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www.pkgg.net

当下,缓缓抬头,不动声色的对上赵子明的目光。

——现在说他们是同根生了??

那之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念头,又特么的去哪了?

现在倒是想起来,要他注意,他们俩本是同根生了!!

刹那间,他的眼神变化。

最终,嘴角只是浮上一抹淡淡的笑:“虽然是同根生,可终究是同根不同枝,更不要说,你现在贵为族长,已经不是当年的赵子明了!”

“你看看,我刚才才说了,我们是一家,不用客气,你还要说我是族长……”

赵子明嗔怪,转身坐下,眼角却在那一瞬阴桀的瞪了他一眼。

“难道你忘了,多少年之前,我们还是兄弟呢!”

“被族长抬为兄弟,是我的荣幸,却是不敢高攀……”赵沁垂首,冷笑着喝茶:“我怕爬的太高,一不小心,就掉下来摔死!”

赵子明的脸色越发难看——

这家伙!

他都已经算是卑微的祈求,祈求他看在都是赵家人的份上,在外人面前保留一些。

就算是不为了他,也得给赵家留点颜面吧?

怎么能让一个外人,看出他们赵家自家人的不和!?

可赵沁呢?

他不说还好!

一说,他竟然变本加厉,说话越发的肆无忌惮了!

“沁少爷,你我同宗,这是不变的事实,所以说,不论你对我有任何的成见,与我而言,都不会生气!”

赵子明不动声色的将黑锅甩给了赵沁。

话里话外都是在暗示,一直以来,都是他在隐忍大局,而赵沁在无理取闹。

“成见?不敢!”赵沁皮笑肉不笑的微微侧首,一双眼眸定定的看着他:“我怕这一不小心之后,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赵子明的脸色瞬黑——

这个不长眼的东西,竟然越说越离谱了!

照这个节奏说下去,保不齐就要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了!

当下,攸地起身。

“沁少爷,我尊重你是老族长的嫡孙,也是我的小兄弟,可是,如今我和先生有重要的事情商谈,还请沁少爷你以大局为上!”

本以为赵沁会气愤起身,与他彻底撕破脸面。

这样一来,他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他给赶出去。

孰知,赵沁却像是被戳中了心事似得,哑然无声,静默不语,只是做了一个“你请说”的手势。

赵子明一时无语,却也不好发作,只好借势下台。

“我就知道,沁少爷还是识大体的,既然如此……先生,我也不多说废话了,听古冶说,您是……”

“我们是亲戚!”古澜不动声色的打断赵子明的话:“严格说起来,我们是远亲!”

确实是远亲了!

中间还隔了几代人!

“那……先生来我这里是?”

“一点私事!”

“……私事?”赵子明一愣神,看向古冶。

他还以为,古冶是给自己找了个高手,可以确保他在赵家地位无虞的那一种。

哪成想,竟然是为了私事而来。

既然是为了私事,那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吗?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