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黎岁秋装作自己吓得不得了,将手上的东西随手一丢,扑到巫杰的怀里,大声地哭泣,“巫杰哥哥,我好害怕,不知道是谁给我寄的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我得罪谁了,呜呜呜……”

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不停地安慰着,“不怕不怕,我在这呢,有什么事情我给你担着,你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她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泪水”,噎了噎口气,红着眼睛将刚才自己扔掉的东西捡起来,还有一起送过来的快递盒。

除了血书之外,还有别的东西。

她发现在泡沫的下面似乎还压着一层东西。

还没等她来得及拆开,巫杰就抢先一步将里面的东西直接撕开了。

赫然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条死掉的老鼠,黎岁秋直接惊呼了起来,跑到巫杰的后面,不敢看这一幕。

站在原地的巫杰,一脸震惊地看着地上的残局,还有手上的那封信。

是沈熙!

他可以很肯定的说做这件事情的人就是沈熙,上面的字迹他太熟悉了,一眼就能认出,双手紧紧地握着黎岁秋的手腕,眼神坚定地看着她,“榕榕,你认真的告诉我,你在这个之前有没有给沈熙有过见面?”

“有,上一次约她出来吃饭,然后到后面你就出现了,从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巫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将女人揽入怀里,满是心疼地说道:“宝贝,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我一定会帮你逃回这个公道的。”

忽然,她的心头一阵,看来机会来了。

她的眼睛里含着泪珠,嘟着嘴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巫杰,“巫杰哥哥,你要怎么帮我,我都不知道是谁给我的这些东西,我好害怕啊。”

“没关系,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做,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安抚好了黎岁秋的情绪之后,巫杰开始雇佣人去对沈熙做手脚。

可是谁能想到自从那天起,她的身边就围绕着一大群的保镖,根本没有机会下手,反倒被沈熙安排的人发现了异样,将那些人一个个都抓到了面前。

沈熙悠哉游哉地抬起一杯茶,缓缓下肚子,看着面前的这群人,不紧不慢地说道:“说吧,究竟是谁把你们安排过来的?”

”巫先生,巫先生,大事不好了。“

巫杰刚喝了一口热水,差点把自己呛死,一脸严肃地看着面前的人,“有什么事情不能慢慢说,这么着急干嘛?”

“之前我们派出去的人,全部都被沈熙给抓获了。”

“你说什么?”

黎岁秋得知这个消息欣喜若狂,当即将这个消息告诉御词千,分享这份喜悦。

“看来现在我们的计划逐渐成功,巫杰已经对沈熙有所成见了,想必过不了多久,他们两

家就会自相残杀,到时候我们不用出手等着看他们的好戏吧。”

“话虽说如此,但是我们也不能想的太满,万一到时候事情败露了,他们两个人把目光转向我们,到时候我们又该怎么办。”黎岁秋最担忧的就是这件事情,她一开始就在焦虑着这个问题。

现在看来问题有些严峻。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到时候你就看我的吧。”御词千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他已经想好了完全之策了。

忽然灯光一暗,面前人的面孔都变得模糊,月光微微透进来让房间稍微亮堂,御词千缓缓地抬起手,慢慢地往黎岁秋的脸颊靠近。

一米,半米……能听见彼此之间的呼吸声。

女人有些紧张,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此起彼伏的心跳让诺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这丁点儿声音,男人慢慢地靠近在嘴唇相碰的那一瞬间,犹如触电一般。

若是现在亮着灯,定能看见她那害羞的面容。

“宝宝,我好想你啊。”御词千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黎岁秋有点醉意,眼神扑朔迷离,不自觉地搂着男人。

“叮叮……”黎岁秋的手机铃声打破了着该有的宁静,不停地再响着,屏幕亮着映眼帘的是医院的电话,她松开了手上的动作,爬到床头将电话接了起来。

男人坐在床上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看着女人,眼里充满了委屈。

他待会一定要将她吃抹干净。

“蓝心,你说什么?没有搞错吧,事情怎么会这个样子?”黎岁秋不自觉地将音调升高了几度,皱着眉头,一脸忧愁的样子。

在电话的那头不知说了些什么,很快就将电话挂断了。

她匆匆忙忙地下床,胡乱地往身上披上一件外套,御词千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出了房门,二话不说下床穿鞋跟了过去,在玄关换鞋的时候,黎岁秋差点撞到了自己的头。

“哎呀,你小心点嘛,有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慌张,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现在来不及和你解释,你送我去医院,我在路上跟你详说。”

一路畅通,就连红绿灯等候的时间都不长,刚刚接到蓝心的电话,段铭手突发情况,现在已经深层地伤到脉络了,必须要马上接受治疗。

黎岁秋一路上焦急不已,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要不是之前因为自己一直强迫他参与自己的实验手术,或许他也不会想现在这个样子了。

跑上楼去,护士站里一个人也没有。

“顾医生你可算来了,快来看看,我们大家现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急急忙忙地跑进治疗室,看见段铭一脸苍白,额头上冒着冷汗,现在这个样子对他也是一种折磨,她心里自责不已,“段铭,你,你现

在还好吗?”

他微微抬起头,看见来的人是黎岁秋勉强地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喘着粗气回答道:“你放心好了,我没什么事情。”

段铭还准备把手抬起来晃动几下,但是他现在的病情已经不允许这么做了。

巫杰见沈熙不给自己面子,干脆和沈氏集团恶性竞争,他把自己能用的资源都用上,从现在开始权力对付沈氏集团,他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已经无暇去管黎岁秋的事情了,偶尔抽空过来看一眼又匆匆忙忙地去工作了。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有没有给人留下把柄?”

“巫先生,这一点你就完全放心好了,我们兄弟去干活的时候是晚上,而且我们特意选的是监控的死角,不可能有人看到我们的。”

巫杰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十分高兴地说道:“不错,这件事情你们做的很好,到时候我自然会去验收成果,至于钱的问题,估计现在你已经收到短信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沈熙收拾好东西出门,来到片场的时候现场一片混乱,她不明所以,凑上前去查看情况一片狼藉映入眼帘。

“这是怎么回事,谁弄的?”

经纪人朝沈熙看了一眼,一脸无奈地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一到片场就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监控呢,监控查了吗,你们在这里什么也不做有什么用?”沈熙看到这一幕莫名的恼火,怎么这段时间自己这么多事情不顺利,想想就烦躁。

“查了,但是昨天晚上九点之后的监控就被人破坏了,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我们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弄的。”

“黎岁秋,又是你!”沈熙咬牙切齿地说道,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她,除了她还能有谁。

这一次,她猜错了。

是巫杰派人干的,在片场所有有关沈熙的服装,化妆台,都被人破了红漆,上面还写了一些不堪入目的字,现在一时半伙儿肯定没有办法这么快就恢复了。

尽管如此,这部剧的进度也不能因为出了这些事情就耽误了后面的拍摄进度。

导演找到了沈熙,说明了情况,“沈熙,你看现在你的戏份也差不多了,现在出了这些事情,你们肯定要好好地去处理这方面的问题,所以在你们搞定之前我想先把你的戏份停一下,我会让编剧给你改改剧本。”

改剧本不就是意味着她要减戏了。

经纪人一听,立马反驳道:“我们熙熙是这部戏的主角,要是把她的戏份改了,不就没有原来的味道了吗?”

“那你说能怎么办,谁让你们得罪人呢。”

导演毫不留情面地离开了,留下沈熙和经纪人两个人站在原地。

“他们现在未免也太落进下石了吧,当初表现得跟个舔狗一样,现在我们出事了一脚踢开。”

沈熙无奈地耸了耸肩,叹了口气,“算了,无所谓了,何必计较呢,现在我们还是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处理这些残局吧,我可不想成为热搜的常客。”

此时,她的心里已经堆积了一大团怒火,就等着找黎岁秋算账了。

片场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处理了,沈熙一个人风风火火地来到了医院,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嚷嚷着让黎岁秋出来见自己。

她放下自己手中的东西,走了出去,“这里是医院,你这样大吵大闹的像什么话?”

“我倒不像是你做事这么不光明磊落,你既然做了为什么不承认,”沈熙一副志气高昂的样子,双手叉着腰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你怎么就那么喜欢当别人的小三。”

黎岁秋一把将她藏在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指着它,“你这样就光明磊落吗?”

(本章完)

紧急通知:网址qiuwu.net已停用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