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嘭!”

一声爆响。

壮汉脸色狂变,只感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从林肖拳头上传来,就像被万斤巨锤击中,身不由己地朝后飞跌而出!

这一拳,林肖只用了三成不到的力量,饶是如此,壮汉依旧承受不住。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壮汉庞大壮硕的身躯径直飞出凉亭,一口气飞出四五米,手舞足蹈地坠进池塘,溅起巨大的水花。

种在池塘里的荷花,受到壮汉波及,被砸倒了一大片。

壮汉强忍剧痛,手脚并用,费了好大的劲才在池塘里站稳身体,头上顶着一张绿色荷叶,满脸都是脏水污泥,看起来煞是可笑。

但此刻根本没人笑话他,因为所有人都被林肖的实力吓到了。

特别是瘫坐在地的肖弘,更是恐惧到极点,仿佛被一头冰水当头泼下,遍体生寒,一颗心直坠谷底。

壮汉低头看了一眼胸膛,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在他的胸膛正中心,有一个半寸深的拳印,清晰无比,就像用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而在拳印周围,胸骨朝内塌陷,至少断了四五根,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只要稍微动弹一下,就感觉疼痛钻心。

壮汉知道林肖已经手下留情,不然的话,自己绝对会被一拳打死。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惊涛骇浪,无比郑重的向林肖抱拳一礼,然后转身就走,如飞而去,连场面话都不敢说一句。

看着壮汉头也不回狼狈逃离的背影,肖弘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嘴唇蠕动了几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个家伙逃得倒挺快。”李允希撇了撇嘴,“便宜他了。”

若说在场众人当中谁最镇定的话,肯定非她莫属,毕竟她知道林肖的本事,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至于其他人,就没有这么淡定了。

“竟然一拳将傅彪打飞?好恐怖的力量!”

“傅彪被吓跑了?他可是曾经打败地下拳赛无敌手的拳王啊,竟然被一招击败!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肖弘这下子踢到铁板了,自作孽不可活,我看他这次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咱们站远点,免得被误会.....”

“谁能想得到,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普通人,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我们不也是没看出来吗?”

“难怪李大魔女在这个人面前服服帖帖,百依百顺,我之前还不明白,现在总算懂了.....”

四个年轻人远远退开,望向林肖的眼神满含敬畏。

他们虽然不谙武功,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自然看得出来林肖武功之高,远超他们的想象。

对于这样的高手,绝对不能有半点不敬,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林肖徐徐收回拳头,居高临下地俯视肖弘,眸光深邃难测,久久不发一言。

肖弘内心此刻已经被恐惧充满,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左右脸颊高高肿起,带血的口水不断从嘴里流出,看起来既可悲又可怜。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就在肖弘快要崩溃的时候,林肖终于开口,淡淡问道。

肖弘鼓起体内残存不多的勇气,张开漏风的嘴,结结巴巴道:“你....你不能动我,我....我爸是肖明生,你敢动我的话......小.....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李允希嗤笑一声,插嘴道:“我爹还是李连城呢,被人欺负了就把爹搬出来,真是好大的本事,像你这种货色也敢打姑奶奶的主意,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肖弘闻言,又羞又怒,又恨又怕,深深地低下头,眼中恨意绵绵,却再也不敢看林肖和李允希一眼,更别提反唇相讥了。

“肖明生是谁?”林肖看向李允希。

李允希满不在乎地道:“一个有钱的暴发户,和我爸关系不错,只可惜他虽然有钱,却不会教儿子,居然养出了这样一个不成器的货色。”

林肖表情古怪:“那肖明生应该算是你的长辈吧?你这样说他没关系么?”

“我爸是我爸,我是我,我做什么说什么,他才管不着。”李允希白了林肖一眼,“别把我跟这个只会拼爹的家伙相提并论,好吗?”

“知道了。”

林肖收回视线,对坐在地上的肖弘道:“哪怕你爹是天王老子,今天也救不了你,如果你再敢威胁我,我就把你打得连你妈也认不出来!”

后半句话,其实是肖弘对林肖说的,此时两人立场颠倒,被林肖原话奉还,肖弘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林肖也不管肖弘听见没有,自顾自地道:“我给你两个选择,其一,向我和李允希道歉,并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我们面前,然后从这里滚出去;其二,由我痛打你一顿,再把你扔出去,你选哪一个?”

肖弘内心天人交战,低着头默不作声。

“砰!”

林肖没有给肖弘太多思考的时间,一脚踹在肖弘的肚子上,把他踹翻在地。

这一脚虽然不算太重,却使肖弘痛不欲生,感觉肠子似乎都被踢断了,口中不由发出一声闷哼,身体蜷缩成一团,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滴落。

“好狠!”

凉亭外的四个年轻人眼角突突直跳,后背不知不觉渗出冷汗。

林肖的性格沉静淡漠,轻易不愿与人发生争执,很多人误以为这是软弱可欺,然而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在林肖内心深处,其实居住着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猛兽。

“回答我的问题。”

林肖一只脚踩住肖弘的胸膛,脑袋微微垂下,眼神平静幽深,但在肖弘眼中,却是如此的冷酷无情。

“我.....我选第一个。”

肖弘强忍恐惧和屈辱,艰难地吐出一句话。

“明智的选择。”

林肖缓缓蹲下身体,曲起手指,在肖弘额头轻轻一弹。

这一弹不轻不重,却使肖弘脑袋猛地后仰,后脑勺重重撞击地面,刹那间脑子里一片混乱,眼前金星乱冒,仿佛天旋地转。

“离开这里之后,好好去打听清楚我是谁,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你就不会像今天这么幸运了。”林肖嘴唇微动,一缕声音传入肖弘耳朵,然后站直身体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