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主播在外人看来是个时间安排比较灵活的职业,但作为一个尽职的主播,尹宁在直播的日子里,一向秉着不迟到不早退,不管观众多或者少,直播的质量是必须要保证的。或许以前,直播于她,只是单纯的娱乐,现在,这是她的职业。她只是一个在读的学生,还带着濛濛,真的很需要这份收入。

回到家的时间,因为途中的耽搁,比起平常开播的日子要晚许多。路上发生的事,尹宁就感觉像一场梦,潜意识里,尹宁就不愿意再去回顾,可偏偏顾延之那句“尹小姐,我以为你懂的,我一向不会允许自己的东西未经许可被别人拿走,濛濛也一样。”在她脑中反反复复,他这是要跟她抢儿子的意思吗?

再也顾不上直播,甚至连晚饭也忘了吃。哆嗦着手拨通了师母的电话,当初怀着濛濛的时候,正是尹宁大三最后一学期,专业课知识填鸭式的一股脑都在这个学期。尹宁向来都是专业上的佼佼者,为人踏实又勤奋好学,孙教授已经很隐晦的暗示尹宁可以保送他门下。同顾延之分开的时候,尹宁只觉得天都塌了,虽然一直都知道,这是两人关系发展的必然,但是当真正发展如预期,尹宁还是觉得有刀子在割她的心。

那段时间,除了上课,尹宁开始排斥一切社交,平常爱笑爱闹的人,突然间就安静得让人怀疑是不是真的像小说里写的同另一个人互换了灵魂。尹宁是从g市考到s市的,在这个万分排外的城市里,尹宁凭借姣好的外表,作为一名开朗又仗义的学霸,总算是在学校里的人物,身边围绕的朋友不少,但是真正交心的,也只那么几个。尹宁不爱和人说自己的事情,所以她和顾延之之间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苏蓓蓓是一个,秦茉是一个。

尹宁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已经和顾延之分开两个多月。分开后的第一个月,尹宁只顾着颓废,除了上课之外,便整日在宿舍发呆,生理上的一些变化,也被她坦然地当做是同顾延之分开的负效应。大姨妈连续两个月没来的时候,尹宁总算觉得有哪里不对,后来盯着验孕棒上的两条红线,整个脑子都是懵的。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咬定牙齿去医院做人流的时候,却在看到b超里小小的一团后疯一样跑出了医院

尹宁深知一个未毕业的学生,要独自生养一个小孩,到底有多少难以估计的困难,但是她狠不下心剥夺孩子的生命。师母能够帮她确实是她没有意料到的,老师和师母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年轻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收养一个小孩,跟尹宁相处久了也就把她当成自家女儿看待。刚知道这消息的时候,俩人还一直说她死心眼,怎么劝都不听,索性就随她去了。但终究还是舍不得她一个人受苦,从怀小孩到濛濛出生,全靠师母帮衬。

在电话里听到濛濛声音的那一刻,尹宁觉得自己快要哭了,她真的很怕濛濛就这样离开她。师母听出来她情绪不对,“宁宁,发生什么事了?”“没事,就突然特想濛濛”尹宁不想让师母太担心,便含糊地敷衍了过去,再同师母闲聊一会便挂了电话。

这边电话刚结束,便进来一个陌生号码,“尹小姐吗,我是姜初妍”

尹宁是见过顾延之姜初妍的,三年前?她还还大三的时候。尹宁承认,三年前,她一直对童话中灰姑娘的故事抱有幻想,幻想着能和一个幸福的家,能生一个长着顾延之一样好看眼睛的儿子。。。。。。尹宁是在咖啡厅见的姜初妍,她从外边,直直超她的方向走过来,对她说“尹小姐你好,我是顾延之的母亲”。接着像一个普通的母亲一样,同尹宁聊起尹宁和顾延之的初遇,同她分享顾延之儿时的趣事,从他幼时的淘气,讲到少年时的倔强,青春期的叛逆,到讲到如今的顾延之时那种她能从话语中感受出来的欣慰和自豪。最后,她说“我的儿子,我了解他的脾气。他表面上什么都有主张,其实还是小孩子脾性,秋泫当初抛下他出了国,他就赌气就这样胡来,现在秋泫回来了,他也要收心好好过日子。作为一个母亲,我十分感谢你这么些日子对我儿子的照顾,你想要什么赔偿,都可以和我提”。

在那之前,尹宁只在电视新闻里见过姜初妍,赫赫有名的顾氏的老板娘,那个年代文工团的一枝花,现在还担任中国人民******总zz**部歌舞团团长,是国家一级演员,******文职干部,享有正军级待遇。还是f大的****教授,享受颁发的“****津贴”。她总以为,顾建华,顾长青,姜初妍这些都活在新闻中的人这辈子同她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却没想到顾延之也姓顾,同顾建华顾长青一样的顾。

从某种程度上说,尹宁是感谢姜初妍的,感谢她生育了自己深爱的人,也感谢她没有像普通gaog婆婆一样,直接把钱甩她脸上怒吼着叫她离开她儿子,还感谢她同自己分享了自己从未涉足过的并且包括顾延之在内的没有一个人跟她聊过的顾延之的童年,让她对自己爱的人有更多的了解

但是对于姜初妍的话,尹宁听完更多的是无奈。顾延之对她,不过是寻常女伴,需要时便唤她去,不需要时便一连好几个月了无音讯,倒是平常会给她带些小东西,但是这同普通女友并没有多大区别。顾延之女伴很多,这是她早就知道的,刚开始时跟着顾延之不过是无奈之举,哪怕到了那个时候,沦陷的也只有她,顾延之向来都是那样云淡风轻。尹宁甚至想过,哪天顾延之真正在意了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子,哪怕自己会嫉妒得那个人发疯,但是还是很想知道。那时候自认为只是顾延之呼来喝去的女伴的尹宁,自始至终都不能理解她和顾延之之间何时给了姜初妍她要进顾家大门这样的讯息,以致她都要亲自出马来解决尹宁这个麻烦。

电话里,姜初妍同三年前一样,约她见面谈一谈。尹宁从不认为,完全处于两个世界的人,有必要坐在一起。但是特权家庭想要见到她,总是有千千万万种办法。很快,家里的门铃便想了,连串的门铃响起,尹宁还是去开了门。门外果然是那张只见过一次却依旧熟悉的脸。三年的时间,濛濛已经从她腹中的一小团肉成长为一个两岁多的小孩,而面前的人保养得宜的脸上却并未看出岁月的痕迹,面对她的态度,依旧如三年前那般。。。。。。

尹宁的住处,并不是很大,两居室的房子,一个是工作室,一个是卧室,客厅跟宽阔根本粘不上边。姜初妍却丝毫不介意这些,进来就在顺着房子四周望了一圈,张口便是“濛濛呢”,她样子倒像是思念孙子的奶奶那般迫切,当然,尹宁并没有忽视姜初妍在看到她房子时一闪而过的鄙夷。至于鄙夷的内容,大概是嫌弃尹宁的无能,又或是觉得这小庙委屈了自家孙儿,到底如何,谁知道呢,尹宁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姜初妍对她的厌恶,又增加了。

“阿姨,濛濛是我儿子,可是我不知道您和我儿子有什么关系,您这大晚上的来找我儿子,这有点。。。”尹宁是了解顾延之的,没有确定百分百的解决方案的事,他向来口风很严,尹宁有理由相信姜初妍是不知道dna检验报告的事的。

“当年确实是我们老顾家对不住你,可是现在,濛濛身上流着的是顾家的血脉,血浓于水,尹小姐不会不懂吧”

“和你们顾家?血浓于水?你是在侮辱我的忠贞还是侮辱您儿子勾搭已婚妇女?我一向觉得,顾家想要孙子的话,大把名媛抢着给顾家生儿养女,您又何必这样到处乱认亲”

姜初妍一向温文尔雅,大抵从没跟人进行过这样粗鄙的谈话,脸色顿时有点挂不住,饶是再有修养,此刻也忍不住想要爆发。“我不管你当初瞒着所有人生下濛濛是为了什么,但是既然濛濛是老顾家的孩子,他就应该回家,至于你,要补偿可以,但是,想进顾家的门,还是先掂量掂量自己吧”姜初妍在丢下这句话后,便不顾形象地夺门而去。

姜初妍走后,卸下防装的尹宁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好似被抽干了。姜初妍来这,摆明了就是要告诉她,她们是要让濛濛认祖归宗的,而自己不论什么层面,在儿子抚养权的争夺上必定处于劣势。想着濛濛要被夺走,尹宁忍不住缩在墙角嘤嘤的哭起来。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