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岳不群听完陆柏的话后,眼神闪烁,他并非是在分辨真假,而是在考虑这件事如何操作华山派才能获得巨大的收益。

劳德诺则是大惊失色,他可是嵩山派左冷禅的二弟子,天然就心向嵩山派,嵩山派损失如此惨重,他必须要把这个信息传递给自己的师尊。

陆柏说完之后,靠在神像上面,他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浑身开始出现痉挛的症状,尤其是眼前开始有幻象,陆柏明白,这是毒素已经侵入他的神经了。

就在岳不群细细思量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林平之惊喜的声音,“爹,娘,你们怎么样了?”

“什么?是刘师叔救的你们,林平之多谢刘师叔施以援手之恩……”

……

“刘师叔,你找我爹?我爹和二师兄在破庙里面呢,嵩山派的陆柏陆师叔也在里面……”

岳不群暗叫一声不好,他刚要走出去,破庙的门吱呀的一声开了,一个体型富态的胖子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见到陆柏这副凄凄惨惨的模样,瞬间大惊失色,疾走两步赶上前来,焦急的说道:“陆师兄……你……你怎么成了这样?昨日在师弟府上的时候还精神抖擞、气冲斗牛的,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这样?其他师兄、师侄呢?”

不等陆柏回话,郑强一个闪身冲了过去,然后双掌贴在陆柏的身手,源源不断的内力朝他身上输了过去。

陆柏扭头盯着郑强的脸,惨笑一声,此人拿得起放得下,面厚心黑手狠,果然是个人物,自己等人栽在他手里不冤!

而岳不群、劳德诺两人则是瞠目结舌,郑强这一波骚操作实在是看傻他们两人了。

过了片刻后,见陆柏的脸色有些红润,郑强缓缓收功,然后义愤填膺的说道:“陆师兄,是谁?是谁敢在衡山地界对你们下此等毒手?”

“我刘正风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一定要替你们报仇!”

那模样仿佛伤的不是陆柏,而是他的亲爹。

岳不群刚要出声说话,突然发现在破庙之外多了一个似有似无的脚步声,显然是一个高手。

若非岳不群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恐怕当对方突施辣手时,他都不知道。

岳不群再一想刚才陆柏的话,刘正风与曲洋勾结,在雨夜截杀嵩山派弟子,嵩山自陆柏以下,全军覆没,横死在无名树林当中。

以嵩山派三位太保及数十位精英弟子的实力,尚且不敌郑强与曲洋二人的联手,岳不群不认为自己华山派这些小虾米能抵挡住这狠辣的二人。

而且郑强既然连嵩山派的人都敢杀,恐怕根本就不惧再灭他们华山派,只要事情办的机密一些,谁又能知道呢?

就算是有人知道了,又有什么用?难道还指望江湖中人替他们报仇吗?

林家被青城派灭了满门,不仅没有一人发声,反而是觊觎林家辟邪剑谱的人大有人在,这就很说明问题,江湖无侠!

陆柏深知自己必死无疑,虽说岳不群的内功精湛,但还是不如郑强所展露的内力,他也怕郑强突然暴起灭了华山派,毕竟他还指望着华山派的人将消息送上嵩山呢,于是他低声苦笑道:“刘师兄,师弟这么明显的伤势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这是中了魔教的黑血神针……本来我和丁、费两位师兄率领门下弟子想要返回嵩山,谁知道在路上却撞破了魔教的诡秘之事,魔教人数众多,悍不畏死,双方激战之下,丁、费两位师兄及师侄全都惨死,我好恨!恨这些惨无人道的魔教贼子!”

郑强听完之后,随手一掌震断神像,怒气冲冲的说道:“魔教的人竟然敢在我衡山派的地界肆意妄为,简直就是不把我衡山派放在眼里,陆师兄,你放心我刘正风绝对饶不了他们,改日我必上黑木崖,找东方不败做过一场,替丁、费两位师兄及众位惨死的师侄讨回公道!”

岳不群闻言也朗声说道:“刘师弟说的不错,魔教妖人,人人得而诛之,刘师弟上黑木崖时也告诉岳某一声,岳某的武艺虽然不如刘师弟,但杀几个小鱼小虾还是可以的。”

“岳师兄你太谦虚了,谁不知道你……”

听着两人那相互吹捧之词,本就身中剧毒脸色紫黑的陆柏,脸色更加黑了,“噗……”一口黑血喷出,陆柏昏死过去。

陆柏死了之后,郑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然后他慢慢站起身来,双目如电的盯着岳不群说道:“岳师兄,当日在衡阳仗义执言,师弟我铭记于心,不敢或忘,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今日之事该如何善了,还请岳师兄示下!”

岳不群闻言心中咯噔一下,他看向郑强,发觉对方脸含煞气,神态坚毅,仿佛是稍有不对就要掀桌子。

岳不群心中暗叹一声,现如今应该算是华山派生死存亡之际了,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实在是令他不甘,想到这里,他对辟邪剑法的渴望就更深了。

“岳师兄,给句痛快话!”郑强笑着说道。

但岳不群感觉郑强是笑里藏刀,于是他长叹一声说道:“既然刘师弟非要岳某表态,岳某也没什么好说,德诺,你跟了为师多少年了?”

劳德诺心思深沉,一听这话,顿时暗叫一声不好,不过两大高手在此,他不敢放肆,只能低眉顺眼的说道:“师父,弟子在华山待了十三年。”

“十三年,不短了,也真是委屈你了。”岳不群说完之后,脸上紫气盎然,一掌击出,劳德诺顿时大惊失色,他想要后撤,但岳不群这一掌几乎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毕竟以老岳的心思,早就将劳德诺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更何况别说劳德诺了,就算是左冷禅,若非华山派人丁单薄,老岳早就跟对方杠上了,哪里还有郑强什么事?

砰!

劳德诺被岳不群一掌印在脑门上,脑袋上直接凹陷下去一个大坑,噗通一声,劳德诺的尸体栽倒在地上。

这一幕发展太快,等完事之后,郑强惊讶的说道:“岳师兄,你怎么杀自己的弟子呢?”

紧急通知:网址qiuwu.net已停用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