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宇宙历834年八月十五日,水之星近地轨道上的高空,年二十四岁的年轻指挥官白觅海将星表军事指挥权移交给同僚后,在航空战机的护送下,抵达太空。

绝宕要塞的星港,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太空导引,进入了一艘高档运输舰。

这位指挥官卸下了自己那蒸汽历风格的骑士盔甲,这套盔甲上的发光体瞬间从其中剥离,变成金属片贴在他手臂上这是高能纳米工具加持的当地贵族穿着。

白觅海在水之星免不了和本地贵族还有皇室打交道,必须要维持表面上的尊重,当然还有自身安全。

宇宙历第一次统合战争后,联邦吸取了教训,在殖民统治的时候,一方面加强了驻外星指挥官和母星的联系与来往,防止己方指挥官本土化,另一方面则是开始拉拢这些星球上的统治者,利用当地文化的等级秩序维持统治。

至于其他方面,土之星在文化上依旧是浓浓的傲慢。

这从土之星依旧允许通婚就能看出,这实在是自信得无以复加了。

现在水之星和风之星上的贵族,追溯血统,有一半能追溯到土之星的贵族家族身上,并且这些贵族和土之星一样,都是接受了定体术以及自身家族血脉的发育数据积累的风格。

在上次统合战争中遭遇本土化的指挥官背叛后,联邦为什么依旧允许通婚呢?

因为第一次统合战争后,联邦的高层将那次分裂定性为文化分裂,并非定义为种族分裂。是的,直接认为是自己一方没处理好自己的文化问题,其他三颗星球本土贵族压根就没被视作正儿八经的敌人。

这么说吧!

当一个大族群在主导融合的过程时,是不会制造种族议题的,反而是鼓励通婚。

通常都是小族群为了维持自身的特性,在通婚上制造障碍。(嗯,慈禧在光绪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才确定满汉通婚,此前嘛!)

土之星的上层和其他三个星球的上层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的。

土之星上拥有完整发育数据的族群足足达到数百万人。而水之星上世代积累发育数据的贵族一万人不到!

并且由于土之星思想开明多了,女性是不会加入这些落后星球的,所以在这种通婚中,还都是土之星的男性指挥官与当地女贵族的结合为主!(舰队派:舰炮守星疆,天骑不和亲!)

从未有土之星女性愿意远嫁这些王侯,用当代土之星天之骄女的话来说:那种不追求自我能力独立,与伴侣平等相守,却期待成为王妃,在后院和其他雌性争宠,这是犯贱!

土之星已经是上千年执行一夫一妻制了!如果不能一夫一妻制,根本进入不了现代工业社会。工业社会要求的是稳定,大量男性没有女性以及孩子锁住,会发生可怕的社会动荡,工业时代战争代价太大了,可不会像农业时代那样每隔几年就能用战争解决掉一批男性。

在这样的文化下,

联邦中,虽然是控制者在追逐天骑士,但是一旦结合也一定是要一始而终!否则的话,宁愿孤单一辈子,也不会人格受辱成为附属品不少控制者就这么单着。(这同样也是均摘星的父亲从不见均摘星的原因。这位世家骄子年少撩妹爽,结婚后,就怕外面有孩子找上门叫爸爸!)

习惯了平等后,是绝对接受不了落后的。当然习惯了落后,有时候不知道如何平等。

……

由于联邦的强势,三颗星球的本土势力在和联邦打交道的时候屈服了联邦的文化习惯,但是仅仅是屈服,距离“正确理解”还很远很远。

白觅海和白觅云就是这种通婚下的产物。

至于他俩的妈!也是个人物。

三十年前,水之星亲联邦一方的永恒之蓝帝国,出现了皇权更替,倾向于反抗派的王子取得了多地军事优势,白久漾奉命干涉水之星。

这位英雄位指挥官只用了二十七天,就将当地抵抗派在地表的一切大型生产系统全部摧毁,稳定了永恒之蓝政权,却和该帝国的公主一见钟情(那时的白久漾就是个纯情的初哥,被那公主瞄准机会直接动用手段,俘获其心)。

当然任务结束后,白久漾让这位公主和自己返回联邦,但是那位公主却决定要控制帝国,并且要求白久漾留下。

到这,白久漾已经明白这位公主的野心,自然不可能继续顺着她的安排走下去,结果就分了,当然两个孩子要随着白久漾走。联邦默许通婚,但是,所有通婚的孩子,必须要返回土之星成长,绝对不允许接触当地本土文化。这兄妹两个是标准的土之星人,从小到大都和土之星的小伙伴们玩大的。

返回土之星后,白久漾也没有和联邦的其他女性结合,更是对孩子隐瞒了他们俩分手的原因,还经常和那位女皇保持通话,并且每隔三年带着两个孩子去见一次。

但是对于日益成熟的白觅海和白觅云来说,这些事情迟早会感觉出来的。

这两孩子成年后独自去水之星探了一次亲,没有父亲的遮蔽和隔绝,已经有了成熟世界观的他们,和母亲的世界来了一次全方位接触,然后就是思维上的碰撞了。

白觅云是直接的表现出明确地厌恶,那些堂兄、表哥试图对自己献花,妄图用花言巧语,以及一些小手段来捕获自己,简直可笑。

此外,她对母亲难以相处,因为她敏锐的感觉到自己母亲的笑容太过程式化,心机太重和自己的父亲完全不是一类人。

此后,就再也没有返回过水之星。至于白觅海这边表现的要比妹妹温和一点,但是对这个星球依旧是冷漠的。

在宇宙历825年,直接镇压了私自勾连圣兽的公爵。面对他母亲的求情,他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在种族文化上展现出了多么傲慢的态度!

……

绝宕要塞中,东侧的一艘运输舰上。

在仿生女***机器人的带领下,白觅海来到了信息通讯馆。见到了自己妹妹身着舰长服那帅气的背影(投影)。

感觉到哥哥到场后,

白觅云跨步转身,昂起头,娇蛮问:“老哥,尚能饭否?”

白觅海愣了,看了一下通讯讯号延迟只有零点五秒后,露出了喜悦的笑容:“阿云,这次是你来了?”

白觅云抬起闪着蓝光线条的机械手套敬礼(傲娇)道:“是的,白觅海指挥官,舰队已经抵达!”

话音刚落,在白觅海左边界面上,浮现出太空舰队的阵势。

这只环绕水之星的联邦舰队,由二十艘战列舰,八十七艘巡洋舰构成。在舰队内,编号为4734号的巡洋舰被标蓝标蓝的就是白觅云的巡洋舰。

白觅海看了看这个舰队抵达的日期后,抱怨道:“你来了,为什么不和我进行地面联系?”

白觅云投影中露出鄙夷的神色:“为什么和地面联系?那些土包子,我一句废话都不想说。哦(讥讽到),倒是我的哥哥哟,你在下面待的怎么样?我听说母上大人,一直是想让你继承王位的。”

白觅海捂着肚子充满荒诞感的笑了笑,表示这个笑话很好笑。

先进时代的上层是踩着落后时代的上层上位的,所以天生对落后时代高度鄙夷,当代的上层对资本体系都是鄙夷的,更何况是水之星那种更落后的封建统治模式。

白觅海说道:“好了,母亲大人,身体很健康的,还用不着找太子。”

白觅云抱胸道:“身体健康?嗯,半神之路正在走,差不多快元素化了吧!”

水之星的贵族终点是任由大脑元素化成为半神,而土之星上的至高职业者在末期会躺在冬眠仓内遏制大脑最后的元素化,将自己宝贵的感性,用来陪伴后人。

对两兄妹来说,母亲大脑元素化感性消失后,就是最后的塑像了,而父亲百年后进入冬眠仓,维持着大脑最后碳基部分,却依旧是自己的父亲。

两人结束了这个话题,转为正题。

白觅海:“对了,现在磁云星上有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叫做均摘星,你听说过没?”

白觅云装作没从父亲那接收电话,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用兴致勃勃地语气说道:“听说过,磁云星上的天才少年,电链虫生态系统的缔造者。下一届大制造师评选中最有利的人!咋地,你突然对科技界感兴趣了。”

白觅海瞅了瞅白觅云,他总有种感觉,面前这歪着头卖萌的丫头在和自己装蒜。

白觅海点开了七十组界面,每个界面上分别是均摘星设计的电链虫物种,以及这些电链虫在氢气大气中,对那些水母状态,电鳐鱼形态的旧霸主的猎杀画面。

白觅云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些,却继续对哥哥使用笑脸。

白觅海拳头放在嘴边,咳嗽了几声道:“自古以来,战职者把握世界,但是改变世界的是大制造师!而最顶级的天才则是两者都有涉足!”

说到这,他用指点的姿态对妹妹说道:“磁云星的电链虫在未来可能会发展成一种很有前景的资源开采模式,这种模式也极有可能在土之星表面应用,你作为控制者不关心军事科技,又不关心自己的婚姻大事,你。”

白觅云握拳咬牙道:“好了,好了,停,打住,那个均摘星我认识!”

白觅海随手把机器人送来的悬磁浮椅子召过来,悠哉坐下,翘起腿:“嗯,你怎么认识的?哦,我的妹妹,那个是十四岁,跟你年龄不配啊,当然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可以把他捉过来,看到成年,然后给你制造机会。”

这时候人工智能系统对白觅海提出警告:“长官,4734号巡洋舰,侧面副炮的火控激光正在照射你所在的太空舱。”

旁白:仅仅是火控雷达照射,这里是非战区域,人工智能锁死实弹发射的能源槽,白觅云若是要把程序调节手控,程序复杂需要半个小时时间。

只是这雷达照射,很能反映这位控制者不悦的情绪。

白觅海用半开玩笑的口气讨饶说道:“我说错了,开个玩笑,玩笑了。”

白觅云依旧挂着一副“不原谅你”的表情冷冷说道:“两年前,老爹在主星上认识了均摘星。根据老爹的话来说,这是他随便收的学生,不过据我看来,八成是我爹看上眼了。这事都怪你,谁叫你不给他领一个孙子!现在他看到长得可爱同时又有才能的年轻孩子,心里就发痒!”

白觅云将均摘星一年内在天体塔学院干的事情,发送给白觅海。

白觅海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吸气感叹道:“直接走思维容器道路,加快思维速度,难怪能够在磁云星上,一年内就掀起了物种变革。咦?!法脉非正常化,依旧在指挥官上表现这么好的悟性。未来,真的是要按照这标准,我怎么给老爹上交孙子!”

他啪的一声关闭资料,摇头说道:“那个,你和老爹说一下,任务难度太大,我不回去了。”

咚,白觅云的拳头锤在了桌面上,质问道:“都老大不小了,别找借口继续赖在水之星上!”

白觅海苦笑求饶道:“好了,好了,我去,我去,看来爹,也在你这做工作了。不过”

说到这,白觅海又打开了界面,语气严肃且有些担忧道。说道:“妹,你不觉得这有些强人所难吗,均摘星明明是在大制造师发展的更好,我们这,嗯,磁云星上的那些大制造师们现在可能不欢迎我们去搅局吧。”

白觅云转过身看着面前(一米高)的磁云星模型,缓缓说道:“一个科研项目动辄要几十年的,这个师弟,父亲还是有几分感觉的,不应该陷下去!”

白觅云抬起头对哥哥到:“他应该再生一次!让其用四十年的时间,感觉自己将一件事情做完美了。那么就太可惜了。”

“再生。”白觅海喃喃的念叨,然后点了点头。

……

再生技术一直存在,只是当今至高职业者在末期元素化后,少有选择这条路。如果在四十岁的时候再生,会忘掉百分之九十的记忆。当年苏就是不断重复这条道路。

然而至今为什么没人走这条路呢,因为大部分两百岁后的人选择再生,丢失记忆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因为在漫长的人生阅历中,太多太多的事情用平常心放下,情绪不再会为之波动,也仅仅是记着,而不时刻骨铭心持之。

所以在再生过程中,仅有的那些微弱羁绊也扛不住大脑细胞替换带来的信息流失。再生会变成名字都会遗忘的纯粹婴孩。

记忆是最难舍,哪怕到死握着自己庞大的记忆安详而去,化为人工智能。u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