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睁开眼,床单上的手机震动着发出嘟噜噜的响声,秦毅拿起手机,将上次和艾达的对话一模一样重复了一遍。

挂断电话,起身穿衣,佩剑,走到镜子前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镜子中的自己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秦毅知道,有些东西已经不同了。

现在他的确很愤怒,但却不是对陈雅的愤怒,他愤怒于立场对立者之间的偏见和无情,那个时候的陈雅是极端理智的,甚至要比自己还要理智的多,但他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

接下来,他要单独行动!

联络艾德蒙斯,从艾德蒙斯那里获得许可后,开门走出宿舍,来到教堂,和夜晚值班的神父说明了几句,从神父手中拿到了教廷的炼金装备和一辆摩托车。

秦毅将武器箱挂在摩托车后座左侧,抬脚上车,他还是头一次操纵这种狂野的交通工具,但从这些简单的部件来看,想来应该不是太难,应该和电瓶车差不多。

“呜呜呜——!”

秦毅转动把手,摩托车加速往前驶去,半夜马路上空无一人,而他远超常人的反应速度,让他能从容轻易地操作这台狂野的机器,风声在耳边呼啸,两旁路灯的灯影快速后移。

第一次开摩托车并没有想象中这么难。

没过多久,周围逐渐变得偏僻,只剩下摩托车咆哮的声音在荒郊的上空回荡。

最终,他停在山脚。

秦毅下车,脚一别,将摩托车的支撑架放下,取下武器箱打开,把两把带有刀刃的炼金手枪固定在左右大腿处,腰上盘了一圈炼金子弹。

“差不多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迈上通往永夜馆的台阶。

上次他们一群人来,而这一次只有他一人,但他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弱小了。

推开永夜馆的大门,如上次那般等待了三四秒,琉璃和陆羽的身影从台阶的尽头出现,琉璃看到秦毅时小吃一惊,开口道:“没想到来的居然是教廷的猎人,只有你一个?”

“没错,就只有我一个。”

琉璃饶有趣味地打量秦毅,慢条斯理道:“你和那些猎人似乎有些不同。”

“没什么不同的,我是来杀你们的。”

秦毅举起炼金手枪对准琉璃,陆羽在一瞬间暴起,而此刻秦毅还没开枪。

他在等待一个时机,等待琉璃快要离开陆羽异能范围的时机,那时开枪才能吸引到陆羽的注意力。

陆羽前冲,完全没有顾忌到身后的琉璃,一切都在秦毅预料之中,时机悄无声息地到来。

手指收紧,扳机按下。

火光迸射,硝烟弥散。

易碎的炼金子弹冲出枪膛,才冲到半途的陆羽余光不自觉瞄向那枚子弹,光阴悲鸣的第二阶在这一刻发动,一切在秦毅眼中都成了慢镜头。

在这个一切都放慢的世界中,只有秦毅握着的炎刃和炼金手枪是正常的。

秦毅继续朝琉璃连续扣动扳机,那乍明的火光照亮他的脸庞,火光还没来得及熄灭,第二次闪光又被点亮。

手枪的时间得到了延展,但子弹并没有,一发发子弹出膛后,极其缓慢地在空中移动。

这些子弹虽然缓慢,但尽头的死线却已牢牢连接在琉璃身上。

秦毅拔刀出鞘,从容淡定地向前行走,手腕自如地挥舞,炎刃划过空气,爆发出足以媲美喷火器的烈焰,一道火线平滑的从陆羽脖间掠过,临死之际,陆羽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像是凝固的雕像,脸上只有对琉璃担忧。

“结束了。”秦毅淡淡道。

神术取消,猛烈的炎爆在陆羽身上炸开,将一切焚为焦炭,射出的那几枚子弹在真实世界中恢复了原有的速度,几乎是同一时间撞进琉璃的身体,弹头在体内翻滚,撞碎内脏后破裂,水银在身体中流淌开来。

熊熊燃烧的陆羽还没落地就崩碎成灰烬,秦毅面无表情地走到琉璃面前,琉璃咳出一口血,不敢置信地盯着秦毅。

“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毅注视琉璃的双眼,没有回答,沉默地抬起手,补刀!

鲜血四溅,琉璃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

将炎刃重新收入刀鞘中,他快步上楼走到陆羽的房间,推开门,一眼就看到蜷缩在墙角的刘小乐。

“不用怕,我是来救你的。”秦毅快步上前,替对方解开束缚,“仔细听着,你哥没死,但外面还很危险,在我回来之前你要待在这里,只有这样你才可能见到你哥。”

刘小乐忙不迭地点头:“你……你是教廷的人?”

“没错,我知道你们的底细,但不必担心,你和你哥还是人类,我会保护你们。前提是不要给我拖后腿。”

“那一男一女呢?”刘小乐问。

“已经被我杀了,待在这里,知道吗?”

刘小乐重重点头:“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听话的!”

“很好。”

秦毅摸了摸刘小乐的头。

他撒谎了。

刘松峰很可能死了,但如果直接告诉刘小乐真相,她可能会丧失理智,变成之前那样。

秦毅寄住在刘家的那次,刘松峰也死了,但刘小乐并未变身,这应该和她当时的感受有关。

兄长死了但留有希望,她就可能继续保持正常的意识,如果兄长死了只剩下绝望,大概就会变身。

想让刘小乐保持安全的状态,给她一些希望很有必要,秦毅认为像上次那样,让她背负刘松峰的的遗愿,作为一个普通人活下去会比较好。

秦毅起身走出房门,随手轻轻合上门,下楼时迈过琉璃和陆羽的尸体,来到永夜馆外头,在石阶上坐下。

头顶是满天繁星,眼前是漫长石阶,杀掉琉璃和陆羽没花多少时间,比上次快了许多,艾达大概正在赶来的路上,恐怕要等一会儿才会到。

不知过了多久,旁边的灌木丛一阵晃动,一个身影从灌木丛中窜了出来,秦毅本能的去按腰间炎刃的刀柄,看到艾达时松了口气,而艾达看到秦毅时则呆住了。

“只有你一个人?”

“没错。”

秦毅起身从台阶上站起来,慢慢拔出炎刃。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