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出面反抗望月家家主之人名为望月大翔,根据遥的暗中介绍,此人是望月家直系子孙中比较有手段的那一个。

年纪刚刚四十出头的他,虽然并没有任何阴阳师的天赋,但却通过望月家的人脉,进入了联邦官方行政组织,成为了一名掌控着实权的官员。

当然了,这里所谓的掌控实权,也不过只是针对民生而已,根本管不到超凡者头上。

如果换到普通家族,他怕已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只可惜在这望月家中,哪怕他手中掌控的权力再大,也依旧无法让他拥有继承望月家的机会。

作为阴阳师名门,让一个普通人继承家主之位,必然会被外人耻笑。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望月大翔也算是一颗被沾染了灰尘的明珠,在这望月家根本找不到发光的机会。

至于眼下,这望月大翔为何敢在此时此地反抗老人的决定……

“望月政彦!这都是你逼我的!”

是的,正如对方所说的那样,与其被这么简单的驱逐出望月家,他不如索性拼死一搏。

而他拼死一搏所用的手段,无外乎也就是借用外人之力罢了。

“再过不久,贺茂家和草壁家的阴阳师便会齐聚!”

“今天你将我们驱逐出望月家,那我倒是要看看,面对两大阴阳师豪门,失去了我们,你还怎么抵抗他们的入侵!”

当着老人以及望月家所有族人的面,望月大翔拿出电话,拨通了两个号码。

等到一番言语并且挂断电话后,这个望月大翔更是爆发出了一通歇斯底里的大笑。

从那两通电话的内容可知,望月大翔已经将望月家的分裂一事告知对方,而且如他所言,再过不久,贺茂家与草壁家的人就会齐至望月家。

待到那时,望月家必定成为两大阴阳师豪门案板上的鱼肉,不可能会有丝毫反抗之力!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敢反抗老朽的理由吗?”

对于望月大翔的一举一动,端坐在主座上的老人不见丝毫情绪上的变化。

甚至说,他都没有命令鸦天狗阻止望月大翔的电话。

他只是默默的坐在主座,面带失望的看着对方。

“这是你逼我的!”

面对老人平静的提问,反倒是望月大翔的表情来的异常狰狞。

贺茂家和草壁家与望月家一样,同属于大门未曾开启前的东樱守护家族,而且相比望月家而言,这两个家族的底蕴要来的更为强大。

甚至有传闻,这两大家族里都隐藏着a级式神,只是一直未曾得到外界的证实。

贺茂家,李林曾经与之有过接触,毕竟贺茂家的天才都被他家紫苑打爆,哪怕事后和解,这仇也算结上了。

至于草壁家,李林却是了解不多,多亏了有遥在一旁解释,他才终于明白了一二。

明明大敌当前,为何贺茂家和草壁家会因为望月大翔的一个电话大举来袭?

理由其实很简单。

正因为有外敌即将入侵,这两大阴阳师豪门才更加需要稳固自身的利益!

分割同为豪门的望月家,无疑正是最大的利益体现!

毕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望月家已落败,可依旧还有很多秘传和宝贝被他人觊觎。

如果换做平时,贺茂家和草壁家还不会如此大胆,毕竟还有阴阳寮在一旁盯着。

对望月家动手,人家阴阳寮可不会坐山观虎斗,因为人家需要维持豪门之间的平衡。

可现如今,阴阳寮本身就已经自顾不暇,根本抽不出空来干涉豪门恩怨,更兼望月家已有迁移华夏之心,那就理应归属为叛徒对待。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清剿了望月家,分润了望月家的资产,事后阴阳寮也绝对说不出二话,甚至还会安抚这两大豪门,避免他们得寸进尺。

仅仅只是一个会议,驱逐了大半望月家的族人,结果竟然招来了如此的危机吗?

这还真是……有趣呢……

“你们也是这般想的吗?”

“老朽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愿意留在望月家,与望月家同生共死者,老朽可以网开一面,将你们留下。”

“要是继续执迷不悟,老朽宣布,直接将汝等视为望月家的叛徒!彻底驱逐!”

一脸狰狞的望月大翔,并没能让老人的神色有所变化。

此时此刻,老人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其他族人身上。

有了望月大翔这横插一杠,今天的驱逐已经算是变味了。

现在已经不是族人是否被驱逐出望月家的问题,而是面临家族生死攸关之际,还有多少人敢于留在望月家,与家族一起共存亡!

看样子,老人要借此机会,试探出家族子孙最后的骨气。

只不过……

好吧,结果终究还是让老人失望了。

面对两大豪门的入侵,畏惧于敌人强大的望月族人们根本没有展现出丝毫的骨气。

那些选择离开的家伙,无有一人敢于回归家族的队伍。

“这就是你们最终的选择吗?”

“很好,接下来,你们便不再是望月家的子孙,拿着属于你们的东西,滚出望月家吧!”

沉默了半晌,老人最终重重的一拍身侧的榻榻米。

今天这些望月家的子孙,已经让他彻底失望!

他不想再看到这些废物!

这些垃圾,让他们滚的越远越好!

“抱歉了,李家小子,让你看了笑话。”

对于老人最终的决定,望月家的族人们哪怕心有不甘,想要为自己争取更多一份利益,可碍于鸦天狗的震慑,也依旧只能悻悻离去。

等到所有人都走光,只剩下选择留守的族人之后,老人的目光才转向到李林的身上。

长叹了一声,老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虽然早就知道子孙辈们不争气,可这般结果,还是让他无比的失望。

“望月爷爷壮士断腕,小子佩服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笑话。”

“更何况,望月爷爷如今一举清除掉了家族的所有不稳定因素,也算是为遥留下了一个稳固的后方。”

“这么一想,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