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花菱和嬷嬷见状,不禁吓了一跳:“你你,竟敢动手。”

柳瞳锐利的目光盯着两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以颜色。这就是我柳瞳的做人原则。”望向嬷嬷,说道:“你,又算什么东西?”

嬷嬷高傲地抬起头:“我就是王爷的奶娘,王爷把我当娘亲一般对待,整个府里,还没有人敢跟我大小声,你识相的话,下跪道歉,我还可以饶你贱命。”

原来是南景煜的奶娘,怪不得如此目中无人,哼,别人怕,我柳瞳可不怕。

“哼哼,奶娘就可以胡作非为吗。即使本宫现在身处冷宫,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你们不想挨打,现在就给本宫滚。”看向花菱:“夫人应该还没忘记前几天那两巴掌吧。”柳瞳故意说道。

只见花菱的脸早已因气愤而变得扭曲,恶狠狠地转身走出冷宫,嬷嬷也瞪了一眼,赶紧跟在花菱身后离去。

“好耶,小姐,有武功就不怕别人欺负了,哈哈,没看见那两人脸都气紫了,太爽了。”舒儿握着柳花伊的手,高兴地跳跃。

对比舒儿的兴奋,柳瞳倒有点心绪不宁。舒儿见状,停止笑容:“小姐,你不开心么?”

柳瞳勉强笑笑:“怎么会,我高兴呢。”心里说着,只怕日后生活不安宁了。

回到暖轩阁,花菱狠狠地把桌上的东西扫到地上,咬牙切齿地叫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嬷嬷使眼色让几个丫鬟收拾地上的碎片,待丫鬟收拾完毕离开之后,嬷嬷走到花菱身边,说道:“夫人,犯不着为那种人生气,那个贱人现在不是在冷宫吗,她有什么资格可以再跟夫人作对,夫人你消消气。”

听见嬷嬷这样说,花菱稍稍平静了心,想起刚刚,又来气;:“哼,本来想去教训她一顿,岂知那贱人有武功,教训不成,还反被羞辱,我真咽不下这口气啊。”

嬷嬷也气道:“老身也没想到那贱人有武功,真是失算啊。”

“柳瞳,别让我逮着机会,否则我要搞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重重一捶桌子,花菱眼神散出凶光。

嬷嬷也在一旁,阴森森的一笑,露出狡黠的目光:“哼,凭她也想跟咋们斗,简直痴人说梦。老身一定站在夫人这边,共同铲除那贱人。”

花菱微微点头,心里却算计着,哼,老家伙,什么咱们,你一个贱奴才,也配跟本夫人称友结盟。等把柳瞳解决了,再来收拾你。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