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www.pkgg.net

霍汀在她身边坐下,"我打电话让楚司南来接你吧。"

夏萌下意识拒绝,"还是不要了吧,他今天好像有个挺重要的会,再说我也没事。"

孕检是之前定好的时间,来之前楚司南本还想着推迟会议一块过来,结果被夏萌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让他安心工作。

谁能知道,这些记者凑巧就逮着这个间隙找了过来。

霍汀倒也没反对。就是多少还有些担心,看了表盘一眼后道:"这样吧,我正好是晚班。也快到下班时间了,我回家顺路带你一程。"

夏萌眼前一亮,"这个倒是可以。"

想着楚司南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看到那些新闻。她斟酌片刻后还是决定直接去公司,"不过可能得麻烦你绕一段路送我去公司了。"

霍汀点点头,"行,那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拿了东西就开车出来。"

车子稳稳停在MC门前,夏萌解了安全带就要下车,却忽地想到什么笑眯眯地回过头来,"为了表示感谢,提供个情报给你。"

"于小迪最喜欢吃南安街那家酒酿汤圆,你可以顺路带点儿。"

话音落下,霍汀已经将导航的目的地输入成了那家店,头也没抬地跟夏萌挥了挥手开车走了。

事实证明夏萌猜的的确没错,楚司南刚看到了那些记者发布的新闻,着急忙慌地就往外冲,险些跟准备进办公室的夏萌撞个正着。

得亏夏萌反应过来,往边上闪了点,失笑出声,"楚大总裁,我说你就不能沉稳点儿吗?"

看清楚来人,楚司南先是震惊一瞬,随即将夏萌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番。确定她并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拉着人进了办公室。

"早知道,我就不该听你的,把那几个保镖给撤掉。"

听出他话中自责。夏萌安抚地抱了抱眼前面带愧疚的男人,"你别这么说啊,是我提出让他们休息一天的,何况我这不也没事嘛。"

夏萌好一番安慰之下,楚司南总算把这一页翻了过去,以最快速度结束工作后就带着人回了家。

记者释出医院门口那段采访后。造成的反响要比预计要热烈许多。

很大一部分关心此事的群众在这件事之后纷纷转向了楚司南和夏萌这边,认为这个艾莉斯想要借舆论达到目的的手段过于小人。

如此一来,夏萌选择不合作反而是明智之举。

项目的预热让这件事的关注度大幅提升,这也将候莜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令她饱受争议。

候莜本就在夏萌那里受了气,这下更是不肯善罢甘休。一气之下便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了森川集团,与他们达成了合作。

J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说还有公司能跟MC相抗衡的话。那只能是由沈川所领导的森川集团莫属了。

这些年来,两边相处得倒也还算和谐,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森川这次既然能在听闻消息后接下项目。只怕也是存了要与MC一较高下的心,这让楚司南不得不更加小心起来。

自作聪明更换了合作伙伴后,候莜心里那股气总算是顺畅许多,正想着开瓶红酒庆祝一番,一个令她没想到的名字却出现在来电显示上。

她忙不迭接起电话,"王妃,您怎么会打电话过来?我??"

王妃平日在外要维持端庄优雅的形象,实际上却是个暴脾气。

不等候莜说完,她便语气刻薄地大声道:"候小姐,我十分怀疑你回Z国时忘了把脑子带上,否则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她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楚司南,现在这个蠢货不经允许就改变了合作对象。也就意味着之前已经部署好的一切都要重来。

要不是那个男人开口,自己怎么可能让候莜这个蠢女人挂着自己义女的头衔?

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的候莜虽不甘心,到底也不敢还嘴。

正如夏萌那天所说的,她这次卷土重来最关键的就是艾莉斯这个身份,一旦王妃抛弃了她,也就意味着一切又要从零开始。

想到夏萌那天的嚣张模样,候莜更是恨得简直要咬碎一口银牙。

事已至此,王妃也不欲与她过多争辩,冷声吩咐道:"都已经合作相爱毁约也来不及了。就照你的想法办吧。但你最好给我当心着点,绝对不能再出差错。"

候莜连连点头,"我知道了王妃,我保证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我??"

话没说完,那边已经直接挂断了电话。

候莜看着手机里结束通话的界面,胸腔里憋着的那股气像是膨胀过度的气球一样瞬间炸开。

她疯了一般地将手机摔到地毯上,两手抱着脑袋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夏萌,楚司南!这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你们怎么不去死啊----"

候莜摔了手机还嫌不够解气,抓起桌上的杯子和红酒便往墙上砸。

红酒在白色的墙面上砸出一朵鲜红的花,酒液与碎片紧接着在地毯上散了一地,令整间屋子里都充斥着浓烈的红酒香气。

不知过去多久,发疯似的候莜终于冷静了下来,气喘吁吁地跌坐在沙发上。

她花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捡起地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沈总,我是艾莉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比较方便,我们见个面吧。"

候莜的语气已经恢复如常,电话那边的沈川却有些受宠若惊,"既然是艾莉斯小姐约我,当然是什么时候都要有空了。"

他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能将MC比下去的机会,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

两人约在了一家高级西餐厅,沈川穿了一身价格不菲的高定西装,然而四十出头的年纪摆在那里,如此刻意彰显身份反而显得不伦不类。

毕竟他已经到了中年发福的时候,谢顶啤酒肚一个都没落下,看上去甚至有些滑稽。

候莜收起了自己下意识将眼前这人与楚司南相比的心思,端起红酒抿了一口,故作忧愁道:"其实沈总应该也看到了今天的新闻,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