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薛哮天是让那个仆人去传信的,他对仆人道:“吩咐艾历克斯,派数百精锐部队北上援助亚琛,而且告诉他,绝对不能违抗命令,要是他违抗,你就说为了战争的最终胜利,必须要先煎熬一下,毕竟这场战争的力量差距悬殊,如果不经历痛苦不可能有胜利。”

说着,薛哮天便拿出一枚令牌一样的东西递给仆人道:“喏,这你拿着,为了防止艾历克斯认为你是骗人的奸细。按照艾历克斯的性格他也许真会那么做,毕竟现在战争时期,非常时期,这个令牌你拿给他看就可以了,用完之后丢掉。

“如果你故意留着耍小心眼的话也没用,因为我在里面加了神奇的东西,用完之后就会自动销毁。”薛哮天说着,露出了神秘的笑容,露出泛黄的牙齿。

仆人点点头,离开了薛哮天的办公室。

……

吕德斯海姆——宾根——巴特克罗伊茨纳赫一线的三道防线已经全部完工了。各个防线都有相应的士兵驻守。此时大家正在生火做饭,聊天喝酒,好不热闹。对面的敌军也是如此快活。不过治安卫队们的心里是那么想的:“太好了,又是活着的一天。”

更有甚者这么想:“太好了,又是吃空饷的一天。”

但是艾历克斯深知这样整天懒惰没有作为会消磨士兵们的意志与斗志,于是他便时常举行演习,甚至是真刀真枪的比武大赛,让他们时刻保持血性。

此时艾历克斯刚从阵地内巡逻回来,回到他自己的临时指挥司令部的办公室。刚刚舒舒服服地坐下,发出“呼”地一声。

艾历克斯拿起旁边的简易酒杯,正要喝昨天喝剩的酒,这酒可好得很,据说是领主府特供的,薛哮天送来犒劳他的,他可不想浪费。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这个敲门声很是礼貌、轻小,甚至让人听起来有点虚。

“请进。”艾历克斯礼貌地回答道。

进来的是一个仆人,他把薛哮天的话转告给了艾历克斯,然后把令牌交给了艾历克斯便转身就走。但是艾历克斯并没有把令牌还给他。

于是在仆人出门后,仆人愤愤地轻声道:“哼,男爵大人还设计神奇的机关,这艾历克斯都不还给我,我还用个屁啊。”

房间内,艾历克斯再次一屁股坐回椅子上,但是再也感觉不到舒适了,的确,此时的情况比较棘手。如果要派精锐,其实可以派比武大会上胜利的人去。

……

远在150多千米之外的亚琛。

此时的亚琛城已经是千疮百孔,高厚的城墙已经变得骨瘦如柴,仿佛人一推就倒或者风一吹就跑。城内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场大火,原因是科隆军队用投石机投射进来的火弹点燃了城内许多的木房子。

所幸粮仓没有受到任何损坏,若是粮仓遭到了损坏,那么任何防守都是空虚。虽然此时是晚上,敌军没有进攻,但是难保万恶的科隆军队会不按照“国际”惯例晚上偷偷猛攻。而且真要说起来,如此安静的夜反倒使人心痒。

城内是人人自危,人人惶恐,城墙上的守军们的反击也不是那么有力和英勇了,他们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无畏的挣扎。他们站在越来越薄的城墙上站着都不踏实,更何况他们的脚下是凝固的乌黑的血,甚至是数层尸体。

此时仍然是冬天,天气异常寒冷,地上的血仿佛都结上了冰霜,走在上面也许还要滑倒。他们不知道外面的科隆军队也死伤惨重,科隆军队甚至觉得战况不对,但是他们殊不知,亚琛这里也是惨不忍睹……

但是令城内守军与百姓们失望的与不解的是,他们的平日里十分体恤民情、和蔼可亲、计谋多端的市长此时却一点都不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市长也不来嘘寒问暖,只是一个劲儿地安慰守军们,让守军们别慌,但是又不说原因……这样谁会被真正安慰到啊!

虽说攻击暂时停止了,而且城内的亚琛人们很想偷偷跑出城外打点野味吃,或者充实城内的物资储备,但是这显然不可能,也许万恶的科隆军队正藏在城外不远处的某个角落虎视眈眈地盯着跑出城外的人呢。只要一跑出去,就会被乱箭射死。

此时城市的西、南、北门都已经千疮百孔,于是亚琛守军动用了城内的一切资源加固这几扇门。而在白天,科隆军队也发现这几道门很难进攻,于是在城市的西、南、北边,攻城战主要发生在城墙上。城门边的主要危险就是在东边,于是亚琛守军在那里集结了众多军队。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情况其实降低了亚琛守军的防守难度。

……

难熬的一夜过去了,所有的亚琛城内的居民都难以入睡,除了天真无邪的孩子。当下半夜、接近拂晓的时候他们总算睡着的时候,他们便被投石机的石头砸到城墙上的声音给震醒了。

虽然这石头是砸在城墙上的,居民们如果真的晚愿意睡还是可以睡的,就是有点吵……但关键是石头有可能飞到自家的屋顶上啊!这玩意儿,砸到谁谁倒霉呗!于是他们便赶紧起床,摇醒孩子,警戒起来。

很多人都抱怨道:“吃了没事干啊,那么早就来进攻……反正迟早也会沦陷,着急这一时干嘛?真搞不懂那些科隆人的猪脑子!”更有甚者说:“真是三年不打,上房揭瓦,三年前他们也打过我们。三年后的今天,他们就拿来了投石机,来揭我们的房上瓦了!”

但是不论百姓们怎么抱怨,外面已经杀红了眼的虎视眈眈地科隆军队是不会听的,而且他们也听不到。据说,科隆军队在今天要展开一场猛攻。

亚琛城东段城墙,守军们的防守开始力不从心了。因为此时太阳正在升起,守军们面对着太阳还击根本睁不开眼睛。加之东段城墙防御为重中之重,所以许多守军一宿未合眼,此时困得简直睁不开眼睛。

有些守军朝城墙下面射箭,射着射着便摇晃起来,然后又踩到了下面滑腻腻的冰霜血,然后直接一箭射入旁边友军的胸膛。因为这种事故而导致的人员伤亡不在少数。

东部的某一段城墙上,两个兄弟模样的士兵满脸是血,正打着哈欠拉弓射箭。

左边一个年纪稍长的对旁边的弟弟道:“达尔文·法比安·托雷斯·阿隆索,啊,这可真是个长名字,弟弟,我猜我很快就不能再念这个名字了。虽然是我编的……”

“哥哥,别灰心丧气,我们要相信市长大人,也许他真的派人去找援军了?”弟弟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看起来他自己都不是很相信。

突然,哥哥看到弟弟后面爬上来了一个敌人,而敌人正在挥剑要砍死弟弟。哥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king~kang~”。电光火石之间,那人便被杀死了。然后那人的尸体便被哥哥推了下去,正好把一个敌军搭上来的梯子给弄塌了。

弟弟看着哥哥,还是惊魂未定,于是他对哥哥道:“哥哥,太险了吧……不过你可真能打啊……”

“我好崇拜你,对不对?”哥哥回答道。然后露出微笑,“行了,下次我可不保证能保护到你,战场太危险了!”

弟弟点点头,然后转向城墙外面,张开弓继续射箭,只见前方,是越来越刺眼的阳光。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