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回到宁王府,宁溪对宁一问:“剩下的七十人呢?”

宁一伸手吹了一个暗哨,宁王府的墙头和四周巷子突然冒出一群人。

“拜见小王爷!”所有人走到宁溪面前半跪行礼。

宁溪点点头:“起身吧!”

“给你三天时间,带人将老夫人、三老爷和四老爷请出王府,除了嫁妆外,王府的东西一律不准他们带走,谁要是不服揍到服为止,或者直接扔出去。”

宁溪顿了顿对宁一继续说:“王府那些不忠的奴才也全部一起清理掉。”

宁一等人压抑那么长时间,自然很乐意做这样的事情。

“主子放心,我们一定办好!”

“春天,你为张澈和他母亲单独安排一个院子住下。”随即宁溪又对春天吩咐。

春天笑着点头,“奴婢遵命!”

“今天晚上你们就好好休息一晚,明天若是张家或者其他人找上门不用理会,和离书的事情本王会搞定,你们安心在王府住下就行。”宁溪对张澈两人说。

张澈的母亲感激的对宁溪行了行礼,“多谢小王爷大恩!”

她对那个男人早就失望透顶,甚至恨意满满,要不是为了儿子她早就自行了断了。

现在既然儿子相信宁小王爷,那么她也愿意相信这里不会是和御史府一样的虎窝。

“夫人客气了,以后将这里当作是家便可!”宁溪对张澈的母亲印象不错,这是一位坚强又不算懦弱的妇人。

“好!”

春天带着母子两人去了新的院子,宁溪拉着洛胤煌回了寝室。

“你要和本王一起洗澡吗?”宁溪拿起睡袍看着洛胤煌戏谑着问。

洛胤煌抱起自己的换洗衣服出门,“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

宁溪也只是随意问问,转身也进了里间。

洗完澡后,宁溪用玄力将头发烘干,半靠在床上翻看让宁一送过来的工部关系情报。

洛胤煌从外面回来时,头发也已经干了。

“你不怕外面人说你?”洛胤煌爬上床,侧头看向宁溪。

宁溪放下情报,“本王敢做就自然不怕别人说,更何况本王从来没想过要将曾经的恶名挽回,本王觉得那挺好的,随他们怎么传。”

恶名很多时候总比善名好,以宁王府现在的情形,只有比别人更凶狠才是最好的防御,否则只有被欺负的份。

“本王一向相信拳头最大的道理!”她补充了一句。

洛胤煌深邃的眸子透过薄薄的暖光看着宁溪,此时她昳丽的容颜也跟着柔和了几分,桃花眼盈盈若水含着浅浅的笑意,全身肆意张扬又自信,像是能蛊惑人心。

“明天参你的奏折绝对会很多。”

宁溪无所谓的耸耸肩,“没关系,反正本王明天不准备去上早朝,皇上会压着的。”

以皇帝对她的宠爱和今天对张御史的反感,宁溪断定皇帝对这件事绝对会重拿轻放。

“睡吧,明天本王一早还要去工部上任呢。”宁溪将情报放在枕边躺下,拉灯然后伸手抱住洛胤煌,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还蹭了蹭。

洛胤煌身子僵了僵,等到宁溪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后才渐渐放松,眸色如墨深沉又复杂。

轻声叹了口气,也闭上眼睛。

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抱着睡,他居然没有厌恶或者伸手掐死对方,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紧急通知:网址qiuwu.net已停用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