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www.pkgg.net

时间在此刻似乎过得尤其的缓慢。

四双属于白大褂的眼睛盯在腰穿针的针尾。

旁边凑过来的管床护士和护士站也不由得屏气凝神。

无声的祈祷在每个人心中闪过。

可一秒。

两秒。

五秒。

十秒过去了。

针尾处安安静静,没有一点想要流出液体的倾向。

不可抑制的失望一点点开始蔓延。

除了张天阳依旧沉稳的盯着针尾之外,其他人的脸上都多多少少有了退意。

“还等吗?”

虽然不想扼杀这个极有潜力的年轻小医生的信心,可是主治医生还是开口了。

张天阳算是已经进了两针半了,但是一点成功的倾向都看不出来。

联想到自己昨天一样在这个老太太床前忙活了近乎半个小时,可一滴脑脊液都穿不出来的无奈,他几乎已经在心里给老太太判了死刑。

脑出血本身就是一个致死率非常高的疾病。

而且非常容易短时间内复发。

可如果腰穿就是抽不出脑脊液,又不能上抗凝药的话。

一直留着连接颅内的引流管,老太太早晚也会并发颅内感染。

左右都是死。

张天阳依旧盯着微微颤动的针尾。

主治医生有些不忍了。

“小张,换我来吧,我再试试。”

虽然他再试试也不过是垂死挣扎。

可张天阳依旧杵在原位,一动不动。

“再等一会。”

“这......”

主治医生一时间没法再说什么,可是情绪明显焦躁了起来。

旁边围观的护士长也皱起了眉头,轻轻推了一把身旁跟着她看热闹的管床小护士。

“别看了,去干活去!”

护士长可没听过张天阳的传说。

在她眼里,这不过就是一个早上碰巧发现了关键的小实习生,顶多也就是运气好了点。

也不知道主治医生发了什么疯,这么重的病人都敢让他上手。

热闹再看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两个护士都去继续各干各的了。

老太太病床旁就只剩下了四个白大褂。

宋长空按着老太太的半边身子,悄然抬头,看看脸色不变的张天阳,再看看越来越焦躁的主治医生。

然后他继续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

作为临床上的老油条,他的处事原则就是,该积极的时候积极,不该说话的时候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林可安也在观察着两人。

她可能是在场的这么多白大褂里对张天阳最有信心的了。

毕竟,主治医生虽然听过张天阳的传说,可那仅限于两三个传闻甚广的事情。

但是她知道的,可远不止这些。

林琳那个小笨蛋,为了劝她里自家的大黑脸远一点,把她自己知道的所有有关张天阳“力挽狂澜”的事情都抖出来了。

当时听得林可安一愣一愣的。

她觉得自己的运气已经算是偏差的了,可是张天阳下临床这两个多月遇到的事情,可能会比她最终轮转完一年还要多。

所以这个时候,她不由得开口提醒了主治医生一句。

“老师,咱们是多少分开始摆体位的来着?”

“两点四十五啊!”

主治医生想也没想的就答了上来。

老太太的情况特殊,引流管夹闭的时间需要严格控制,所以他特意看好了时间的。

“四十五分开始的呀。”

林可安故意拖长了声调,“现在四十八分,刚好三分钟了。”

“四十八分......三分钟......”

处于焦躁状态的主治医生突然一愣,瞬间回头去看身后墙上的挂钟。

数字挂钟明明白白显示着现在的时间,就是下午两点四十八分!

所以说,小张刚刚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穿了两针半,还等了这么久,才用了三分钟?

这么快的吗?

明明在他的印象里,至少也得有七八分钟过去了啊!

莫不是他穿越了?

可主治医生用力眨眨眼,挂钟上的数字依旧是四十八分。

还真是三分钟!

浮躁的心情瞬间安静了下来。

三分钟,给他他也穿不出来啊!

主治医生安静了下来,继续关注着张天阳的动作。

只是忍不住偶尔转脸看看身后的数字挂钟。

张天阳足足等了二三十秒的时间,确定没有脑脊液流出,才再次左右手功能互换,将针芯怼了回去。

但他依旧没有拔针的意思。

右手轻轻的,轻轻的将针头再往里推进了一丁点,然后旋转了一个小小的倾斜角度。

再次拔出针芯。

继续盯着针尾。

一秒。

五秒。

十秒。

在主治医生快要再次失去耐心的时候,张天阳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来一句。

“可以了。”

“什么可以了?”

主治医生愣了一下,赶紧俯身凑上前,直接凑到了在安全范围内最近的距离。

然后终于看到了针尾处的异样。

那里出现了一层颜色呈暗红色,跟针尾原本的颜色很相近,并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鼓起来的水珠!

“穿出来了?”

好消息来的太过于突然,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张天阳就又动了。

只见张天阳左手固定针身,右手在穿刺包上一捞,捞起了一个空的20射器。

然后两只手指一扭,轻而易举的就卸掉了注射器的针头。

一番能让小护士羡慕的轻巧操作之后,注射器被怼进了穿刺针针尾。

“你要干什么......”

主治医生刚刚来得及说出半句话,张天阳右手的示指就已经用上了力。

注射器的抽吸遇到了一瞬间的阻碍。

但很快,一种微妙的突破感再次反馈到指尖。

注射器里,被吸出了不到一毫升的暗红色液体。

但张天阳果断停下了手。

同样,左手两指固定针身,还空出了两指捏着怼在针尾的注射器。

右手却再次拿起了穿刺针的针芯。

“帮忙踢一个黄色垃圾桶到下面。”

张天阳开始发号施令,主治医生愣了一下,立刻响应。

根本没在乎张天阳是在以下犯上,麻溜的去找了套着黄色垃圾袋的垃圾桶,踢到了张天阳的身子与床之间的地上。

深吸一口气,张天阳眼神一凝。

左手两指用力,注射器被瞬间拔出,在重力作用下向着下方的垃圾桶跌落。

瞬间,重新开通了通道的针尾处喷射出一股暗红色的液体。

但张天阳面色沉着,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

右手轻轻一抖,早就准备好了的穿刺针芯对准了针尾,被往里一送,没入了一半。

刚刚速度极快喷射出来的脑脊液,在半根穿刺针芯的阻碍下,化为了涓涓细流。

它们争先恐后滴滴答答的下落,击打在铺在老太太身后的无菌洞巾上,奏出希望的乐章。

这一刻,周围三个白大褂的脸上涌上了不可抑制的惊喜。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