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www.pkgg.net

南城。

傅靳城的专机在两个半小时后抵达了他的私人人停机坪。

秦溪因为要取小宝的新衣服,加上路上遭遇堵车,往返花费了一个小时,抵达南城时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

而小宝也已经放学。

她本想着待会儿可以去傅宅给小宝一个惊喜,但看着汽车缓缓驶入久违的橡树大道,朝着另一个方向行进。

她不由一愣,立刻问旁边的傅靳城,"我们不回傅宅吗?"

"不回。"

她急了,"可是小宝在那边。我们不过去怎么看得到他?"

傅靳城深深看着她,有些后悔把小宝接回来了。

可也不忍看着她瞎着急,勉强回应道:"他不在那边。"

秦溪再度愣住。不在傅宅,那??

她的眉目瞬间生动了起来,透着少女的俏皮与灵动。

傅靳城捕捉到这个变化后。深瞳蓦地一柔。

傅家。

小宝从接他的车上下去,走入客厅,自顾自地打开了书包,拿出作业本来写作业。

今天的作业是一个作文,写自己最爱的人。

他的脑海第一个浮现的人就是妈咪,只要跟妈咪有关的事,都是他的强项。

几分钟的时间,就洋洋洒洒写了好几百字。

后来发现留白不够,他还用贴了一张作业本的纸来代替。见两张纸外加老师给的格子都塞得满满当当,他才满意地收笔。

这时,窗外传来了汽车停靠声。

他知道是谁回来了,慢悠悠收起作业,然后再慢悠悠下楼。

刚走到楼梯口,他就灵敏地闻到楼下有淡淡的香味,这不是爹地的味道。

他疾步下楼,直直冲到客厅,没看到女人,只看到坐在沙发上休息的爹地。

傅靳城见小宝板着小脸走下来,突然兴起,对他说,"小宝。爹地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小宝一听,立刻想起班上因为父母离婚而暗暗策划离家出走的小胖同学。

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如果爹地敢介绍其他女人做他的妈咪。那他一定会离家出走,然后去找妈咪,不要他了!

"不要!"

傅靳城却沉下了脸,坚持道:"你一定要见。"

小宝咬着嘴唇,一脸的倔强,"我不!"

虽然说得铿锵。可大眼睛瞬间就蒙上了一层水雾。

只是他背过身去了,没让讨厌的爹地看见。

傅靳城还要再说什么,厨房已经传来了秦溪的声音。

"管家,麻烦您帮我把它解冻,待会儿我亲自来做。"

小宝听闻秦溪的声音,整个人一下子呆住。

秦溪刚走出来就看到像小雕塑一样站着的小宝。"宝??"

"妈咪--"

惊喜还没炸开,秦溪就被小宝的哭腔震住了。

小家伙委屈巴巴地抱着自己的腿,大眼睛里含满了泪水。

秦溪心疼极了。立刻把他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小脸蛋儿。

"宝贝,你别哭!是不是妈咪突然回来吓到你了?对不起啊。妈咪不是故意的,妈咪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不是。"小家伙哭得满脸是泪,用小胳膊擦了擦眼泪,才控诉无良爹地,"是爹地,他是大骗纸!"

秦溪挑眉,自己进厨房几分钟的功夫,傅靳城就欺负了小宝!

本来还在看戏的傅靳城见秦溪和小宝齐刷刷看向他,立刻收回头端坐好。

秦溪抱着小宝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骗了我家宝贝什么?"

小宝见妈咪为她撑腰,一脸得意地翘高了嘴。

傅靳城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试图粉饰太平,"没什么,就是逗逗他。"

秦溪不信,转头问小宝,"宝贝儿,你告诉我妈咪,爹地刚骗了你什么?"

小宝抓住机会报复,"爹地说要给我介绍新妈咪!"

傅靳城脸一绷,险些被跑岔的气呛到。这小子胡说什么!

秦溪的火蹭地一下烧起来了,"傅靳城,我看我们还是重新商量一下尽快把离婚证办下来比较好。"

傅靳城顿觉不妙,不由分说把小宝从秦溪怀里拎出来放在沙发上,然后抱起秦溪就朝一楼的书房走。

"我需要用行动来证明我的心意。"

"妈咪!"小宝见妈咪就这么被爹地骗走了,撒开小短腿开追。

却无情地关在了书房门外。

任凭他怎么敲,里面的人都不理他。

管家这才急急跑来救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制止住了他。

书房内。

秦溪被傅靳城吻得不得不举白旗。

"傅靳城,我快呼吸不过来了。"

傅靳城稍稍收势,但深瞳却写满了不够吃的饥饿感。

"秦溪,我们换一种方式好不好?"

秦溪脑子有些发胀,没看出他的不对劲,"什么方式?"

傅靳城搂着她的腰,轻轻磨蹭她,"这种。"

秦溪感觉到了某个私有物的异常,整个人立刻紧绷了。

"这??我??"

这种事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溪,我需要你。"

沉冷的声音渐渐暗哑,落在耳边,轻轻诱惑着她。

秦溪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擦过,变得麻酥酥的。

她的手放在他肩上,有些懵懂,"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傅靳城几乎到了难以忍耐的地步,整个人都烫了起来,紧紧贴着她,"我教你。"

秦溪还是有些紧张,"可这里是书房。"

傅靳城也不想吓到她,俯身抱起她,往书房旁边的客卧走。

秦溪担心会被人看到,蜷缩在他的胸口。

傅靳城哑着声安慰,"别担心,这是跟书房想通的。"

秦溪见里面真的有一张床,这才放松。

倒在床上时,傅靳城匍匐在她身上,因为隐忍他的额头微微出了一层汗。

他的目光却如最炙热的阳光,紧紧包裹着她。

浓烈的感情被融注成了一道又一道的巨浪,揽着她一并往温暖里沉。

被昼夜铭记的思念被时光温柔收藏,雕琢成刻在灵魂里的两个字。

"秦溪,秦溪??"

秦溪轻轻闭上眼,任由他抱紧了自己,拉着自己往巨浪里沉。

这是她这一生不可能放弃的人。

所以,她愿意。

她退怯过,自卑过,试图放弃过。

可命运还是让他们回到了原点。

虽然未来还有很多困难,但她知道这条路上自己不是一个人,心里就充满了力量。

傅靳城,今生有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