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沈风的注意力一直在封思芸的身上,如今在林战河施展了剑海之后,他看到封思芸依然是脸色未变。

他倒是更加好奇封思芸要如何化解林战河的这一招了!

此刻,林战河背后惊天动地的剑海,正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四周的空间犹如是龟裂的大地。

林战河嘴角闪现着狞笑,剑气的呼啸声在空气中越来越剧烈。

而封思芸美眸之中忽然有流光闪动,她的目光定格在了林战河的身上。

下一瞬间。

她的身影突然动了,连一秒钟的时间也没有到,她便出现在了林战河的身前。

眼下,林战河站在原地完全没有动弹,嘴角还保持着狞笑,他犹如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背后空间内的剑海,处于短暂的停止状态。

在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

封思芸隔空朝着林战河的丹田拍出了一掌,白芒一闪而过,其中蕴含的威能犹如是天雷一般恐怖。

“嘭”

白芒贯穿了林战河的丹田,发出了一道破碎的声音。

如今林战河周身完全没有凝聚强悍的防御,所以封思芸的攻击几乎没有任何阻碍。

当林战河的丹田破碎之后,他喉咙里发出了一道闷哼声,背后声势浩大的剑海,完全处于溃散状态了。

没多久之后。

剑海消散的一干二净,仿佛刚才没有出现过一样。

林战河脸色苍白一片,他感受着体内破碎的丹田,按照如今的情况来看,他的丹田完全没有恢复的可能了。

他看着封思芸淡漠的目光,身体不停的发颤,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显得很干:“你、你掌握了时间法则?”

“怎么可能?神元境的修士不可能掌控法则之力的,而且这还是传说中的时间法则,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时间法则?

沈风听到这句话之后,他眉头微微一皱。

或许是封思芸知道沈风会好奇,所以她直接传音说道:“时间法则也是我们天血族的一种特殊能力,正如你当初觉醒的木魂术一样。”

“只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时间法则更加难以觉醒,当然就算觉醒了时间法则,想要将其熟练的运用在战斗之中,这需要平时耗费无数时间去修炼。”

“而我如今只是掌握了最粗浅的时间法则而已,我能够让小范围地方的时间,暂时停止两秒左右。”

“在这两秒左右之内,那片时间停止的小范围里,一切都会处于停止状态。”

“这其中包括空气和玄气的流动,以及修士的身体和思维,全部会处于停止之中。”

“刚刚我便是借助时间法则,靠着短暂的两秒时间,在这家伙没有脱离出时间法则之前,我便废了他的丹田。”

沈风在听完封思芸的传音之后,他有一种难以说明的心惊,这时间法则绝对算是逆天了。

如今封思芸只掌握了最粗浅的时间法则呢!就能够起到如此难以置信的效果。

要知道高手对战,两秒钟足够决定一场胜负了。

现在林战河完全变成了一个废人,这在封思芸看来,今天的危机已经化解了,至于其他的人,她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她猜到了沈风的想法,继续传音说道:“当然,我如今掌握的时间法则也是有限制的,如若我对神元境之上的强者,施展这等粗浅的时间法则,那么他们可以强行挣脱。”

“不过,只要是在神元境之内,很少有修士能够挣脱我的时间法则。”

现在沈风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封思芸会那么自信了,甚至还说她在某些方面比两位天血族的老祖都要强。

“在如今的天血族内,还有其他人觉醒了时间法则这种能力吗?”

“或者说是在整个天血族的历史之中,总共有多少人觉醒过时间法则?”

沈风不禁用传音问了两句。

封思芸随即用传音回答道:“在如今的天血族内,只有我一个人拥有这种能力。”

“而要说到天血族的历史,那么我是第二个觉醒这种能力的人,在我之前,唯有天血族最早的一位先祖,觉醒了时间法则的能力。”

闻言,沈风鼻子里吸了一口气,他融合过封天狂的一滴核心之血,之前也觉醒了天血族的木魂术。

但,他如今对时间法则更加感兴趣,只不过他心里面清楚,想要觉醒时间法则,恐怕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在沈风和封思芸利用传音交谈的时候。

广场上的其余人都有一种心脏要停止的感觉,毕竟林战河所说的时间法则,在二重天之内,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但他们不停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情,他们也越来越能够肯定,方才封思芸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施展了时间法则,最后才会使得林战河毫无反抗的。

见封思芸没有开口说话,林战河手掌紧紧握成拳头,可如今他双拳之中是一种无力感,身为剑山内的最强太上长老,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废人,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切,喉咙里嘶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封思芸淡漠的说道:“对于一个将死之人,你觉得自己有资格知道我的身份吗?”

林战河脸上的表情一僵,面对封思芸冷漠的目光,他身体里产生了一丝恐惧,脚下的步子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封思芸手臂一挥之间,道:“要怪就怪你对我未来的相公动手了,光光是这一条罪,就足够让你死千百次了。”

从她的手臂内冲出了一条像丝线一般的纤细青光。

这道纤细青光好像很容易就自己断裂了,但当其掠过林战河脖子的时候,却轻而易举的将林战河的脑袋给割了下来。

温热的鲜血从林战河的脖子口喷涌而出。

在他的脑袋滚落在地面上之后,他的无头尸体也缓缓朝着地面上倒下去。

站在不远处的剑山周海溢、杜鼎言和金牧华等人,身体一动也不敢动,犹如是木桩一般。

到了现在,他们还是不敢去相信,堂堂剑山内的第一太上长老,竟然就这么死在了一名神元境三层的女修士手里?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