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庸人,何其多……

看着倒在地上,睡了一圈的路人,林依摇摇头,一步迈过。

下一秒钟,她就出现在了冰锥牢笼外面。

伸出右手,林依轻轻抚摸着有些冰冷的冰锥,光滑、细腻,在其表面似乎还泛着荧光,非常好看。

谁能想到,林依前几天发现的零电阻高压物理圣杯,竟然还有禁魔作用。

而且更巧的是,这次来的,竟然是位法师?

林依的嘴角慢慢勾起,带上一丝笑意。

雪越下越大,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

再次看了眼那些被大雪覆盖,反而暂时不会受冻的普通人,她伸出左手,对着冰锥,轻轻一推,白色的身影便轻盈的闪了进去。

刚一进入内部空间,林依便做好了准备。

但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来到,反而飘来了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这仿佛被暴晒了许久的咸鱼味,让林依微微皱眉。

虽然空气中的味道有些难以忍受,但同时也说明了,鱼儿没有抓错。

姆~

果然,连打扮都很符合“我是坏人”的标准呢。

盯着站在对面那个穿黑色长袍的干瘦身影,林依右手一翻,被附魔过的,攻击力堪比物理学圣剑的塑料直尺,便从袖口滑落,她小手一张,便将其轻轻握在掌心。

抬起左手,伸出修长的食指,林依对着直尺随意弹了一下。

嗡~嗡~

直尺向外弯曲,又借着惯性弹了回来。

“你是谁?”

看到对面那身影终于注意了到自己,并且还摆出了戒备姿势,林依便握着直尺,随口问道。

“从哪儿来?”

因为看不清脸,林依也无法判断,对方是否听懂,但,这不重要。

她也只是随口一问,不指望得到什么,可万一对方是个脑【喵】残,且回答了自己的问题,那,最好不过。

“……”

这个人类在说什么?

在对方出现的刹那,法尔就留意到了,但他没有在意,反而更加小心的察看四周。

因为他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个漂亮的一塌糊涂的人类,只是一个凡人。

没有任何波动,也没有魔力表现,所以,哪怕再漂亮,也不存在让他关注的价值。

至于,为什么不出手……

哼,要不是忌惮这释放冰锥和禁魔领域的强者,他早就一个火球把眼前这个人类给做掉了!

咦?

砰!

突然,一个火球迎面砸来。

法尔面不改色,看着那团火球被自己的骨盾挡下,在火花四射间,那溃散的火苗,徒劳无功的消失在空气中。

他转过头,仔细看了一圈,最后才重新盯着那个人类。

没有波动,也没有其他人……

好,那我就先抓住你,逼后面的人现身!

一跺脚,法尔的身体立刻虚化,在虚化之后,他的移动速度骤然加快。

可刚走没几步,他又突然停下,干瘪的脸上全是惊喜。

怎么可能,竟然有这么美味的灵魂?

哈哈,我运气真好!

“来吧,把你的灵魂交给我!”

法尔一边跑,一边狂热的喊道。

他伸开双手,振臂一呼,数道黑气带着若隐若现的骷【喵】髅头,齐刷刷朝对面的人类飞去。

但是……

这气势汹汹的黑气,很轻易就被对面那个人类给打散了。

这……

法尔立马停下,他惊讶的看着对方手里的塑料直尺。

这难道,是法器?

还是说,是这禁魔阵的器灵?

肯定是了!

不然,她一个凡人怎么可能驾驭的了。

自以为猜出了事情的真相,法尔心中大定,他双手背后,悄悄在心底吟唱起来。

“你好像很惊讶”

林依悠哉哉的立在哪儿,直尺被拿她在手里,随意的转了个花。

望着远处的那个枯瘦身影,林依稍微有点郁闷,但也在情理之中。

——刚刚对方说的话,她完全听不懂。

果然,全世界都说同一种语言,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电视或者小说里,现实中,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亡灵语:xiang,zhi,dao,qu,si,ba!

对面那个男人,一边说着林依听不懂的话,一边开始进攻,他毫不犹豫,直接施放了准备许久的数道暗影箭。

但很可惜,就跟刚才一样,这些暗影箭全被握着塑料直尺的林依轻易打散,甚至她还露出了不耐的表情。

“再来”

林依面无表情的勾勾手。

这不大文明的挑衅动作由她做出来,却依旧帅气的-san值满满。

亡灵语:gan,qiao,bu,qi,wo?!

法尔双手抬起,缓缓升至半空,噗的一下,黑雾从他脚下升腾,开始往全身蔓延。

他一边准备大招,一边死死的盯着林依。

一个毫无法力的凡人竟然可以化解我的法术,没错了,那肯定是法器!

两只眼睛,有些火【喵】热的盯着那把法器,法尔大呵一声。

Biu!

Biu!

黑气一下子变得若有实质,很快,一道道黑色骨矛相继成型。

就这?

林依有些失望,她再次随意的转了一下塑料直尺。

难道,异世界的法师们,就只会站桩输出?

她本想多了解一点对手的战斗方式,可就这样biubiu,也太无趣了吧……

亡灵语:si,ba!

面对飞速而来的多根黑色骨矛,林依一招手,一道白色光盾凭空出现,将那些骨矛全部挡下。

面对薄如蝉翼的那层护盾,锋利的骨矛却毫无办法,它们碰撞在护盾上,哔哩哔哩的发出不甘的声响,最后无奈变回黑雾,钻入地下。

亡灵语:zai,chi,wo,yi,zhao!

法尔双手交错。

左手冰,右手火。

他再次嚎叫一声,将两个元素朝中间汇聚。

刺啦刺啦声中,两个本该矛盾的元素被强行按到一起,接着他用力一推。

一个里面冒火,外面洒水的,也不知是什么玩意,就这么旋转着朝林依飞去。

啧啧,真是一点也不漂亮。

望着这丑不拉几的攻击手段,林依撇撇嘴。

不过,和你的主人倒是很像,都这么丑。

等这丑不拉几的玩意刚一近身,林依便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啪~

飞到眼前的丑东西竟不攻而破,仿佛突然没了力气,火球直接掉在地上,外围的冰环也变成了水。

两者一落在地上,轰的一下,仿佛引起化学反应,冷加热,呲呲声中,林依面前,整个雾气缭绕。

亡灵语:hahaha~

伴随着法尔得意的笑声,在雾气的掩护中,原本被林依打散的黑气,竟然在她脚底聚集。

嘭!

仿佛藤蔓一般的黑气化为利爪,快速往林依身上攀升。

瞬间,林依原本的白裙消失不见,细细的黑【喵】丝布满全身。

亡灵语:kan,ni,zen,me,ban!

这招幽冥鬼爪,可是法尔的绝技。

他再次凝起一把骨矛,冲到林依身边,高高跳起,用力一刺。

你死了,我就可以拿到那法器,然后就可以潇洒离开。

哈哈!

漂亮而清冷的脸庞近在咫尺,可法尔看到的,却是对方那浓浓的不屑。

难道……

……不可能!

姆~

这才对嘛。

法师近战才符合这本书的画风。

其实在刚交手的时候,林依并没觉得哪里不对,但后来,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同一招,那么……傻子都知道有问题啊。

她本想等等,看对方会不会憋出什么终极大招。

可看着自己身上那不断蠕【喵】动类似触【喵】手,实质则是法力的凝聚,林依,失望了。

异世界的法爷也不过如此……

轻轻一点脚,身上的黑【喵】丝全部脱落,林依瞬间躲过对方的骨矛,再一个转身,她出现在法尔背后,闻着那若有实质的恶臭,林依实在没心情耍了。

她一伸左手,噗嗤,红色火焰腾的一下冒了出来。

“如果没什么别的能耐,你就去shi吧”

不!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因为自己刚来异界,灵魂之力没有补全的缘故。

不行,我还不能死!

我才出场不到三集啊!

感受到来自身后的恐怖能量,法尔一咬牙,穿在身上破了一角的法袍开始急速收缩,瞬间变成一块护盾。

恰在此时,身后的火焰到了。

嘭!

噗嗤!

全身精光的法尔一个瞬移,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他就倒下了。

看着插在胸口还在轻轻颤抖的那把尺子,他的双眼瞪得滚圆。

法……器……

他哆嗦着摸了过去。

终于,在摸到他自认为的法器之后,他带着笑容,闭上了眼睛。

哗啦一声,没有了魔力支撑的法尔全身崩溃,片刻后,只剩下一地的骨头。

真恶心……

左手捂着鼻子,林依伸出右手,一颗火球便毫不客气的飞了过去。

咦?

成了灰灰的法尔,那件破烂法袍竟留了下来。

林依随手一招,在衣服飞起的同时,一个小袋子掉了下来。

林依再一招手,袋子也飞了过来。

召唤微风将袋子吹干净后,林依这才将其接住。

这……

感受到从袋子里传来的波动,林依不禁有些动容。

这难道是……8)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