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天尘坐在军营的帐篷中,身边坐着镇守边境的将军。他把这段时间的事情交代给了他,还有以后的一些对军队的训练与整顿的方案。等他将一切都安排好了,戚冥从帐篷外走了进来。

对着那位将军点点头,转头看向天尘道:“王爷,一切都已经准备好。现在就可以,出发回天岚了。”

天尘点点头,站了起来拂开衣摆上的褶皱。转头看向那位将军,微微一笑道:“以后这里就交给你了,希望你可以将天岚的边境保卫好。”

“我会的,王爷珍重。”将军对着天尘抱拳,沉声道。这段时间,在王爷的带领下。整个军队都焕然一新,每个人都有不小的变化。有王爷留下来的这些东西,他相信他们可以很好的保卫好天岚的边境。那些玄冥的人,已经不敢再来偷袭了。

“恩,那就此别过。”天尘也抱拳道,在军营里没有如皇宫里一样需要行礼。在这里的人都是为国家随时都会失去性命的人,天尘从来没有上过战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战场上的残酷,虽然只是边境的小冲突。也让他触感颇多,那些热血的男儿为国家可以抛头颅洒热血。而他们要是知道,这一切不过都是一些人为了自己的目的而精心策划的局会是怎样的心情。大概会对天岚,对皇上失望吧。

天尘走出帐篷,看到所有的士兵都集合起来为他送行。虽然只是短短数日,但大家对于这个尘王已经有了感情。他带着他们与玄冥的军队做战,多少次以多胜少。每次玄冥的偷袭,都能被他轻松的化解掉。在他们的心里,他已经变成无所不能了。他的每一个计策,都准确无误。仿佛对方所有的行动,都在他的预料当中。现在他就要离开了,以后将由他们自己来保卫边境。

“你们都是天岚的骄傲,我希望在我离开以后你们不要松懈了训练。这不仅仅是为了天岚,也是为了你们自己。只有你们变的足够强大,才能保护天岚保护你们自己和你们在乎的人。只要你们按照我的方法好好训练,你们一定会成为我天岚最精锐的军队,我希望很快可以看到那一天。”

天尘站在所有人的前面,看着他们。第一次对着所有人,说出这么多的话。也许是这些日子在军营里被他们感染了,说这些激昂的话为了鼓励振奋军心。

“我们一定会成为天岚的骄傲,成为天岚最精锐的军队。保护天岚。保护自己和在乎的人。”

所有士兵一共同声的喊道,声音异常的嘹亮。这震天动地的声音,在军营的上空飘荡。一声高过一声,很久都没有停息下来。

天尘和大家道别后,就带着戚冥和蔚然离开了军营。他来之前带来的人,都留了下来。自愿在边境守卫,这些日子他们已经和边境的士兵成为了一家人。天尘没有说什么,将他们留了下来。

三人离开军营,往天岚的方向而去。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已经看不到天岚在边境的军营。天尘将马放慢速度,看着四周高耸的山峰。

“你说若是他们在这里埋伏,我们还真没地方可以躲。”

戚冥的嘴角一抽,他觉得这次来边境王爷似乎变了一些。现在都会开玩笑,戚冥看了一眼两边陡峭的山峰。若他们真的在这里埋伏,他们还真的没什么退路。

“王爷,这里离军营也不是很远。他们应该不会在这里埋伏吧,很容易惊动军营里的人。而且,这个地方经常有士兵来巡逻。”

“他们不会用自己的人,如果不成功那么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而用其他人,即使没有成功暴露身份也和他们扯不上关系。”

天尘骑着马慢慢前行,他到是觉得那些人在这里埋伏的可能性比较大。再往前去,是一片林子。林子容易躲藏起来,所以这里才是最好的伏击地点。

戚冥刚要说话,就听到咻的一声。一枚飞镖向着他们射了过来,戚冥微微扯过身子。飞镖从他的脸颊飞过,带着冰凉的杀气。心里有些无奈,还真被王爷说中了。

无奈的看了一眼天尘,天尘对着他耸耸肩道:“我只是猜测而已,没想到他们真的会在这里埋伏。”

戚冥收回视线,向前面看去。峡谷与林子的接壤处,被一群黑衣人堵住。戚冥大致数了一下,有六十多人。他们还真是太高看他们了,竟然派来六十多人伏击他们三人。今天的这一战,想要赢根本不可能就连全身而退都难。

而对面的人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思考机会,一起冲了过来。二十个人一组,将他们三个人团团的围住。

“王爷,今天看来我们是必须血战了。”戚冥苦笑的看了一眼天尘,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看你的样子,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还要回去看的我金儿呢,不会把命丢在这里的。”天尘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淡淡的笑。一点没有身处危险的自觉,反而一片的悠闲。

“王爷,我看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再说吧。”一直没有说话的蔚然开口说道,他见王爷一派悠闲的样子。很想撬开他的头,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即使他们的武功再好,也不可能以三对六十几人。

被他们三人无视的黑衣人眼中露出不悦的神情,举起手中的长剑向着三人袭去。锋利的剑锋带着冰凉刺骨的杀意,招招狠辣都是向着三人的死穴而去。天尘从马上飞身而下,冲入黑衣人群中。

他一身白衣在人群里穿梭着,身形诡异。正如艾金刚出谷时,在几名黑衣人中间穿梭的步伐一样。戚冥看着天尘游刃有余,而他的招式和步伐从来都没有见过。什么时候王爷学会的这些,是哪位高人教的自家主子。

戚冥与蔚然对看一眼,点点头从马上飞身下来。快速的加入到了战局中,三人配合的很有默契。天尘在人群里穿梭扰乱黑衣人的视线,将他们绕的眼花。却怎么都碰不到他一下,每次剑锋要碰到他。都被他轻易的给躲了过去,这让黑衣人很是着急。

他的步伐没有规律,让人猜不到下一步他要往哪里走。这边被黑衣人被天尘绕的头疼,戚冥和蔚然开始加强进攻。戚冥没有想到三个人,竟然可以将六十多个黑衣人给逼的节节败退。虽然没有将黑衣人击杀,但明显三人现在处于上风。

似乎被逼急了,黑衣人快速的向后撤去。变换了一个阵型,再次向几人袭来。这一次没有将三人围在一起,而是将他们三人隔离开。让他们没有办法,像刚刚那样配合。

天尘的眼中划过一道光芒,转头看向戚冥道:“全力脱身,回军营求救兵。这里交给我和蔚然,这是命令。”

天尘知道若不用命令,戚冥是不会离开的。果然戚冥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情,看了一眼突然逆转的情况。一咬牙,全力进攻突重围飞身上马就往军营的方向快速跑去。

“快将他拦住。”

突然黑衣人里,有人大声的喊了出来。几名黑衣人从激战中抽身而出,就要去追戚冥。天尘从腰间将剑拔出,终身一跃拦住了几人。长剑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森冷的寒芒。

“想过去,问问我手中的剑吧。”

天尘没有给黑衣人反应的机会,剑快速的袭像了黑衣人。剑尖一晃,变幻出无数把剑。带着庞大的内力,天尘的手腕一翻松开手。长剑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像着黑衣人群飞去。

蔚然那边,被黑衣人围着攻击。有些处于了下风,剑锋划破他的衣衫。左臂被划出一道伤口,殷红的血染红了长袖。蔚然眉头微微一皱,快速在自己的身上点了两下止住往外流的血。

天尘趁着他这边的黑衣人被他的剑困住,飞身到蔚然身边。从怀中拿出一粒药丸,让蔚然吃下。这药丸是临走前一晚,金儿给他的。有些东西,可是很有用的。蔚然接过药,立刻服了下去。只感觉伤口似乎在一点点的愈合。眼中充满惊讶,他知道这药一定是王妃炼制的。没想到,王妃炼药竟然如此的厉害。

两人背靠背作战,六十几人围着两人。蔚然的手臂受伤,两人的战斗力大幅度的下降。很快就处于了下风,天尘虽然有些狼狈,但并没有受伤。到是黑衣人折损了大半。

“速战速决,一会救兵来了就完不成任务了。”黑衣人里。有人喊道。

攻击再次加大,比之前更加的迅猛。太尘抬起剑当初从前面袭来的长剑,眉头微微皱起。

“戚冥去搬个救兵,怎么这么慢。”

“希望他快些回来吧,不然我们俩就要交代这里了。”蔚然也苦笑一下,挡着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击。但还是被其中一人刺伤。

天尘将剑放下,冷冷的看向黑衣人。运起体内的内力,一股无形的风从他身上发出。吹起他雪白的衣角,墨黑的发丝在空中飞舞。原本淡淡的紫色瞳孔,逐渐加深变成了深紫色。

黑衣人感觉到从天尘身上散发出来庞大的压力,握着剑的手心出现细汗。好强大的气势,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谁有如此强的内力。但是为了任务,他们必须拼了。剩下的黑衣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向着天尘袭去。

“王爷,你不能…”

蔚然看到天尘动用内力,惊呼出声。却被天尘一个眼神给制止了,现在这种情况由不得他了。只是王爷体内的毒,若是动用大量的内力会引起毒发的。蔚然握着胸前的伤口,眼中充满担忧的看着天尘。

黑衣人还没有近到天尘的身,就被他释放出的内力弹飞出去。口中吐出鲜血,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这个人,怎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内力。这片大陆上不可能,有人会有如此强大的内力。

风渐渐停息下来,天尘冰冷的目光扫向被他内力弹飞到地上的黑衣人。手一伸,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他的周身散发出一股刺骨的冷意,让人仿佛置身在千年的寒冰中。他的眼中带着嗜血的萧杀,整个人仿佛是从地狱走出来的索命修罗。

天尘握着剑,一步一步走到黑衣人的面前。手一抬一落,结束了一个人的性命。而他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再次抬落见又解决了一个人的性命。雪白的衣角染上血色,冷峻的眉峰皱起,瞳孔中露出厌恶的神色。

现在的情况,完全变成了天尘单方面的屠杀。蔚然的嘴角一抽,终于知道什么是浴血修罗了。而此时,戚冥也将救兵带来。看到正在收割人性命的天尘,眉头皱了起来。

“王爷动用内力了?”

见蔚然点头,戚冥眼中出现担忧。王爷身上的毒,若是发作了该怎么办。身后跟着赶来的将军和士兵看到这样的天尘,完全都傻眼了。在他们心中,尘王一直是一袭白衣足智多谋的军师形象。现在看着他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样子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当天尘结束最后一个黑衣人的性命后,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众人。深紫色的瞳孔里一片冰凉,让那些常年在战场上厮杀的士兵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王爷身上迸发出的杀意,仿佛已经变成了实质性的东西。让人打从心灵深处的恐惧。

天尘的身体突然犹如凋零的叶子从树上飘落,整个人像后倒了下去。

“王爷!”

戚冥和蔚然发出一声惊呼,因为蔚然身体受伤行动不便。戚冥一个闪身,接住了倒下的天尘。天尘双眸紧闭,唇瓣苍白。整个人没有一点生气,只有那微弱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

“快,回军营。”将军看到天尘苍白的面容,脸色一变大声喊道。将天尘放到马上,众人快速的往军营赶。很快就回到了军营,戚冥和蔚然将天尘放到床榻上。

将他身上染血的衣衫换下,军营里的医生很快就被将军带了过来。为天尘诊脉,过了片刻收回手。微微叹息,看了一眼戚冥等人道。

“王爷的脉象微弱而且紊乱,强制动用体内打量的内力导致经脉受损严重。军营里的资源有限,还是要快些将王爷送回去。我现在开些药,路上给王爷吃。可以保住性命七天,所以你们必须七天之内回到天岚。”

听到医生的话,戚冥的心放了下来。王爷只要没有引发体内的毒发就无碍,王妃会有办法治好王爷的。戚冥下去跟着医生去拿药,蔚然留在帐篷里看着天尘。回来时,蔚然的伤已经被包扎好无大碍了。

他坐在床边,看着床上躺着的人。眼中闪过一抹冷芒,那些人怎么就是咬着王爷不放。一定要将她置之死地,真的是太不可原谅了。

因为天尘的身体不能再耽误时间,戚冥把药拿回来时。将军已经命令人将把车准备好了,帮着蔚然把天尘抬到了马车中。为了避免再次遇到这次的情况,特意派了一队人护送。快马加鞭的将尘王遇刺的消息送回皇宫,做好为尘王治疗的准备。

太后的寝宫中,皇上手中拿着边境快马加鞭送来的信。尘儿在回来的路上遇刺,性命垂危。天浦远的脸上阴云密友,眉头紧紧的皱起。

“那些人做的实在是太过了,不能再让她继续猖狂下去。”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他们干的?虽然我们心里都清楚,这件事情是谁在幕后指使。但她们的身份放在那里,若不拿出证据要如何服重。”太后坐在床榻上,接过身边的老嬷嬷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

太后的话,让天蒲远无话可说。他是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都皇后一家所为,但尘儿就这样三番两次的被刺杀。太后抬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皇上。

“有些事情急不来,尘儿受伤我和你一样着急。只是现在,无双有孕在身。不能让她有一点的危险,尘儿受伤这件我找机会和她说。”

“是,母后。只是尘儿受伤怕对无双也是个打击,要不我们就先瞒着她吧。”天蒲远压下心底的怒气,想到艾金如金有孕在身是不能出任何差错。只能先将这件事情忍了下来,天尘受伤的事情还是不要和她说的好。

“这种事情能瞒多久,等尘儿回来还不是要知道。不如现在告诉她,让她有心里准备。而且我觉得以她的医术,尘儿应该会没事。”太后从床榻上站起身,一旁的老嬷嬷连忙过来扶着她。

“去派人传尘王妃进宫,就说哀家有事找她。”太后走到暖阁外的大殿上,做到主位上对着皇上说道。

“好吧,去传尘王妃入宫。”皇上跟着太后出了暖阁,对着身边的眼佲说道。

“是,皇上。”

严佲行了礼,转身离开了大殿。尘王受伤,想必皇上此时的心里很难过吧。尘王妃知道尘王受伤,能接受得了吗。现在有孕在身,是不能受刺激的。但太后下了命令,他们也只能照办了。

艾金嗜睡的症状越来越严重,现在就是白天也要睡上一会。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打了一个哈欠。

“玲珑,弄些酸梅汤吧。我好像喝哦。”睁着睡意朦胧的眼睛看向身边的玲珑,声音中带着慵懒的味道。

“就知道小姐你会要喝这个,我们早就准备好了。”

巧欣从小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个茶壶。到了艾金身边,为她倒了一杯酸梅汤。最近小姐嫌吃酸梅麻烦,让她们把酸梅弄成了酸梅汤。每天都要喝好多,只要是睡醒了必须要喝一杯。

“嘿嘿,还是你们了解我。”艾金接过巧欣递过来的酸梅汤,一口就喝了进去。眨巴了一下嘴,又可怜兮兮的看向巧欣。

巧欣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又为她倒了一杯。正要将酸梅汤喝下去,就听到院子门口传来老管家的声音。

“王妃,宫里的严公公来了。说太后传您入宫,有事情找你。”

“好,我这就过去。”

艾金从摇椅上站起来,这段时间太后为了让他好好养胎。很少传唤她进宫,虽然尘王府离皇宫很近。玲珑和巧欣扶着艾金就去了前厅,看到严佲正坐在椅子上等着她。

“王妃,太后传您立刻进宫。”严佲站起身,向艾金行了个礼。

“严公公,你知道太后叫我进宫有什么事情吗?”艾金将严佲扶了起来,就带着玲珑和巧欣跟着严佲进了宫。

“奴才也不知道,不过好像挺重要的事。”严佲不知道该如何和艾金说,只能说自己不知道了。还好艾金没有再问下去,很快就到了太后的寝宫。

艾金见严佲的眼中有一丝犹豫一闪而过,知道他是不想说。也就没有再为难她,反正太后会告诉她。艾金刚踏进大殿,就看到皇上和太后都在。微微一愣,看他们的面色有些沉重。

没由来的,心里划过一道不好的预感。她缓步走上前,向着太后和皇上就要行礼。却被太后给拦了下来。

“你现在有身孕不必多礼了,赐座。”

严冥搬来一个椅子,让艾金坐下。艾金抬起头,眼中带着疑惑问道:“皇奶奶,召我入宫有什么事吗?”

“挺长时间没有见你了,召你进宫来看看。最近身子怎么样,孕吐还那么厉害了吗?”

太后一脸慈爱的看着艾金,语气中尽是关心。避开了她的问题,问了一些她的近况。好像叫她来,就是闲话家常一样。但艾金看到皇上有些阴沉的脸,就知道肯定是有事情。

太后不直接告诉她,让她心里更加的不安起来。难道是和妖孽有关系,艾金抬起头看向太后。

“皇奶奶,你今天叫我进宫来是有事要和我说吧。是不是和天尘有关?”见太后的脸色微微一变,又小心的问道:“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

艾金掩在长袖下的手微微攥紧,手心里一片湿濡。太后看了她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说了你不要激动,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呢。”

艾金点点头,等着太后开口。太后走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感觉到她手心里的湿濡,拍拍她的手背道:“接到边境传来的消息,尘儿在离开军营没多久遇刺。现在正往回赶,将他送回宫。”

艾金脸色一白,他怎么会受伤。他那么聪明肯定会猜出那些人会在半路埋伏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艾金让自己冷静下来,那妖孽一定不会有事。她也不会允许他出事,就算是死神也不能把他从她身边带走。

“他要多久能回来,我要亲自去接他。”艾金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她的脸上没有伤心,但莫名的让人看了心疼。

“再过几日,就能回来了。你能这么平静的接受这件事,我和你父皇都很欣慰。”太后看着艾金如此平静的接受了天尘受伤的事情,心里对她多了几分欣赏。但她手心里的湿濡和冰凉,却说明着她此时内心的真正感受。没有一个女子会听到自己心爱的人受伤,而不难过的。

“皇奶奶,父皇我没事的。我相信他,他一定不会有事的。”艾金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原本她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现在却变成了他给了她一个惊吓。下意识的抚摸了下自己的肚子,宝宝的爹爹一定不会有事的。

艾金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去的,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玲珑和巧欣跟在身边,看着她的样子很心疼也跟着着急。就这样过了几日,太后没事的时候就传艾金进宫。让天莹和小熙儿陪着她,让她不要想那么多。

终于天尘被送回了宫,那天艾金一早就起来了。带着玲珑和巧欣进了宫,当她看到被抬进来的人时。心里的大石放了下来,还好没有引发他体内的毒。

皇上让人将天尘放到床榻上,刚要叫太医就被艾金拦住了。

“父皇,还是让我来吧。”

天蒲远让开身子,让艾金坐到床边。他看都天尘没有生气的样子,心里一急竟然忘记了她的医术比皇宫中的太医好太多。

艾金做到天尘的床边,为他诊脉。片刻后,心里算是真的放下了。低垂的眼眸中划过一道光芒,她就是他怎么会向她要那些药丸。原来是用来做这个,不过竟然敢拿自己的生命冒险。这举动真是不能原谅,害她担心个半死。

艾金眉头微微皱起,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看着她这副表情,皇上和太后的心里一凉。皇上沉不住气了,开口问道。

“尘儿,他怎么样了。”

“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我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把他的身体调理好。现在因为大量的动用体内的内力,导致全身的经脉受损。”说着,艾金的声音中染上了颤音。“怕是好不容易调理好的身子,又要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皇上听到艾金的话,脑袋嗡的一声空白一片。但很快就回过神,眼中带着心疼的看向床上的人道:“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就好,身子还可以再调理。”

“他的身体本就不好,这次大伤元气要恢复原来的身体怕是不可能了。”艾金低着头,肩膀抖动着。好像哭了一样,她微微的转头看向皇上声音清冷:“皇上,这件事我们大家都知道是谁干的。现在天尘被伤的躺在这里,我是一定不会放过她们的。所以我想请你不要插手要做的事情。”

“无双,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但你要知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千万不能干什么危险的事情。”太后怕她做傻事,连忙开口说道。

“皇奶奶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有时候,死对一个人并不是最大的惩罚。”艾金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她突然觉得杀了她们实在是太便宜她们了,她要将她们加注在天尘身上的痛苦都加倍的换回去。

太后看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稍稍安了心。这个女子并不是一个被怒气冲昏头的人,她有自己的计谋。也许,只有这样的女子站在尘儿的身边才是最完美的一对。

“我要将他带回尘王府,亲自照看他。”艾金从床上站起来,看向皇上。

“好,我派人将你们送回去。他大概要多久能醒?”皇上看着艾金,眼中有着担忧。

“大概两天吧,他醒了我会派人进宫通知你们的。”艾金走到玲珑的身边,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很快皇上就安排好了一切,将艾金和天尘送回了王府。天尘受伤的事情也被传了出去,不知道是谁发起的让皇上追查此事。这一的提议,在民间响应的越来越多。

天尘是在第二天的中午时醒来的,他睁开双眼就看到艾金一脸怒意的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虚弱的笑,伸出手想要抚平她皱起的眉头。却被艾金伸出手,给拍开了。

“娘子,你是在生为夫的气吗?”

“谁允许你拿自己的生命冒险的,你不知道我听到你受伤的消息会担心吗?”

艾金的星眸中带着怒气,看着天尘虚弱的笑脸。她现在真的想揍他一顿,怎么可以这么不珍惜自己。她终于体会到上次,自己出事时他的感受了。

天尘想要起来,刚挣扎着要起身就被艾金没好气的给推了回去。瞪了他一眼,娇呵道。

“不许乱动,给我好好的在床上养伤。我已经通知皇上和太后你醒了,想必马上就要过来了。”

话刚说完,巧欣就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太后和皇上,看到天尘醒了。皇上的心也放了下来,太后走到天尘的床边。艾金起身,让太后坐下自己则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

“尘儿,醒了就好。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太后眼中带着愧疚和心疼,看着天尘苍白的脸眼眶有些湿润。这个孩子从生下来就被人暗中算计,能活下来都是奇迹。都怪当年那些事,不然这个孩子该是最幸福的。

“皇奶奶,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天尘扯出一抹虚弱的笑,安慰着太后。他以前心里是怨过皇上和太后的,但长大以后渐渐明白了一些事情。有些事,是没有办法而为之。他很清楚,走到那一步都是什么人所谓。而且这么年,太后对他是真心的疼爱。

“你以后可不能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现在你不仅有了娘子还有了孩子。以后你要更加珍惜你的生命,知道了吗。”太后拉过一旁的艾金,眼中染上笑意看向天尘。

天尘微微一愣,抬起头看向艾金。见她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将目光又移到了艾金已经有些隆起来的肚子上,终于回过神来。眼中带着激动,看向艾金。

“你…你…你怀孕了?”天尘激动的有些说不清话,见艾金点点头。又接着说道:“我…我要当爹了。”

艾金被他呆愣的样子逗笑,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就连皇上和皇太后都被他那激动的样子给逗笑了,太后抬起手轻轻的推了他一下,笑着道。

“对,你没听错。你要当爹了。”

天尘裂开嘴一笑,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手一伸,将艾金拉到了自己的身前。修长的大手抚上她微微隆起的肚子,轻柔仿佛是在抚摸着世上最好的珍宝一样。

“这里,正在孕育着我们两个人的宝贝吗?”低低的声音中,染上一丝激动。

艾金低着头,看着这个激动的男子。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淡雅的笑:“是啊,这里正在孕育我们两个人的宝宝。所以,你以后要更加珍惜你的生命。因为,你已经不再是自己一个人了。你要对我,对宝宝负责任的。”

“我会的,保证以后不会再让你担心了。”天尘伸出手,环住艾金纤细的腰身。将头贴在她的肚子上,想要听听里面的动静。想到元媚儿怀孕时,那小家伙折腾她的样子。眼中出现担忧,抬起头看向艾金。

“她没有折腾你吧?”

“无双怀孕的时候吐的厉害,后来才稍微好一些。你啊,以后可是要对她好些。不然,皇奶奶可饶不了你。”太后将艾金怀孕时的症状都告诉了天尘,看着这小两口如此的恩爱。她心里就高兴,连眉眼间都是笑意。

皇上站在太后的身后,眼中也有着欣慰。只要尘儿没事就好,这样他也能放心了。

“皇上,我想请你帮个忙。”艾金从天尘的怀里出来,让他躺下。然后转身,看像皇上。

“什么事?”天蒲远看向艾金,有些疑惑她要自己帮什么忙。

“天尘醒了身体好了很多的事情,先不要传出去。就说人醒了,但身体比以前更加的糟糕。需要很长的时间,在王府里静养。”

听到艾金的话,天尘眼中划过一道光芒但很快的隐了下去。天蒲远微微一愣,开口道。

“为什么这么做?”

艾金回头看了一眼天尘,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开口道。

“我现在怀孕了,不能出任何的差错。之前皇上让他监国,已经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处。那时候我没怀孕,自然是不怕那些人。但现在我怀孕了,就不得不防她们背后下手。我想借由这次机会,先把孩子生下来。而且,再过一年就是人才选拔大会。到那个时候,再收拾她们。”

艾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原本是想这次就将所有事情都解决。现在突然怀孕了,她不得不把计划改变。而且,她发现活着比死会让人更加的痛苦。那就是让她看着马上要得到手的东西,被别人夺走而且那个人还不把这一切当回事。

“恩,这样最好。小不忍则乱大谋,你能忍自然是好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着想,我同意你这么做。”太后点点头,她很赞同她的想法。这样既保住她的孩子免受伤害,也能让对方放下戒心。

太后都点头了,皇上自然也就同意了。两人在尘王府呆了一个上午,下午的时候才回了皇宫。皇上的动作很快,刚回宫就下了圣旨。说尘王受伤严重,虽然人醒了但身体大不如从前需要静养。监国的权利被皇上收回,以后就连早朝都可以不用上了。

凤仪殿内,皇后坐在暖阁的床榻之上。眉头紧紧皱起,将茶杯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发出碰撞的声音。

“他的命怎么会如此之大,六十多人都没有杀了他。”

“皇后娘娘息怒,现在尘王的死活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了。今日皇上已经下旨将监国的权利收回,而且听说经过这一次的重创尘王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他对太子,应该也没有什么威胁了。”

福公公见皇后脸色难看,连忙开口道。听了福公公的话,皇后低下头沉思起来。似乎说的不错,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找不出来,皇上是把监国权收了回来。但并不表示,以后不会再交给他。

“他的身体真的不如从前了?”

“是的,皇后娘娘。我今天特意去了太医院,问过太医了。他们说,尘王的身体经脉俱损。想要恢复如初太难了,王妃的医术很好但也只是将命保了下来。”

福公公连忙将他从太医院打听来的消息说了出来,怕皇后不信又说道:“您不放心,可以随便传一个太医来问问。这些日子,皇上都会让太医院的人前去尘王府配合尘王妃给尘王治疗。”

皇后心里还是不放心,随便传了一个太医过来。果然说的和福公公一样,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的身体看来是不会那么容易恢复了,皇上和太后虽然疼他。但也不会将天岚交到一个身体不好的人,这就是皇家的现实。

而被大家认为身体不好的某人,此时正在尘王府的房间里抱着心爱的娘子呢。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