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网站登录功能已修复!

林燃一看这话题是聊不下去了,只能无奈的说道:“那得了,就先这样,你爱叫什么叫什么吧。”

说着还不忘提醒道:“把我的素材尽快给我安排了,李昌健不是总去吗,拍好了你直接给他就行。”

“好的,小林老板,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挂了。”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

看了眼围绕着他目光有些怪异的宿舍众人,林燃赶忙解释道:“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跟她就是正常的商业来往。”边说着他也觉得有些奇怪,记得上次见林璇的时候她不是这种人啊。

至少没勾搭自己勾搭的这么明显,还是有所收敛的,不知道这次是吃了什么药了,莫非是到了发情期?思索了半天没找到答案,林燃便也不再去想找个问题。

其实他哪知道是因为李昌健天天去,已经跟林璇混熟了。

正所谓与智者同行,你会不同凡响。与高人为伍,你能登上巅峰。而林燃与李昌健这种老色匹为伍,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自然而然的林璇将林燃带入成了一个老色匹。

特别是那天明明是约好的上午来送衣服,结果林燃拖到了下午,还带这个女朋友来送衣服,这更坚定了林璇心中林燃就是个老色匹的想法。

甚至林璇已经做好了以身饲虎,出卖色相的准备,毕竟林燃算是他手上唯一的大客户,况且长得也还算不错,也不算委屈了他。

至于李昌健的话,不在她的名单之中,实在是颜值一般,况且一直都是一个跟班小弟的角色,无论是小林老板,还是天哥。

如果林燃知道了林璇心中这些复杂的想法,一定会忍不住感叹一句:这该死的看脸的世界......

将模特的事情确定好之后,林燃直接在扣扣上给李昌健留言叫他记得取照片,顺便上传到网盘上。

现在他已经极少给李昌健打电话了,而是改为留言的形式,实在是这个兄弟已经开始过美国时间了,两人不在一个时间段上,电话打不通,只靠留言来交流了。

不过还好,目前这个好兄弟虽然放纵了一些,不过还是比较靠谱的,周一到周五都是全程在线的,这也让林燃稍稍放心,至于周六周天只能自己盯着点了。

......

周三一早,林燃前往了冯院长的办公室整理文件,打扫卫生,冯院长一向来的很早,基本每次林燃到的时候冯院长都已经坐在办公桌上喝茶水了。

至于所谓的打扫卫生,实际上也没什么可打扫的,所以他的工作基本就是跑跑腿,混脸熟,打卡而已。

咽下口中的茶树,冯院长看着正在整理文件的林燃问道:“小林啊,上次那个录音的费用学校给你报销了吗?”

林燃放下整理好的文件,笑着说道:“已经报销了,我听赵导说报销是您的意思,谢谢了,冯院长。”

冯院长摆了摆手说道:“你是为了学校做贡献,学校给你报销也是应该的。”

林燃见冯院长坚持也没再多说,虽然心里没太在乎那6000元,但是毕竟老人帮自己争取到了一笔意外之财,该有的感激还是要有的,林燃也默默的将感激放在了心里。

“对了,老马,没在骚扰你吧。”冯院长装作不经意的说道,说完还观察了下林燃的表情。

林燃答道:“这个倒是没有,上次我拒绝了之后就没有再找过我了。”

冯院长点点头说道:“嗯,离他远点,不是什么好东西,谁的人都想挖。”

林燃只是笑了下,没敢接话,毕竟这种话冯院长可以说,他可是没资格说的,更何况马院长对自己也是怎么说也是惜才之心。

“那冯院长,我先回去上课了。”见整理的差不多,林燃也准备告辞。

“嗯,去吧。”冯院长摆了摆手。

林燃便也推门走出了办公室,直接朝着教室走去。

与前世不同,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林燃刺激的缘故,今世的恬浩对李美娇的攻势尤为猛烈,已经从之前的遮遮掩掩,变成了公开式的了。

现在上课都是他跟李美娇坐在一起,寝室的其他五个兄弟坐在一起,不过遗憾的是,目前看来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李美娇不答应也不拒绝,跟恬浩保持着暧昧,继续处着别的男朋友,小日子过得风流快活,依然把恬浩当成蓝颜知己的状态。

在林燃看来恬浩完全可以说是冰师大的最强男闺蜜了。

目前恬浩的渣女攻略计划完全以失败告终,即使寝室的众人都不看好这段感情,但是林燃相信,恬浩是一定可以成功的,毕竟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绿帽可吞李。

这是一个比勾践还能隐忍的男人,前世的成功也说明了这一点。

因此,寝室也开了个局。

就赌大四之前恬浩能不能追上李美娇,恬浩成功一赔二,恬浩失败一赔一点一,刘冰洋坐庄。

于是林燃跟恬浩都买了五百能成功,寝室的其他三人则买了失败。

反正在林燃看来,他是赢定了。

下午的时候陆沉递给了林燃一张假条,请一下午假,看得出来,小伙子有些尴尬,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陆沉一直都躲着林燃走。

晚会过后,陆海还通过陆沉联系了下林燃,并问了下为什么最近联系不上了,有时间可以去那里坐坐。

懒得搭理陆海的林燃,自然是隐晦的点出了事情的真相。

陆沉得知此事也是大感震惊,因为在他想来毕竟是他的同学,大表哥顶天坑点钱也就算了,没想到竟然还想把林燃歌曲的版权骗过来,这就有些过分了。

于是陆沉特意跑到了地下录音室质问了陆海一番,小表弟的质问,再加上林燃已经打不通的电话,陆海自然也是知道了自己的小心思被林燃看穿了。

他感觉有些可惜,但是却没什么愧疚之情,只是暗暗感叹大好的机会就这么被自己错过了,实在是可惜了。

结果陆沉的假条,林燃也没多问,毕竟虽然陆沉不是主要参与者,但是心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的,报复倒是不至于,反正就把他当路人就好了。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