,以解我心头之恨。如今哥哥讲要去招安,说这是为了山寨弟兄的长久利益。招安好与不好,我不去争执,听从哥哥的意思就好。可是招安下山,林冲怎会不去报那老贼高俅的夺妻灭门之仇?只怕那时哥哥定会百般阻拦,在下也会因为担心坏了哥哥的大事而左右为难。这个事情想来想去想不通,所以心中甚是郁闷!难道我们只能招安吗?难道要我在朝堂之上向那高俅老贼磕头请罪吗?”说到这里,林冲的情绪有些激动,额角的青筋绽动着,两个拳头也握得紧紧的。公孙胜心里慨叹道:“真是个嫉恶如仇的汉子!”

“林教头不要激动,”宋江在林冲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你不愿意接受朝廷的招安,这我早就知道。如果招安之后,根本不用进京,仍然是啸聚山林,行侠仗义,你愿意吗?”

林冲不解地问:“这,这算什么招安?朝廷能干吗?”

宋江微微一笑:“我深知教头是个血性男儿,绝对不会忘记自己的血海深仇。其实梁山上有多少兄弟跟你有相似的经历,我又怎么会不顾兄弟们的感受,去讨一个大家都不愿意接受的招安呢?”

林冲闻听,觉得里面另有玄机,激动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问道:“我当年在东京的时候,也曾听过、见过朝廷的招安。那么哥哥要的招安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教头是梁山的元老,又是申明大义之人,我今天也不怕把实情告诉你,只是还请教头不要出去讲。”见林冲点了点头,宋江接着说:“我既然上了梁山,又蒙众兄弟信赖暂居这头把交椅,就铁了心与弟兄们同富贵,共进退,自然要为梁山的前途谋划。梁山太小了,虽然我们以前聚义梁山,可以以水泊为屏障,抵挡官军的征剿,但是如今我们人多马壮,势必要向外发展,不然光是山上这几万弟兄的吃饭都是大问题。如今我们举的是蘀天行道的大旗,自然不能象那些小毛贼那样打家劫舍,只能靠攻城略地,铲除恶霸,杀富济贫。近处的州县已经没有什么油水了,而且我们不能老是吃窝边草,所以前些日子我们去打了东平、东昌两府。教头在山寨的时间很长了,你想想,附近还有哪个州县我们没有去打过?在这样下去,我们只怕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该去攻打东京了!”

林冲心想:这些事情我还真的是平时没有考虑过。

“攻打东京好象不太现实,因为我们并不是要背叛国家,也不想就此改朝换代,所以我们必须要争取朝廷的招安。”说到这里,宋江停顿了一下,心想找林冲谈话看来是太必要太正确了。“不过招安之后的路怎么走,必须要我们自己说了算!”

“我知道山寨中不少弟兄是不愿意与官府往来的,而且现在我们的条件也与当年开始在梁山创业的时候不一样了。人各有志,理所应当。所以我和军师他们早就商量过,如果招安后不愿意在朝廷中做官的,可以与大军分开,咱们依然保留一支完全属于自己的军队;愿意就此退出江湖的弟兄,我们也已经有所准备,由柴大官人几个在各地创建一些庄园,还有一些买卖生意,喜欢干的尽管可以去,只是依然要作为我们梁山的弟兄,随时为梁山出力。山寨中现在有许多的名门世家后代,国家栋梁之才,如果就此埋没江湖,太可惜了!如今国家正值多事之秋,内乱频频,外敌窥视,倘有不慎,就有可能落入蛮夷之手,所以我们还要在招安之后安排一些人到其他地方的军队中去,我们自己的队伍也不能全解散。这样一则可以照顾各地兄弟们的利益,令朝廷不敢出尔反尔,加害我等弟兄,二则如果国家危难,也可挺身而出,救百姓于水火。教头感觉这样安排是否妥当?”

林冲听完宋江的话,半晌没有答言,心里觉得是不是有点太异想天开了?“公明哥哥,你的计划果然很好,充分考虑到了各位兄弟不同的情况,为大家的将来真的下了很多的心思。问题是朝廷能答应吗?那几大奸臣怎么可能听任我们自己来选择道路呢?”

宋江知道,林冲现在问的话,也就是每一个人听了他的计划之后都会想问的,对于卢俊义、公孙胜,他可以耐心的一点一点的讲给他们听。对于林冲,他不想也不敢讲的太多,万一不小心泄露出去呢?他只是回答林冲道:“教头尽管放心,宋江与几位头领已经就这些事情谋划了很长时间,虽还称不上是一个万全之策,但朝廷想不按照我们的套路来走也不行。”他抬起眼来看着林冲说:“至于朝中奸臣佞党,我定会在招安前后收拾他们。倘如哪一个对梁山还算明事理的,我可以让他苟延残喘,多活些日子;如果敢继续与梁山作对,阻碍我的大事的,我定叫他一命归西!”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