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夏咏荷直摇头:"我也不知道,宫阳最近的做法让我这样觉得,他有意疏离我,逃避我,我做错了什么吗,我真的不知道啊。"

看着夏咏荷自讨无助的表情,南宫景心里像是刀割般刺痛,一想到自己心爱的人,为了别的男人自责落泪的神情,南宫景便无法释怀,无法完全忘记夏咏荷。而一想到自己的皇兄竟然忍心让这么温柔可人的女人伤心,心里便感到愤怒。

拉起夏咏荷的手,往前走:"走,去问问皇兄,到底对你有什么不满。"

夏咏荷急了,拉回自己的手:"不,宫景,不要这样,宫阳会生气的。"

南宫景生气地叫道:"咏荷,你就是这样,遇到事情就只会自己一个人偷偷哭泣,根本不会为自己讨回公道,你这样让我有多心疼啊。"

夏咏荷握住自己的双手,摇头道:"宫阳他很忙的,我不想去打扰他。"

"咏荷,走吧,去问问看到底为什么冷落你,难道你自己不想知道吗?"南宫景还是不肯放弃。

夏咏荷没有答话,正在思考着他说的话。是啊,自己不是也想知道吗。

见夏咏荷有所动摇,南宫景接续鼓劲:"咏荷,走,被犹豫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在,走,把手给我,我们去找他。"说着朝夏咏荷伸出手。

望着南宫景的手,夏咏荷心里犹豫不决,该不该去问清楚宫阳,该不该相信宫景。犹豫了许久,夏咏荷缓缓伸出手,放在南宫景手里。

南宫景心喜,握紧夏咏荷的手:"我们走。"说完拉着夏咏荷朝太子府走去。

古阳跟在后面,无奈地摇头,爷,为什么一遇到夏咏荷,你的理智就完全不受控制了呢,唉,究竟什么时候你才不会再管她,不会在乎她了呢。

南宫景拉着夏咏荷走到太子府外面,看见坐在大堂上和大臣议事的南宫阳,拉着夏咏荷走进去,不顾大臣们在场,指着南宫阳,出口道:"你到底是怎样对待咏荷的?"

南宫阳望着两人,眼神蓄火,朝大臣们说道:"你们先回去。"大臣们行礼退出太子府。

南宫阳望向夏咏荷,夏咏荷立即将手从南宫景手里夺回,畏惧于南宫阳的目光,瑟瑟地站在南宫景后面。

南宫阳将视线转向南宫景,充满怒气地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礼了?"

"你回答我的问题?"南宫景无视南宫阳的说辞,继续说着。

南宫阳无谓地笑笑:"难道我的太子妃给你说我对她不好了吗?"

听见这话,夏咏荷瑟缩着,急忙说道:"不,妾身没有这样说。"

"哦?那宫景你这是为何?"南宫阳讪笑道。

南宫景望向,后者则是避开视线,不敢正视他。南宫景心里好不痛快,怒视着南宫阳:"咏荷她没有说你什么,她甚至不敢想,只是我看见她在御花园哭泣,我真不知道你怎么忍心啊?"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