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只剩下两人的房间中,安静异常。艾金静静的站立在窗前,如星的黑眸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大概有一盏茶的功夫,窗前的艾金终于动了。红影一闪,眨眼间便到了床前。

素白的小手摩擦着光洁的下巴,如星的黑眸中深邃不见底。蹙眉看着缓缓睁开双眸的男子,这男人还真是天地的宠儿。闭眼时如谪仙般俊逸飘渺,睁开眼一双如琉璃般的紫眸邪肆妖媚。这样一个妖孽般的男子太容易让人沦陷,还好她的自制力很强大。

天尘睁开双眸看着眼前的女子,抬起修长的手抚平那蹙起的黛眉。浅粉色的薄唇扬起一抹无害的浅笑,低沉的声音格外的好听。

“别蹙眉,这样的表情不适合你。”

艾金放下素白的小手,随后抬手拍掉那只修长的大手。在床边坐下,把玩着自己的芊芊玉指。

“看来你人缘也不怎么样,两年前被追杀。两年后,被人下毒。”

听到女子的话,天尘没有生气反而微微一笑。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愉悦:“两年前你救了我,两年后又是你来救我的命。我们两人还真是有缘。”

“王爷,我们的账似乎该算算了。”艾金抬眸扫了眼妖孽男子,红润的朱唇勾起一抹狡黠的笑。

两年前她便说过,以后她会来寻他结了这笔账。她艾金可从来不会免费救人。

“我可是不会免费救人的哦!”

“恩,两次救命之恩。我该如何报答呢?”紫眸睑起遮住了眼底的那道精光,状似思考。想了片刻,深邃的紫眸划过一道光亮。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道:“不如,以身相许好了。”

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入艾金的耳中,艾金看着男子嘴角那抹戏谑的笑。眉眼一弯,笑眯眯的道:“以身相许就免了,还是实质性的东西好点。两次性命,一万两黄金。”

看着那笑的一脸狡黠的女子,听着她口中吐出的话。天尘心中很是无语,这丫头还真是狮子大开口。

见天尘不说话,艾金的眼珠在眼中转了一圈,嘴角扬起一抹戏谑的弧度:“怎么?难道王爷的命还不值那一万两黄金不成?”

“怎么会,一万两黄金而已。”天尘微微一笑,琉璃般的紫眸中盛满笑意。这一笑,妖孽气质尽显。恍的艾金有一瞬间的失神,心中不免一阵诽谤笑笑笑,笑的那么好看干嘛。

“好,成交。我就喜欢你这样爽快的人。今天你好好休息,明天开始我便为你解毒。”目的达到,又有一万两黄金进账。艾金此时的心情是异常的愉快,眼角眉梢都带笑。

“晚上我便差人给你送去,你也该累了。我让人带你,去你的房间休息。”天尘看着眉眼带笑却掩饰不住那一丝倦意的红衣女子,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心疼。但很快恢复到那带着淡淡笑意的紫色眸子。

只是还沉浸在一万两黄金进账喜悦中的女子没有看到,看着女子那一脸的好心情天尘的心无比的舒畅。只要能让她笑琢眼开,区区一万两黄金又算得了什么。

“来人,带艾小姐去准备好的房间休息。”

随着天尘的话落,房门被推开走进一名穿着碧绿色罗裙的少女。

“是,王爷。艾小姐,请跟我来。”碧绿色罗裙少女长得眉清目秀,声音也很清脆好听。

对着天尘和艾金微微欠身行了个礼,两人便离开了天尘的房间。刚踏出房门,玲珑与巧欣便来到艾金的身旁。

玲珑与巧欣看到小姐眉开眼笑的从房间中出来,两人对看一眼心中已了然。看来,有人又被小姐坑了不少的钱。

“奴婢名叫碧箩,小姐以后若需要什么叫唤我便是。”清脆悦耳的声音从碧箩口中传中,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三人。

说话间已经到了为艾金准备的房间前,为了方便治疗王府为艾金准备的房间与天尘在同一个院子相聚不过几步而已。房间的格局与天尘的一样,只是多了一个精致的梳妆台而已。

“好,你下去吧。我有些乏了。”挥挥手示意碧箩下去,只留下了巧欣与玲珑在身边伺候。碧落欠身行了,离开了房间。

房间中只剩下了三人,玲珑走到樟木雕花大桌前。拿起瓷壶倒了一杯清茶递给艾金,接过茶杯艾金抿了一口。

“小姐,您从王爷的房间出来就一直眉开眼笑的。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巧欣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娇俏的说道。尽管她知道小姐肯定是坑了王爷,但她很好奇这次小姐又坑了多少钱。

艾金抬起小手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声音轻快愉悦:“一万两黄金!”

玲珑和巧欣闻言瞪大了眼睛,尽管她们知道小姐这次定会坑了不少。毕竟对方是一个王爷,没想到小姐坑了人家这么多。但她们不知道的是,这一万两黄金是就了尘王两次命的价格。

“好了,我累了。你们两个也下去休息吧。”艾金挥挥手让两人退下,随后自己便倒头呼呼大睡去了。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她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而且明天还要为那个妖孽男子解毒可是很费精神的。

玲珑与巧欣退出房间并轻轻的将门掩上,她们两人接到小姐的命令连日赶来天暮城都没休息过。此刻,还真觉得有点累了。听到屋里均匀的呼吸声,两人也走进隔壁的房间休息去了。

夜凉如水,柔和的月光倾泻而下笼罩住整个尘王府。静谧而安逸,偶尔传来几声虫子的鸣叫声。

艾金睁开带着睡意的星眸,缓缓坐起身子。这一觉睡的很沉,睡的很安稳很舒服。抬起两条纤细的胳膊伸了个懒腰,便起身走下床榻。

抬手推开窗户,望向外面漆黑的夜空。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如星的黑眸中闪过一道光芒。随即走回床边,从包裹中取出一套黑色的夜行衣换上。

身形灵活的从敞开的窗户跃出,看到左右无人轻轻的将窗户关上。运起轻功,快速的消失在了尘王府。

在艾金刚离开,离他不远处的房间一扇窗户被轻轻推开。一抹白色身影矗立在窗前,嘴角挂着浅笑。

“主子,要不要跟上去。”白衣男子身边突然出现一名身穿黑衣一脸冷漠的男子,语气中带着恭敬。

“不必了,影你下去吧。派人盯紧丞相府,有什么异动立即通知我。”天尘摆了摆手,这丫头可不喜欢被人跟踪。而她这么晚又是要去哪里,看来这小女人身上似乎有不少秘密。

黑衣人得到命令,立刻消失在房间中。天尘在窗前站了会后,便将窗户关上休息去了。

------题外话------

吼吼求收藏求评论

貌似没有几人看啊好桑心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