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自从确定了“全ip网络”系统的构建方向之后。

苏七月、颜曼青立即就开始了尝试。

仅仅七天时间,二人的辛苦就有了成果。

随后,就是马不停蹄的测试、改良、再测试……

几天的时间,通信部信息处、各集团军信息大队、各师旅的信息中队、信息中心,他们几乎都跑遍了。

各个集团军、师旅的首长们,之前虽然听说过苏七月,这个军区最年轻少校的名字。

可真人,却一直没见过。

这次苏七月下去搞测试,几位首长都抽空见了见他,对他的感官印象都很不错。

又一次完成调试后,苏七月、颜曼青二人乘车,从某集团军师部驶出来。

出了师部之后,驾驶员就恭敬地对苏七月询问。

“苏少校,我们现在是回军区,还是去下一支部队?”

苏七月“唔”了一声道:“去特战旅那边,昨天和旅长说好了,那边是这阶段测试的最后一站。”

“是!”

驾驶员应了一声,立刻专心致志地开起车。

坐在苏七月身边的颜曼青听了这话,就笑着调侃道:“七月,怎么把自己的部队留到最后?不怕你们旅长批评你啊!”

来到b军区的这些天,是颜曼青和苏七月相处最多的一段时间。

颜曼青的好心情,是显而易见。

对师姐的调侃,苏七月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将“全ip系统”测试的最后一站放在自家特战旅,苏七月也是有用意的。

他是想,借助这次的测试,顺带将特战旅的一体化野战指挥平台给搞出来。

上次和702团的那次演习中,特战旅虽然依靠着先进的武器装备、战术理念,以及信息化作战的方式占尽优势。

但缺陷,也是同样存在的。

最凸显的一点就是,不可能每一次演习,都将指挥部设置在空中。

调任特战旅之后,苏七月曾经和旅长、参谋长都提过这事儿。

两位领导也都同意他的观点,并且让他帮忙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搞个野战指挥平台出来。

因为前段时间的训练紧,加之自己对特战旅信息中队那边的情况还不太熟悉,苏七月就先将这件事情搁置下来。

这次正好有这么个机会,他当然想一箭双雕,直接把这事儿给办了。

瞥见苏七月脸上若有所思的神色,颜曼青就莞尔笑道:“听说你们那儿可是禁地,平时我肯定进不去吧?”

“没那么夸张,只要有军区的通行证,并且有人领着,就可以进去。”

苏七月解释道。

“那就好!”

颜曼青眨了眨眼睛,点头应下。

……

“我说周亮,你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把他给招进来了?”

第三中队队长办公室里,袁朗正对着刚刚训练完新人的周亮大发雷霆。

听了这位副参谋长的训斥,周亮就是一阵尴尬。

他咳嗽一声,顺手将门给关上。

“老袁,这次两个集团军选拔上来的35人中,并没有这个兵……他是c集团军直接推荐的。”

“集团军直接推荐?”

听了这话,袁朗面色就是一滞。

“是啊,之前我不是就和你说过吗,c集团军那边除了两个我们特招的之外,还会有一个推荐名额。加上各师选拔出来的15人,正好是的18个。”

稍稍顿了顿,周亮就接着说道:“这事儿小七也清楚。”

“啊,对了,c集团军推荐的这个兵,我接收的时候,小七也是同意的,还说了这个兵几句好话,准备安排他进你们三中队。”

周亮一脸无辜地表情道:“老袁你现在这个态度,真是让我有点搞不懂了?队长和副队长意见不一致啊?”

听了周亮这番解释,袁朗的面色稍霁。

他摆了摆手道:“行了,这事儿你就别管了。小七他碍着老战友的面子,说那小子几句好话,你怎么还当真了?”

“把他打发回去吧,别让他浪费时间了!”

周亮闻言,就显得有些为难道:“老袁,这个兵的训练成绩很优秀,在这次的参训人员中一直排在前三名。你现在让我把人家给退回去,集团军那边面子上也不好看吧?”

“我管他那么多!”

袁朗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回头,我亲自去和旅长说。”

听到这里,周亮就有些作难。

他摸了摸鼻子,试探着说道:“要不,老袁你打了电话问问小七?”

“我看他当时说的,可不像是客套话……”

袁朗想了想,嗯了声,算是答应下来。

难得见这位副参谋长发这么大脾气,周亮多少有些不适应。

他咳嗽一声道:“那老袁,没什么事儿,我就先撤了啊?”

“咱们特种训练中队,这还是第一次单独训练新人,我这个队长得多看着点儿……”

袁朗自然知道特种训练中队这次的任务繁重,就整了整脸色,点头道:“行,你忙你的。”

周亮微微颔首,出门而去。

袁朗扫了一眼关上的门,轻轻吐了口气。

他刚想打开电脑,研究一下最新的对抗资料,门就又被敲响了。

“报告!”

听出是许三多的声音,袁朗眉头就是一皱。

“进来!”

说这话的时候,袁朗不停在头发上摩擦着。

那神情,就像驱赶苍蝇一样。

许三多前些天闹过一阵情绪之后,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

具体原因,袁朗听苏七月电话里提过一嘴。

苏七月对人性的准确把握,袁朗也不得不佩服。

能将许三多这个优秀的战士挽回,算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儿。

不过,这会儿见到许三多,袁朗就没那么高兴了。

斜睨了一眼神色略显慌乱的许三多,袁朗就哼哼道:“怎么,刚刚我和周队长说的话,被你听到了?”

“听……听到了一些。”

许三多讷讷地点头,跟着赶紧解释道,“主要是队长您声音太大了……”

袁朗挥挥手道:“那你是想为成才求情的吧?”

“是的!”

听了好友的名字,许三多似乎勇敢了许多。

“那就说说吧。”

袁朗伸手做了个手势道:“你和他认识多久,了解他的为人秉性吗?”

听了队长的问话,许三多就老老实实地开始了自己的陈述。

……

“旅长,一旦‘全ip’系统将整个军区的通信装备完成融合,我们就可以研发配套的代码指挥自动加密软件。”

“再将这些技术,应用到野战指挥方舱设计上,就可以实现指挥部,和基层指挥员之间的远程垂直指挥。”

旅长办公室里,苏七月正和铁路阐述着自己的想法。

坐在旁边的颜曼青,饶有兴致地听着师弟的讲解,心里则在盘算着这个野战指挥方舱的设计,会不会有什么关卡和桎梏。

相比颜曼青,铁路对技术上的关心就没那么多。

他更关注的,是这套野战指挥方舱的实用性。

听完苏七月的讲述,铁路就释然地点头道:“七月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想趁着这次‘全ip系统’的建立,顺便把这个可移动的野战指挥方舱给设计出来,一起参与到后面的测试之中是吧?”

苏七月点点头道:“是的,旅长!”

“上次演习中,我们的移动指挥部,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同样的战术,一旦被知晓,再用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尽快寻找到新的方法,来代替空中这个临时指挥部……”

听了这话,铁路就赞同地点头道:“嗯,我完全同意七月你的观点。这个野战指挥方舱要建,一定要建!”

对于旅长的首肯,苏七月并不感到意外。

他轻轻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给了苏七月明确的答复之后,铁路就转头看向颜曼青。

“颜研究员,这个野战指挥方舱,要多麻烦你了!”

听了铁路的感谢,颜曼青就笑着说道:“首长,您太客气了,应该的。”

铁路虽然不知道这位颜研究员具体来路,但是从她对刘副参谋长的称呼之中,自然能猜出对方的背景不简单。

因此对颜曼青,他也是颇为客气。

“行了,我这边没问题,七月你们先去忙吧。”

“啊,对了!”

铁路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提醒了一句:“七月,你有空别忘了去自己中队看看,前些天袁朗那家伙还嘀咕呢,说你这个副队长自从去了军区之后,就乐不思蜀了。”

听了旅长的揶揄,苏七月连忙答应了下来。

出了门,颜曼青就好笑地瞥了眼苏七月。

“喂,听出来了吧?你们旅长恐怕是担心你回不来呢!”

苏七月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

当苏七月和颜曼青来到三中队楼下的时候,正好齐桓和吴哲他们要出门吃饭。

迎面看到这一对才子佳人有说有笑地迎面走来,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是一阵恍然。

苏七月领着颜曼青和几人打了招呼,这才上了楼。

看着二人的背影,拓永刚就摸着下巴刚刚长出的胡渣,喟叹道:“嗨,我今儿个算是明白什么叫做‘珠联璧合’。”

“是啊,七月和那位美女少校,真的很般配。”

吴哲也跟着感慨道。

“行了行了,有这样背后议论上级的吗?赶紧吃你们饭去,磨磨蹭蹭的!”

齐桓横了二人一眼,训斥道。

对“菜刀”的性子,吴哲、拓永刚也早已摸熟了,自不会去反驳什么。

二人对视一眼,耸了耸肩,快速跟了上去。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