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第二天,艾金早早就起来了,洗漱后神清气爽的去了前厅与天尘用早膳。

早膳过后,艾金与天尘两人去了书房。进入书房,艾金将书房的门关严。转身扑进了天尘的怀中,直到早上必须要和天尘分开。她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舍不得离开,想要永远的呆在他的身边。

“我要离开了。”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艾金觉得似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天尘一双紫眸此时深邃如浩瀚的星空,静静的凝视着怀中的红衣女子。剑眉紧蹙,性感的薄唇紧抿着,脸色有些阴沉。两人的关系才稍微有了进展,却突然要面临分别。他的心情能好,才怪了。

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这一刻沉默在房间中蔓延。半晌,艾金微微的叹了口气。这个男子怎么能这样执着。

“我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我答应你一年后一定会回来。”一双白皙的小手抚上男子的脸颊,抚平那紧锁的眉头,语气中透着丝丝温柔与坚定。

薄唇抿了抿,天尘知道怀里这个红衣女子一但做了决定谁都没办法改变。尽管心中有一万个不舍,但他能做的只有接受。

“好,那你要答应我一定不能让自己受伤。”性感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不舍与无奈,紧紧搂紧怀中的女子,好似下一秒怀中的人儿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艾金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抬起头看着抱着自己的妖孽男子。笑眯眯的说道“我离开的这一年,你可不许给我拈花惹草。”

“要是让我知道了,哼哼…。”抬起握成拳头的小手,在天尘的眼前晃了晃威胁道。

天尘看着一脸威胁模样的艾金又看了看那粉拳,大手一伸将那拳头包裹在了掌心。一脸的无奈,嘴角带着宠溺的微笑。刚刚有写沉闷的气氛,此时冲淡了很多。

“本王的心,早就被一只小猫给偷走了。”

艾金扬唇嘿嘿一笑,离开天尘的怀抱走到一旁的贵妃椅上坐下。将身体整个靠在贵妃椅上,这贵妃椅是天尘特意让人搬来书房的就是为了让她休息用的。

天尘走到贵妃椅边坐下,将艾金揽入怀中。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相拥着。珍惜着所剩无几的时间,而其他人就像说好了一样没有人来打扰。

漆黑的夜空中,皎洁的月亮洒下朦胧的月光将尘王府笼罩。月光下,一抹娇小的红色身影出现在王府的院子中。

艾金环顾着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尘王府,这里有她爱的人。而且王府中的人对她都很好,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带着浓浓的不舍,红色身影消失在了尘王府中。

在艾金刚刚离开没多久,一抹白色身影出现在了她消失的地方。月光照射在一身白衣的天尘身上,为他周身镶上了一层银光。紫眸望着女子消失的方向,不舍、难过各种情绪在眼底翻涌最终都回归平静。

“王爷,为何不显身送小姐离开呢。”不知何时一身蓝衣的戚冥站在了天尘的身边,他看着自家主子独自一人站在月光下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心中也跟着难过。

“她不喜欢离别,若不然也不会选择晚上离开。”淡淡的声音从天尘口中传出,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她消失的方向后收回了视线。

“冥,让紫暗中保护好她。”

说完,转身离开了院子。戚冥看着那离开的欣长身影,有种说不出的落寞。

“是,王爷。”眨眼间,戚冥消失在了尘王府中。

离开尘王府,艾金运起轻功很快就到了上次那片林子。此时玲珑与巧欣已经准备好马车等在了那,看到艾金的身影迎了过来。

“小姐,已经准备好了。是先回浣纱宫,还是直接回将军府。”巧欣将艾金扶上马车后询问道。

“直接回将军府,浣沙宫有两位副宫主在不会有事。”艾金靠在马车中的软枕上,慵懒的说道。

巧欣点点头便掀开帘子,吩咐马夫可以走了。艾金靠在软枕上,双眼合上小憩着。这次离开,她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只是留了字条告诉媚儿她们一年后见。她很讨厌离别的气氛,所以才选择夜里离开。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离开的时候,霓裳阁、宝鉴号与拍卖行的灯火同时亮了起来。

“她又离开了,这一分别又是一年。”元媚儿靠在林雷的怀里,看向艾金离开的方向。眼眶有些微红,声音中有着浓浓的不舍。

“一年很快就会过去,我相信下次见面我们不会再分开了。”林雷低头看着怀中眼眶红红的女子,安慰道。他相信她,一年后她一定会回来。

而霓裳阁与宝鉴号的掌柜站在窗前,同样看着艾金离开的方向。心中的想法却是一样的,一年后再见。

艾金此时已经离开了天暮城,马车一路飞驰却异常的平稳没有一点颠簸。玲珑与巧欣看着休息的小姐,心中一阵心疼。明明就舍不得离开,她们知道小姐不想连累尘王。因为那个秘籍,暗中有很多高手跟着找机会下手。

这点天尘心中自然也是明了的,所以让紫暗中跟着保护艾金。在刚刚出城紫就暗中为艾金解决了一小批伏击者,紫隐身在暗处漂亮的眼眸始终跟随着那疾驰的马车。

在马车快要离开自己视线时,身形快速一掠跟了上去。他很好奇,是怎样的一个女子竟然让一向冷漠的主子这般在乎。不止是他,整个暗星楼的人都很好奇。嘴角扬起一抹优雅的笑,就让我来替暗星楼的人看看你是否够资格站在主子的身边。

而第二天艾金离开的消息便传进了宫中,皇上天蒲远双眉皱起。那个丫头怎么会突然离开,莫非是知道了无双公主的事?想着心中有些愧疚,他很喜欢那丫头。也希望她能和自己的尘儿在一起,只有她才能让尘儿幸福。

相对于皇上的难过,皇后却是非常的开心。艾金的离开,以后她就会有很多机会下手。所有她决不能再给这个女子回来的机会,想着双掌在空中一拍。

一名黑衣男子出现在凤仪殿中,皇后在黑衣人耳边说了几句话后。黑衣人便消失了,皇后见黑衣人消失,嘴角勾起一抹狠辣的笑。

------题外话------

琉璃拉肚子两天了,呜呜难受死了,今天就码这些吧!

琉璃为本书建了一个群希望喜欢此文的妞们可以进来

琉璃坐等各位妞们的勾搭

群号:315482020敲门砖:书中任意人名

希望进群的妞们能去评论区留个言,进群后改成乃们的言情会员名字哟

这里有剧透各种有琉璃搬个小板凳坐等各位妞们的勾搭

快来吧!快来吧!

求收藏求评论求勾搭

紧急通知:网址qiuwu.net已停用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