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先生,我理解您的质疑。”照桥心表情诚恳,“但是魔法少女为什么就不能是男孩子呢,也许在您不知道的地方,这种设定比传统的魔法少女还火呢。”

“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能放我下来不”男人痛哭流涕。

照桥心打了个响指,“放他下来吧,粉钻。”

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过去了,男人还在天上飘着,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照桥心试探性呼唤“粉钻”

粉钻呵呵一声“以后别打响指,耍什么帅呢不伺候你。”

“”好,很好,非常好。

此时这里已经聚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大家对这里发生的事指指点点,一会儿把目光投向飘在天上眼泪汪汪的男人,一会儿把目光投向照桥心这个女装大佬,脸上的表情要么犹豫,要么跃跃欲试。

过了好一会儿,粉钻才大发慈悲的结束了这一千块钱的套餐,准备放那个男人自由。

那个男人现在飘的都适应了,甚至开始尝试体会一下漂浮的奇妙,结果他正安稳的飘着呢,突然就被重力撕扯着下坠。风刮过耳侧,急促的恍若刀割,他一声惊叫,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以为自己下一刻就要血溅当场。

然而那让人不适的坠落感却突然一顿,他感到肩膀与腿弯被人牢牢的接住。来人抱着他轻轻落地,一场可能的命案就这样消弭于无形中。心中尚且残存着恐惧与迷惑,男人恍惚的睁开双眼,就看到阳光下,少年那带着点无奈的笑容。

那实在是,非常,非常好看的笑容。

男人的脸蛋默默的烧红了。

“先生,别忘了付钱哦。”照桥心说,“还有你能下来了吗”

“”被公主抱的男人赶紧从照桥心的怀里跳下来,“那个那个”他话都说不利索了,之前刚被抛上天空时惊出的泪痕还在他脸上纵横,头发也乱蓬蓬的。明明整个人已经无比狼狈,他却仿佛完全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只是一脸娇羞的看着照桥心,眼神躲闪。

良久,他才下定决心似的大喊出声“我,我我能再来一次吗”

照桥心满脸惊喜“当然可以”

真是想不到这么快就有第一笔进项了啊照桥心瞬间干劲满满。

这回粉钻倒是配合多了,可能也明白了这件事的顺利与否决定着它以后还能不能吃到冰激凌。

照桥心的定价是一千日元十分钟,十分钟一过,他又一个公主抱给人接了下来。

他脸上带着职业微笑“先生,这次感觉如何呢”

“非常好”男人满脸通红的赖在他怀里,像是腿软到只能让人扶着一样,“我我我还想再来一回。”

照桥心还没什么反应呢,旁边的围观群众突然出声了“为什么还是他,我也要”

“我也我也要飞”

“那位小哥,既然都体验过两回了就把这机会让给别人吧。”

一时间,人们都争相跑到照桥心这里排队,连紧挨着的章鱼小丸子摊摊主都默默的挤过来了。

男人不敢犯众怒,只能悲伤的放弃再来一次公主抱的机会,默默的蹲角落里偷偷的瞧着照桥心。

目前点飞翔套餐的人最多,买握手的几乎没有。照桥心数着钱,脸都要笑歪了,从未想过赚钱竟会如此容易,只感觉自己明天就要开公司上市走上人生巅峰。

正当他的生意开展的红红火火,一个熟悉的咆哮声突然响起。

“照桥心”

照桥心应声看去,就发现一身黑色风衣的芥川龙之介直直的朝他冲了过来,身后的罗生门张牙舞爪。

“还有完没完了。”照桥心无语了,这一天都过去了,他还以为这事已经结束了呢。

不过这家伙伤好的挺快啊,昨天还站都站不起来,今天居然就活蹦乱跳的了。

芥川龙之介一路上波及了不少小摊,引来众多瞪视。那些瞪视片刻后又尽数转换成痴迷,“哦呼”声一连串的响起。本来散乱的街头顿时像有了焦点一样,所有人都若有若无的往这里窥视。而芥川龙之介本人毫无所觉,或者说是刻意忽视,只专注的死盯照桥心的每个动作。

然后他就看到照桥心一点迎战或者躲避的样子都没有,就坦坦荡荡的站在那数钱,时不时还维护一下现场秩序,呵斥呵斥插队的人。

芥川“”

他顿时感到十分耻辱,从没有人敢这样无视他

“照桥心我要杀了你”芥川龙之介咆哮道。

照桥心不耐烦的冲他挥了挥手,“知道了知道了,下次再说,忙呢。”

芥川“”

被这样的对待后,芥川龙之介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并非无脑之人,自然能判断出此刻的照桥心是真的没有时间和他交手,而且在这样的闹市搞出什么大动静也容易引起异能特务科的注意,还是低调为上。

芥川龙之介终于意识到自己冲动了,刚才他可是开着罗生门冲过来的,现在

他回头默默的看着被自己撞的东倒西歪的小摊。估计已经有人报警了吧,他得赶紧离开这里。

“照桥心。”芥川龙之介沉声说道,“这次就先这样了,等下次”

照桥心翻了个白眼“别墨迹了,快走吧,我听到警车的声了哦。”

芥川龙之介于是恨恨的离开了。

发现他走了,照桥心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昨天被捅了个透心凉的感觉还是给他留了点阴影,虽然最后狠狠的“报答”回去了,但能避免交手才是最好不过的。

而且,他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估计也没多久了,麻烦还是少惹为好。

粉钻冷不丁出声“是他”

照桥心点点头,“没错。”

“看他对你这印象深刻的样子,估计你回去的时间还能更短。”粉钻说,“携带你碎片的人越强烈的认识到你的存在,光环回来的就越快。”

照桥心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光环回来也还是要让粉钻抽走,在他心里这东西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虽然这光环是伴随着他出生的器官一样的存在,而且还是直接造成了他十六年“非正常”生活的罪魁祸首。

可能是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正常生活,现在他回首往事,竟然感觉十分遥远,尚且清晰的也都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让他对回去这事甚至有了点隐隐的抗拒。

能苟一天是一天。照桥心想,就当给自己放假了。

他把思绪重新放到自己目前的“事业”上,结果发现刚刚都兴致勃勃排队等飞的家伙,此时竟都小声的讨论着什么,看起来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这上了。

照桥心悄悄走进了些,就听到这些人讨论的内容是

“我的天啊,刚才那个穿风衣的少年是谁,太美了吧”

“哦呼连黑白嫁接的杀马特发型都如此帅气”

“啊我想跪下舔他的鞋子。”

照桥心

他默默走远了些。

要么,还是先回去吧,哈哈,哈哈。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