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布置典雅的房间中,珠帘在烛光的映衬下散发着点点的珠光。靠窗边的柜子上鎏金镂空的香炉飘散出袅袅白烟,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风丛微微敞开的木窗溜了进来,吹动珠帘叮叮作响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事情办得如何了?”低沉有些偏冷的声音从珠帘内传了出来。

“回禀主子,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做好了。他们已经从净月别院动身,往天岚赶了。”

珠帘外一名黑衣男子单膝跪在地上,低着头恭敬的回道。

“很好,人都埋伏好了吗?”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中带着满意。

“已经都埋伏好了,请主子放心。”黑衣人语气恭敬。

“好了,记住不要伤害到那红衣女子。下去吧!”

“是,主子!”黑衣人抱拳恭敬的回道,随后站起身消失在了房间中。

黑衣人离开后,珠帘被掀开。一身红衣的俊美男子走了出来,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眉心间的红色火焰纹身,衬得他俊美的容颜愈发的妖娆起来。

“这一次,我要看看你们要如何脱险。”低沉的声音从他性感的薄唇中溢出,似轻声低语又似嘀喃。

天尘和艾金从接到皇上病重的消息就立刻马不停蹄的往天岚赶,但因为艾金怀着身孕。马车虽然行驶的很快,但还算是平稳。艾金坐在马车中的软榻上,伸手掀开帘子往了一眼马车外。

马车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漆黑的夜空中一轮明月高高的挂起。散发着幽冷的月光,夜风从掀开的帘子吹进了马车中。天尘伸手将艾金拉进了怀中,顺手将帘子放了下来。

“夜里凉,别吹了夜风生病了。要明早才能到天岚,你睡会吧。”将怀中的人推倒在软榻上,伸手将锦被盖在了她的身上。

“我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我们离开的时候皇上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病重了?”艾金躺在软榻上,星眸微微的眯起。两人刚接到消息时有些着急,没有好好的思索这件事。现在冷静下来,艾金突然觉得这件事情有太多的疑点。

天尘拿起小桌子上的书,低头翻看着。嘴角微微一勾:“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吗?皇上的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突然病重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被人暗中下了药,但有皇奶奶在跟本就不敢有人在暗中做手脚。现在皇后更没那个心思来对付咱们,她正忙着太子的事呢。另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假传了消息引我们出来。”

听了天尘的分析,艾金略微思索了一下。将目光转到玲珑身上,开口问道:“玲珑,你是如何得到的消息。”

玲珑将飞鸽传书的字条拿递给了艾金,艾金接过字条。看着上面的字迹,这字迹确实和皇上的字迹很像。但却忽略了一点,皇上既然已经病重。那字迹当然就会软绵无力,而此时她手上字条上的字迹刚劲有力。一看就是出自一个健康人之手,这足以证明是有人假传消息引他们出净月别院。

“看来你的第二种可能是对的,有人假传消息引我们出来。只是为何他们不再在净月别院动手,而是要引我们出来在半路出手?”

“你忘记外祖父刚来开时,那暗中突然出现的几人?”天尘慢条斯理的开口,手中继续翻看着书。

“看来他们是忌惮那几人的实力。”艾金将手中的字条收进怀中,星眸滴溜溜一转:“相公,你说他们会选在什么时候动手。人家现在怀着身孕,你可要保护好我和你儿子啊。”

抚摸着隆起的肚子,艾金嘴角勾起淡淡的笑。看到天尘气定神闲的翻看着书,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暗中都安排好了一切,只是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有人会对他们不利的。

“那是自然,我不会再让你受伤。更不会让我们的孩子受伤,这些伤脑筋的事情就交给你家相公就好,你现在就乖乖的闭上眼睛好好休息就够了。”天尘抬起头,看向艾金。眼中满满的宠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勾人的笑。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艾金和天尘对看了一眼。就知道外面来一群不速之客,天尘放下手中的书。伸手摸了摸艾金的头,声音温柔。

“我出去看看,你乖乖的呆在马车中等着我。”

艾金点点头,转头看向玲珑:“你和相公一起去,若是实在难对付就把这个点燃。”

艾金从怀中掏出一个红色的珠子,递给了玲珑。玲珑接过珠子,没有问什么跟着天尘离开了马车。艾金躺在软榻上,星眸微微眯起。她原本不想动用那股势力,只是刚刚隐约感觉到有几个实力很强悍的人在那群不速之客之中。

现在她不是一个人,她的身体里正孕育着她和天尘的宝宝。她不允许有任何的危险存在,反正迟早这股势力天尘他们都是要知道的,她不介意现在暴露出来。

正想的出神,就听到外面传来天尘低沉冰冷的声音。

“你们是什么人?”天尘负手而立,目光清冷的望着面前站着的十几个黑衣蒙面人。

“取你性命之人,你乖乖束手就擒我们会考虑放过马车中那个女人。若你不肯,那我们就只能将你们一起解决。”为首的黑衣人,目光冷冽。气质沉稳,看起来是一个练家子。

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实质性的杀气,天尘可以肯定这个人的功夫一定很高。心里微微提高了警惕,只是他的话让他很不喜欢。

“想取走我的性命,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听闻天岚国的尘王是一个病王爷,今天一见似乎和传闻的不一样。那今天就让我来试试,看看取你的性命是否是件容易的事情。”黑衣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光亮。

“老大,可是主子的命令…”

站在他身后的一名蒙面黑衣人走到黑衣男子身边,有些犹豫的开口。黑衣男子挥挥手,声音中有些不耐烦。

“怎么,你们不相信我的实力?主子那里你们不用管,我自会跟主子说。”

黑衣蒙面人听出他语气中的冷然,连忙禁了声推到了后面。其余的黑衣蒙面人也都向后面推了几步,将空旷的场地留给了黑衣人和天尘两人。

“玲珑,你也退到后面去。”天尘转头对着身后的人说道,玲珑点点头向后退了几步。但心里一直提高着警惕,时刻盯着黑衣男人身后的一群黑衣人。

空旷的场地中只剩下两人,天尘目光清冷。黑衣男子目光冷冽,谁都没有先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夜风吹起天尘墨黑的发丝。

天尘脚步一动,身形诡异。瞬间就到了黑衣人的面前,手中寒光一闪。一把锋利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刀锋闪着冷冽的寒光。快速的刺向黑衣人的面门。

黑衣人眼神微微闪烁,身体微微一倾。躲过了天尘的攻击,脚步向后快速移动。从腰间抽搐长剑,挡住天尘的攻击。两道一黑一白的身影在空中飞驰,交手了好长时间一直都分不出胜负。

一直到两人都打累了也没有分出胜负,天尘从空中落下。回到玲珑的身前站稳,伸手抹了下额头上的细汉。

“尘王你藏的真够深的,这外界所有人都以为你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王爷。没想到你的伸手是如此的了得,若我们两人不的敌对。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只是我们现在是敌人。”黑衣人眼中划过一抹惋惜,这场架是他打的最畅快的一场。天尘的功夫领他佩服,只是两人的身份不允许他们成为朋友。

“你的功夫也很不错。”天尘的紫眸中不见任何的情绪,心里虽然有些欣赏这个黑衣人。但现在他们是敌人,他也不认为那黑衣人会放过他一马。

“上!”黑衣人目光冷冽,声音更是如同的他的目光一样寒冷。

听到他的命令,身后的一群黑衣人抽剑一起向着天尘攻去。而黑衣人却退到了一旁,没有加入到这场战斗中。走到一旁的大树旁,将身体靠在树干上。冷冽的目光看着在和一群人厮杀的天尘身上,薄唇微微一勾。这个男子不错,难怪他那么想要除掉他。

玲珑和天尘在一群黑衣蒙面人的围攻下,一点点的处于下风。因为刚刚和黑衣人对战天尘已经消耗了太多的内力,玲珑的伸手纵然很好但面对一群训练有素的黑衣人也有些吃力。

眼看着两人就要被一群黑衣人给打败,玲珑迅速的从怀中给将艾金给他的红色珠子点燃扔到了天空中。瞬间漆黑的夜空染上一片耀眼的红光,将黑夜照亮。

天尘躲过迎面而来的一击,转头看向玲珑。玲珑一边应付着敌人的攻击一边开口道:“这是小姐刚刚给我的,说在危难的时候用。”

天尘瞬间明白了艾金的意思,那是在呼叫救命的信号。尽管不知道这信号会叫来什么人,他们现在只能先拖着拖到救兵来了。一直靠在树干上的黑衣男子,看到那漫天的红色光亮面色微微一变。

紧急通知:网址qiuwu.net已停用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