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翠儿点点头:"夫人这招绝,王爷一听夫人你身体不舒服,肯定会急着来看望夫人,到时候王爷的心又放在夫人这边了。奴婢这就去告诉王爷。"说完转身往外跑去。

哼,花菱得意地想,本夫人的脑袋就是这么聪明,本来以为柳瞳这个女人可以轻易铲除,这下看来,若是不使点手段,很难将她彻底解决了。柳瞳,你等着,我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

走在路上,翠儿心里头想着,哼,花菱不过是我们主人派来监视南京王的傀儡而已,让你从一个妓女变成王爷侍妾已经是那么大的恩赐了,竟然还痴心妄想得到王妃的位置,唉,我看不久南京王就会厌倦你了,到时候又要被打回原形,可别把主人的计划破坏了,否则主人是绝不会饶了你的,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不过这时候去哪里找南京王啊,咦!翠儿脑袋一通,王爷肯定是去了王妃那里,对,只要去凝香宫就一定可以找到他。想着想着拔腿往凝香宫走去。

凝香宫,柳瞳低着头正忙着手头的刺绣活,绣的又是紫荆花,不过不是在一条手绢上,是绣在一匹绸缎上面,还没成型,看不出来是什么。

南宫景坐在柳瞳对面,静静地注视着柳瞳,眼神是少见的柔情蜜意。

柳瞳抬起头望向南宫景,发觉南宫景正用着浓烈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南宫景则像是被发现偷吃糖的小孩一样,脸色不自在地往别处转去。

柳瞳脸色微红,把手中的活儿放下,说道:"王爷每天坐在这里,又不说话,就只是看着妾身刺绣,妾身感到很奇怪?"

南宫景笑笑:"有什么奇怪的,本王就只是想过来看看王妃。"说出自己内心话。

柳瞳没有感觉温馨,发问道:"似乎王爷以前就连看妾身一眼都不看,嫌妾身丑,脏了王爷的眼睛,如今王爷这样说,着实让妾身很难相信?"

听见柳瞳还是带刺的话语,南宫景急的握住柳瞳的手:"瞳儿,你还在生本王的气吗?"

柳瞳把手抽走:"妾身不敢。"

手一抽离,南宫景感觉手里空空荡荡的,仿佛失去了温暖,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

柳瞳察觉自己有点说过了,望着南宫景有点落寞的神情,不知不觉心里有点自责:"王爷,妾身今早熬了燕窝,王爷要吃点吗?"

听见这话,南宫景心一喜,脸带笑容地道:"好,好,本王正想吃呢。"

柳瞳笑笑,对着舒儿道:"舒儿,去伙房把我熬的燕窝拿过来。"

"是,小姐。"舒儿高兴地笑着退下。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