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如星的黑眸划过一抹光亮,艾金停下脚步双手环抱在胸前。神情慵懒,黛眉微微挑起似笑非笑的问道:“几位大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几名黑衣人互看了一眼,其中一名似乎是这几个人的首领。眸光锐利的射向少女,声音冰冷透着浓浓的杀意。

“你便是龙谷老人的徒弟,前去救治尘王的人。”他们几人在这里埋伏了几天,只有这红衣女子从龙谷里出来,她定是主子所说之人。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艾金垂下眼帘,细白的手抚摸上小白蛇那雪白的身体。透过指尖感受那冰凉的体温,在这炎热的夏天小白的身体还真是解暑的好宝贝呢。

“看来你就是了,那今天你必须命丧于此。”男子眼中的杀意蔓延,说完几人便飞身齐齐的向少女攻去。

如星的黑眸微微一沉,足尖轻轻一点运起轻功躲过了几人凌厉的攻击。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白送上门的试药人不用白不用。而且刚刚被老头扔出来的怒火还没有平息,就有人来给她解气。

被躲过一击的几人微微一怔,没想到自己的攻击会被这么轻松的躲过去。回过神来转身看向红衣女子,又被女子嘴边那抹邪肆的笑恍了神。这么一个绝世的女子,今天就要命丧于此还真是可惜。不过没办法,谁让她会打乱主子的计划。

几个黑衣人举起剑,再次向少女袭去。这次他们下了必杀的决心,每个人身上都充满了浓浓的杀意。那刺过来的剑,快狠准带着庞大的气势。

艾金黛眉蹙起,看来这些人还真是想要她的命。那她也不必再手下留情了,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只见红衣女子不在躲避那凌厉的剑招,反而飞身而上。红色的身影快速的在几人中穿过。而在女子穿身而过后,几个黑衣人犹如雕像般一动不动的矗立在原地。眼中充满了震惊,他们被点穴了。

艾金拍了拍手,走到被她点了穴位的几个黑衣人身旁。弯起眉眼,那眼角处的古藤纹身似活了般烨烨生辉。嘴角挂着淡笑,但那笑意却未到达眼底。

“本姑娘今天心情不好,就拿你们几个来乐呵乐呵吧。”

说完,从怀中拿出一个青花小瓷瓶。倒出几枚小巧的药丸,弹入了几个黑衣人的口中。

“你…你给我们吃了什么。”黑衣男子的头头,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这丹药入口即化,连给他们吐出去的机会都没有。

“一会,你就知道是什么了。”艾金眯着星眸,走到一颗大树旁。将身体慵懒的靠在树干上,轻轻的数着:“三、二、一”

伴随着少女轻快的数数声音结束,几个黑衣人脸色瞬间一变。一阵爆笑声从几人口中传出,那笑声中没有一点愉快反而透露着凄厉的感觉,听着让人毛骨悚然。

没有人能够知道此时几个黑衣人的感受,体内似乎有万条虫子在蠕动啃食着他们的血肉与骨髓。每次想要嘶喊那疼痛,出口的却是那阵阵渗人的笑声。这感觉,可真谓是生不如死。

几名黑衣人眼中带着绝望,惊恐的看着那依靠在树干上的慵懒女子,心中泛着凉意。这个女子,此时在他们的眼中就宛如一个恶魔。

“解…。解药”黑衣男子的头头强忍着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和那要冲口而出的笑艰难的说道。

“解药?”黛眉挑起,如星的黑眸惊讶的望向黑衣人。当她是白痴吗,给他们解药来杀自己。看来这黑衣人是脑袋有问题。

“不好意思,出来的太冲忙。这个毒的解药,本小姐还没研制出来。”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语气中充满了无辜。她真的没有说谎,早上研制着解药的时候,便被老头给扔了出了谷。

黑衣人听到女子的话,一阵气血翻腾差点一口血喷出。愤怒的瞪着笑的一脸灿烂的红衣女子。

“这药效还是太差,你们还有力气和我说话。看来还需要再改进,恩就这么决定了。”似乎是嫌自己说的话还不够气人,艾金又无比认真的说着。

几个黑衣人听到少女的话,齐齐的吐出一口鲜血。见过气人的,没见过这么气人的。

“本小姐不陪你们玩了,你们自己在这里好好享受骨头被啃噬的感觉吧。”笑眯眯的对几人说道,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而在转身离开之即,如星的黑眸瞥到黑衣人腰间的一块小巧的褐色令牌。眼底划过一道暗芒,嘴角扬起一抹冰凉的弧度。

“小白,你说那么珍贵的毒药居然用在了这几人身上。我是不是太罪过了,都怪他们非要自己凑上来试药。不过,能帮我试药是他们的福气。”艾金伸手抚摸着小白蛇,低头小声的嘀咕着。

而小白似乎听懂了女子的话,小脑袋轻轻的点了几下符合着。

几名黑衣人看到这一人一蛇的互动和女子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顿时白眼一翻气昏了过去。大姐啊,我们中了你的毒现在还成了他们的错了。这还有木有天理了。

一人一蛇很快的消失在了树林中,随后一白两黑的身影出现在少女刚刚站立的地方。

白衣男子望向少女离开的方向,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两年了,她还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样肆意而为,一点亏都不吃。

“主子,这些人…。”一名黑衣男子恭敬的对白衣男子说道。

紫眸望向倒在地上的几个黑衣人,寒光一闪而过。挥挥手,淡淡的说道:“处理了吧。”

“是,主子。”两名黑衣人弯身抱拳,随后向地上的几人走去。

微风吹起,如墨的发丝飞扬。白衣男子的嘴角露出温柔的笑意,他很期待再次与她相遇。不知她是否还记得他,收回视线看到两名黑衣人已经回到自己身边。

点点头,三人便消失在林间。而原本躺着几名黑衣人的地方,早已没有几人的身影。似乎,刚刚所有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清风还在吹拂,天空还是一样的蔚蓝。

------题外话------

求收藏求评论

扑倒各种求

紧急通知:网址qiuwu.net已停用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