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www.pkgg.net

“我要你死啊.”

“你是妖孽!”

“都是你的错.”

刚生下来的儿子在顾珊面前烧死了,顾珊一直追求的希望破灭.

悲痛,绝望让顾删彻底陷入了疯狂.

怀孕时,安王对顾珊温柔体贴,予取予求.

顾珊感到自己是幸福的,同时经历过梦境以及残酷的现实,她又没有自信安王对自己的好有几分真?

毕竟梦曾经的姜世子指天发誓对顾珊一心一意,要让顾珊摆脱木讷无趣的丈夫,光明正大迎娶顾珊的.

在道德伦理同爱情上,梦顾珊选了爱情,甚至怀上了孩子.

结果却是极为惨烈的.

梦醒后,顾珊投奔安王,除了那一丝丝喜爱外,更多是知道四皇子是未来的皇帝!

她已经抛下了爱情,选择富贵荣华.

只要她生下儿子,安王哪怕对她只有一分真情,顾珊也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从没拥有过就不知道失去的痛苦绝望.

安王妃玉石俱焚,顾珊失去了希望.

偏偏最后又生下了个女儿!

倘若女儿先出生,儿子后出生,儿子就不会死了.

稳婆慌忙同顾珊抢孩子,死死抓住顾珊的手腕,“顾姨娘清醒些,这是您的亲生骨肉啊,小郡主……身体本来就弱,她承受不住的.”

“王爷,王爷,快来救救小郡主.”

顾珊力气很大,一心想要女儿的命.

安王撩开毡子,走过来,对着顾珊狠狠打了一巴掌.

啪得一声,耳光打醒了顾珊.

她缓缓松手,看着怀里的女儿,痛哭哀嚎.

哭声凄厉,肝肠寸断.

安王瞄了一眼女儿,无奈长叹,产房的火已经破灭,从屋抬出一大一小两具焦尸.

顾珊晃晃悠悠起身,直奔较小的焦尸,女儿再次比她扔到一旁.

好在稳婆手脚麻利,抄起小郡主,又给脆弱的婴孩裹了好几层保暖的被褥.

可怜的孩子.

以后她可怎么过啊.

亲娘狠心,亲爹无事.

顾珊抱着儿子的尸体痛哭.

安王嘴唇抿成一道线.

“王爷,您要给我们的儿子报仇啊,他还没来及得急看我们一眼……早知道今日,我就不该生下他,不该让他承受痛苦.”

“王爷,你听到他的哭声了吗?”

“他在哭啊.”

顾珊颠三倒四说着话,安王着实听不下去了,说道:“扶顾姨娘去歇息.”

“是,王爷.”

仆妇上前连拉带拽拖走了顾珊,

安王不忍心看儿子的尸体,转过身去,挥挥手说:“安葬了吧.”

刚刚落草就夭折是没有任何葬礼同祭奠的.

甚至无法葬入皇室祖坟.

安王面色阴沉.

看守产房的侍卫们知道自己是活不了的.

“属下没想到王妃会……会用火烧弹,属下尽力灭火,可是产房大部分用了棉布密封,火势特别猛.”

其一个侍卫小声说道:“幕僚先生让属下准备的一些东西也都堆放在产房旁边……那玩应也是易燃之物.”

安王身体晃了晃,所以儿子被烧死,还有他的助力?

这是天大的讽刺啊.

“你给本王住嘴!”

安王对说了实话的侍卫拳打脚踢,“本王怎么吩咐的?不许任何人靠近产房,不听本王的命令,本王要你们何用?”

“来人,把他们拖出去,给本王活埋了.”

“不用您动手,我自己了结便是.”

侍卫拔出匕首狠狠扎在心口,“王爷……属下相信很快能见到……您了.”

一人自尽,几个侍卫不愿承受活埋的折磨,纷纷自尽身亡.

尸体横七竖8躺了一地.

整个庭院血气弥漫,上空仿佛聚集了一团煞气.

安王打了个寒颤,很少见到这么多死人,他脚步虚浮走回书房.

安王妃死了,他没有再留在京城的借口.

顾四爷不为他说话,他很快就会似弟一样被赶出去京城,在偏远的封地虚度一生.

他的封地虽然比弟好一些,但是好得也很有限.

受困于封地,受制于地方官员,许是一个小小的府尹都敢对他不敬.

何况他筹谋多年,一旦离开京城,他所有的布置都将打了水漂.

安王已经没空悲伤儿子夭折了.

“准备……准备素衣,本王进宫向父皇……父皇报丧.”

安王以前不想让隆庆帝认为自己身体不好,毕竟身体不好的人无法继承皇位.

此时安王不打算隐藏自己身体的缺陷了,博得父皇同情,他才有可能继续留在京城.

皇宫,隆庆帝执笔给顾湛画像.

太监总管看着顾四爷刻板的坐着,都觉得;累,可是皇上来了画性,顾四爷只能倒霉了.

反过来说,不是谁都有机会让皇上画的.

起码后宫不少的妃嫔宁可坐得腰酸腿疼也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陛下,您到底画好没有?”

顾四爷身体不敢动,嘴上却是没少抱怨,“您画得也太慢了,难道臣什么样子您记不住?”

隆庆帝看着顾湛的脸,还真说对了!

但是他能说实话吗?

必须不能!

“别人想让朕画,朕还懒得画呢,就你事多,你就不能再坚持一会儿?”

隆庆帝觉得自己画出来人同面前顾湛不大一样,少了顾湛本身的灵气鲜活.

“下次臣让瑶瑶给您画一幅吧,她用炭笔画的,特别像.”

顾四爷暗暗后悔不该拿着瑶瑶给自己画的画像进宫显摆.

可是顾四爷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样的肖像画.

好东西自然要显摆,还要向皇上显摆才过瘾.

隆庆帝说道:“那是以后的事了,你给朕坐好了……”

“陛下,安王府方向起火了.”

顾四爷立刻蹦了起来,几步走到门口,看着外面起火冒烟方向,“真的啊,陛下,是安王府起火了.”

隆庆帝扔下毛笔,嫌弃看了一眼画像,直接揉成纸团,“你在此地能看到是安王府起火?你有千里眼?”

顾四爷讪讪一笑,“不是说安王的姨娘要生了?这一片红不会是吉兆吧.”

“陛下,安王报丧,刚降生的小王子夭折了,火是安王妃放的,她抱着小王子被火烧死了.”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