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夏咏荷则是愣了,泪水滑落脸庞,难道这就是宫阳会对她冷淡的原因,难道都是因为柳瞳,自己的表妹么。夏咏荷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说,你跟柳瞳到底是什么关系?"南宫景哑着声音问道。

夏咏荷也望向南宫阳,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是我跟柳瞳之间的秘密,没必要告诉任何人,何况是你。"南宫阳无所畏惧地说道。

"你……你……"南宫景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夏咏荷擦去泪水,转身对南宫景说道:"宫景,你先回去吧,别再说下去了。"明明是为她而来,现在主角却变成了自己的表妹,夏咏荷心里很不是滋味。柳瞳她凭什么。

看着夏咏荷的神色,南宫景压下了所有的愤怒,道:"咏荷,我走了。"

说完转身走出大堂,古阳紧跟其后,察觉主子的脸色很不好,古阳心里不禁为柳瞳捏一把汗。

待两人走后,大堂剩下南宫阳和夏咏荷两人,南宫阳坐在凳子上,一脸的玩世不恭,一眼都没有看站在一边夏咏荷。

夏咏荷定了定神,走到南宫阳身旁,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宫阳,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柳瞳是什么关系?"

听见夏咏荷的声音,南宫阳抬头看着她:"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是我跟瞳儿之间的秘密,没必要告诉任何人。"

夏咏荷哽咽着:"就连我也不行吗?"

无视夏咏荷的悲伤表情,南宫阳微微点头。

夏咏荷心里知道答案了,强忍着泪水,准备离开,南宫阳从后面说道:"还有,你别有什么委屈就去找宫景哭诉,搞得好像是本太子欺负了你一样。"

听见南宫阳这样说,夏咏荷急着解释:"我没有,宫阳,我没有去找宫景哭诉,你别误会了。我只是……"

"不管是怎么回事,本太子不想看见第二次。"不等夏咏荷说完,南宫阳无情地打断。

发觉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滴血,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夏咏荷难过的哽咽道:"妾身退下了。"说完泪水夺眶而出,朝门外跑去。

南宫阳没有理会,拿出手绢,细细冥想着。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