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想要我帮忙,也不是不行。”在亚伦失望得想要睁开眼睛的时候,萨拉塔斯的口风却松动了不少。

“有什么条件,您说,就是想要我从此改信暗影也不是不能商量。”亚伦立刻说道,如果他的意识有外形的话,想来此刻肯定是舔狗的形状。

“我呸,老娘自己都变成圣光生物了,让你信暗影对我有什么好处!”萨拉塔斯佯作嗔怒地说道,“这么交流不太方便,你还是进来吧。”

萨拉塔斯话音落下,亚伦感受到一种没来由的失重感,眼前一黑,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面前正站着一个背后生有羽翼的光质化人形生物,正是萨拉塔斯,这也不是亚伦第一次见到她这个形态了。

“诶?你怎么就出来了?”亚伦此刻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愣愣地说道。

“不是我出去了,是你进来了。”萨拉塔斯伸手画了个圈,示意亚伦看看周围。

亚伦这才注意到,自己此刻正身处在一个由金色屏障构成的方形空间中,这个空荡荡的空间中除了萨拉塔斯之外,还有亚伦很熟悉的一件物品:一本摊开的大部头硬皮书。

亚伦这才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道:“这就是我的意识空间吗?看起来很空啊。”

“事实上,这里只是你的意识空间的一部分,其他部分我进不去,当然,你也进不去。”萨拉塔斯摊了摊手,“这里只是我的囚笼而已。”

“一部分?可我……”

“你只能进入这部分,没经过特殊训练你根本进不去其他部分,能进这里还是因为那位……那位在你身上做的一点手脚。”萨拉塔斯在提起那个在亚伦脑海中开辟了这方意识空间的存在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说这个了,以后你自己见到那位自己去问吧,我们继续说刚才的那个话题。”

“好吧,你说说你想要我干什么?”

萨拉塔斯指了指自己身后:“你看到那个了吗?”

“看到什么?”亚伦奇怪地说道,刚才他就将整片空间都看过一遍了,估测就是一个十米见方的立方体,六面墙壁都是金色的,初次以外好像没别的东西了。

不过当亚伦顺着萨拉塔斯的指示看过去,却看到一扇木门,这扇门看起来非常普通,不过亚伦之前却根本没有发现,明明很显眼才对。

“你刚才当然看不见,那扇门又不是给你用的。”萨拉塔斯转过头去看着那扇门,用一种近乎咬牙切齿的语气说道:“这扇门是我准备的。”

“哦,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帮你打开那扇门吗?”亚伦已经猜到了萨拉塔斯的条件,不过他却有些拿不准要不要给这个前任古神(自称)打开那扇门。

虽然现在的萨拉塔斯已经被染上了圣光的颜色,但是谁知道把她放出去会不会再次叛变回暗影阵营啊。

“呵,除非你要死了,不然那扇门是不会打开的。”萨拉塔斯略有些阴郁地说道,看来那位给萨拉塔斯染色的存在早就想到了这点,根本不给萨拉塔斯逃走的机会。

“那你的条件到底是什么?”亚伦有些迷糊了,既然自己不能打开这扇门,那萨拉塔斯让自己看那扇门有什么意义?

萨拉塔斯这次却没回答,强行拽着亚伦走到了门前,做出了想要开门的动作,然而在她的手没来得及碰到门的时候,门上就绽放出一道金色闪电将她击倒在地。

“额,你这是想干什么?”亚伦刚想伸手把萨拉塔斯拽起来,却没想到对方躺在地上就对着他踹出了一脚,对此毫无防备的亚伦立刻整个人扑到了那扇门上,这一下倒是没给亚伦造成什么伤害,看来木门上防御机制只是针对萨拉塔斯而已。

亚伦扶着木门站了起来,心中暗自猜测,萨拉塔斯该不会是因为出不去所以想拿自己撒气吧?那要不要豁出去被她打一顿换她出去假装瓦格里呢?不过听萨拉塔斯的意思,好像她平时根本出不去啊,那难道只是把自己骗进来揍一顿?亚伦觉得这确实很符合一个狡猾的前暗影侧成员的想法。

“你好好看看那扇门,”萨拉塔斯早就站了起来,不过动作却有些僵硬,看来刚才那一下确实给她造成了切实的伤害。

“还看什么?”亚伦纳闷地回头看向那扇木门,这次离近了,他倒是确实发现了一点异样的地方:“这里好像有缝隙。”

说着,亚伦冲着缝隙伸出了手摸了摸,却发现那是一道可以自由滑动的木板,亚伦轻轻一推,就将木板推开,却看到了让他匪夷所思的一幕:

木板后面是一块半米见方的窗户,窗户外面却显示着苏拉玛的景色,亚伦试着伸手往窗口的位置探了探,发现窗口上有一层不明材质的透明遮挡物。

“好了,就这样吧,你出去吧,我帮你这次。”萨拉塔斯淡淡地说道,不过亚伦却察觉到了一点异样。

心中一动,亚伦再次伸手触动了那块滑动木板,将窗口遮了个严严实实,转头冲着萨拉塔斯露出微笑:“好了,现在,我们来谈谈条件吧。”

萨拉塔斯看到亚伦将窗口重新关闭,脸色立刻一变,随即缓缓地蹲下了身子,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喃喃地说道:“老娘就是想有个透气的窗口,怎么就这么难呢。”

“别这样,如果你给我一个合适的条件,我还可以帮你把窗口打开啊。”亚伦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他确定自己抓到了萨拉塔斯的一个把柄,也许真能从她身上得到一点好处呢。

“你说什么我帮你做什么还不行吗。”萨拉塔斯一副被玩坏了的表情,“你太狠了吧,老娘拼名才推开的那一点缝隙你都没给我留下啊。”

“你好像很在意这扇窗户,”亚伦故意做出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现在是萨拉塔斯有求于他,情势逆转,自然要好好把握机会。

萨拉塔斯盯着亚伦意识体看了好一会儿,这才露出一副认输的表情:“你赢了。”

对萨拉塔斯来说,亚伦的意识空间完全就是个封闭的牢笼,而且是自己之前寄居在黑暗帝国之刃中更糟糕的情况,那时候她还可以感应到外界发生的情况,还可以通过低语施展阴谋引诱那些行走在暗影之路上人走向堕落,然而现在的她除了对着这个空旷的房间发呆就只有通过“那位”留下的窗户观察外面的世界了。

虽然那扇门只会在亚伦面临难以应对的危险的时候才会打开,开始之前亚伦昏迷的时候,萨拉塔斯却发现门上多了一扇窗户,她可以通过那扇窗观察外界,还可以借助窗户在外界建立一个投影之前亚伦从昏迷中醒来见到的就是萨拉塔斯的投影而非真身。

可是在亚伦醒来之后,萨拉塔斯发现那扇窗完全关闭了,她再次回到了与世隔绝的状态,后来经过她几次尝试,好不容易在被门上的防御机制彻底制服之前推开了一道可以观察外界的缝隙。

萨拉塔斯早就产生了要借亚伦之手推开那扇窗的想法,然而出于一个古老存在的高傲,她可不想因此就受制于亚伦,然而这次好不容易等到亚伦有求于她,自己的目的却又因为自己的急躁被亚伦发现了,萨拉塔斯除了哀叹自己时运不济也只能暂时认输了。f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