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www.pkgg.net

很快的,漓火部落中发出来了公告。

为了庆祝南征北战的胜利,为了庆祝联邦的大捷,现如今,经过大片山脉第一勇士,伟大的姬贼族长大人,与联邦九位族长商量决定,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将会在东部平原举办一场赛马。

考虑到许多族人并没有马,所以,伟大的姬贼族长大人特意的为大家准备了马匹。

除此之外,许多想要参加但是却从来没有过骑乘经验的族人,也将会通过骠骑部半个月的特训如何骑乘马匹,半个月后,比赛正式举行。

当然了,为了赛马,所以抚恤金将会在赛马结束之后发放,毕竟不能影响了大家的兴致。

条令一出,整个大片山脉都沸腾了,全员兴奋。

过去,大家看骠骑部在马背上呼啸成风,神威凛凛,早就有了向往之心。

只是姬贼严格命令,战马,只能是用于军用,除了骠骑部之外,绝对不许任何人有马匹的存在。

当然,姬贼并不反对族人自己捕捉马儿骑乘,只是,没有骠骑部的训练技术与驯养手段,大家抓回来也没办法骑,很多时候,不是卖给了漓火部落就是宰了自己吃肉。

现在好了,听说要举办赛马比赛了,所有有这个打算的族人们全都开心了。

那好家伙,当天方才举办的报名点,当即人就满了。

就这大片山脉里的人还都嚷嚷着要跑来漓火部落报名,姬贼一看形势大好,立刻决定派人到大片山脉设置报名点。

三天报名时间,拢共将近六百人报名。

对于有一万四千人的大片山脉来讲,这六百人委实是有些少了。

但你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舍得拿出来一百货币来参加比赛的,原始人节俭惯了,他们更多的时候还是习惯于节省着过日子,已经不少了。

六百人获得了六万的报名费。

把信息上报过来给姬贼的时候,姬贼都乐的合不拢嘴:“哎哟哟这么多啊,这也太多了吧。”

知道内情的易和阿良当着姬贼的面摇头叹气:“族长大人啊,这多么?就只有六万货币啊,这能够干什么啊?咱们光是拿出来奖金就四万五呢,这,这赛马下来,咱们就赚了一万五千货币,怎么想怎么少!”

“是啊族长大人,这六百人这些日子吃住还都是用咱们部落自己拿钱补上,这家伙,一个月过后,咱们还得往里面倒贴才行。这根本就不是办法。”

姬贼啧啧的叹,挨个的指着阿良和易,然后冲乌斯玛道:“乌斯玛,你跟他们说说,咱们这次赛马是赚是赔。”

乌斯玛是老坑比了,长时间和姬贼合作,多多少少也知道了姬贼的套路,当即抿嘴一乐:“你们还是不了解族长大人啊,这六百人虽然吃住都过来在咱们部落了,是咱们部落拿钱不假。可是别忘了,他们能自己来吗?就算是他们自己来,那每天马场训练结束之后,是不是要出来走走?这个时候,阿愚的商业街是不是就可以开放了?是不是就可以挪到部落外面了?这些人不说多,十五天每个人二百货币的花费总应该有吧?那就是十二万货币。要知道十二万的货币,可是咱们一百个月的俸禄。”

阿良和易眨眨眼睛。

乌斯玛继续道:“到了比赛那几天,大片山脉这么多的族人总会过来看热闹吧。那时候,阿愚的商业街瞧着准备一下,不能继续赚一波钱?唉,你们啊,能打仗能管理不假,但是牵扯到坑···赚钱的事上,你们想的还是太少了。”

说着,乌斯玛拍轻拍着胸口,心说好险好险,自己差点说漏嘴说成了坑人。

说完了,乌斯玛回头望向姬贼,脑袋一点,问道:“族长大人,您看我说的对不对?”

姬贼笑眯眯点头:“对,不过乌斯玛,你说的也还差点事。”

乌斯玛一脸好奇的看过来。

姬贼乐呵呵:“只是这样就够了啊?那你也太没有追求了吧。你要明白,人都是有攀比心的好么。这几天你先别去天岭山脉帮忙建造了,你先留下来,把比赛用的马场建造出来,顺便,在视线好的地方造出来一个大概五百人用的观赏台。”

阿良不明白:“要观赏台干什么?”

姬贼呐呐两声:“这你就不明白了吧,要观赏台当然是卖票挣钱啊。这么说吧,比赛一次举行好几天,这时候,有观赏台出现,你是会花点小钱买票惬意的看啊,还是和大多数族人一样站在外面呢?嗯?”

阿良恍然大悟,啧啧摇头的叹,叹的时候还冲着姬贼挑了一个大拇指:“族长大人,坑钱还是您厉害。”

姬贼笑呵呵,挥手道:“去吧乌斯玛,造好了之后告诉我,咱们再商量着怎么着确定这观赏台门票价格。”

乌斯玛犹豫了一下,问姬贼道:“族长大人,您先跟我说个底,打算把这个观赏台门票卖多少钱,这样我在建造的时候也好有个把握,不至于浪费的钱。”

姬贼想了想:“唔,你这样,把观赏台按照台阶式建成六层,下面五层每层一百人,最上面的那层不要太多,留二十个位置就行。”

乌斯玛不明白的看姬贼。

姬贼便咧开了大嘴笑:“还不明白么,那二十个观赏台是各个部落的族长用的贵宾席位,为的,就是拉动票价。”

“拉动票价?”

姬贼点头:“对呀,比如说,上面这二十个位置,每个位置五百货币,那么,下面这五百个位置,每个位置要一百货币不算多吧。”

“族长大人,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姬贼眨眨眼睛:“你说。”

阿良脸都青了:“我觉得这个价要的有点高了,不一定有人买。”

姬贼神秘一笑:“是么?阿良,你仔细的品一品,想一想,在大多数的族人都在太阳底下站着看比赛的时候,你却能坐在观赏台上和各个族长一起。这在茶余饭后,这算不算是一次吹牛的过去?”

“算是算,可是这个代价太大了点。”

姬贼哼哼两声:“这还大呀?要知道,钱没有了还可以再挣,但是吹牛的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放心,就按照我说的去做,门票价就这么多,而且我还跟你说了,这价格,绝对供不应求。”

几个人都不怎么相信,不过看姬贼说的这么有底气,没办法,那就照着去做呗。

他们走之后,姬贼又喊过来了阿愚。

阿愚到跟前问姬贼怎么了,姬贼只是笑笑:“没什么,跟你商量一下挣钱的方法。”

“挣钱?族长大人您又想到了什么坑钱的坏主意?”

姬贼:“···”

“那能叫坏主意啊。这样,你这些天多准备一下喝的吃的。”

阿愚问:“是要在赛马的时候卖给观众么?”

姬贼感叹于阿愚的机敏,不过还是摇了摇头:“说对了一半,不过不是买,而是先送后卖。”

阿愚:“???”

姬贼道:“你这些天找胖熊多准备一些比较咸的小吃零食,每个观看比赛的族人,都可以免费领取。”

“那不是赔钱了么?”阿愚问。

姬贼道:“哪能赔钱啊,我想是出赔钱主意的人么?你这样想啊,到时候这么多人来看比赛,那些好不容易占到了一个好位置的族人肯定不愿意轻易挪动离开啊,但是他们吃过了咸的东西嘴巴渴了怎么办?不得花钱买水喝么?你稍微的把价格上调一下,嘿嘿,那咱们不还赚死。”

望着姬贼奸诈的笑,在场众人愣了有半天,最后齐齐道:“族长大人,您是真的阴啊!”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