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南宫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着这张神似夏咏荷的脸蛋,南宫景发现,自己的心似乎并不是完完全全被夏咏荷占据了,此刻眼睛里看的人是花菱,脑海中想的人却是柳瞳。

对于花菱,南宫景还是抱着疼惜之情,毕竟在自己最失意之时,是她陪伴在自己身旁。南宫景走进花菱床边:"这几日本王国事繁忙,以至于没有来看望你,但是即使本王不来,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么?"

花菱轻点头:"妾身知道,不过王爷要答应妾身,以后都会来陪妾身,好吗?"

听这话,南宫景心里一阵反感,自己贵为王爷,任何侍妾居所来去自如,从来就没有人敢限制他。沉着脸道:"花菱,你先好好休养吧,本王还有事先走了。"

见南宫景想离开了,花菱赶紧抓住南宫景的手:"王爷,今晚不留下来陪妾身吗?"

南宫景放下花菱的手,说道:"不了,今夜本王想去王妃那边,时候不早了,本王走了。"说完转身走出暖轩阁。

柳瞳,又是柳瞳,这个贱女人。花菱掐住手掌心,眼神阴冷,心里咒骂道。

站在一边的翠儿望着花菱的表情,想笑又不敢笑,憋在心里头,哼,活该。

夜色渐晚,刚洗完花澡的柳瞳穿着薄衣裙,望向门外,都这么晚了,他应该在花菱那边了吧,呵,自己在期待什么,本来他就不是属于自己的,何必抱那么大的希望,想到这,柳瞳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柳瞳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刺绣,抚摸着柔软的绸缎,这是要为南宫景做的衣裳,想起当日他为了自己送给宫阳的一条手绢而发怒,现在为他绣衣裳,不知道他会不会高兴,柳瞳想着。

舒儿站在一边,发现时候不早了,该叫主子就寝了,出声道:"小姐,时候不早了,该上床就寝了。"

柳瞳点点头:"恩,你回去睡吧。"

舒儿点头退出房门,顺手将门带上。

看着渐渐合上的大门,柳瞳叹了一口气,放下绸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试图催眠自己,可是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忽的门开启了,南宫景站在门外,看见床上的人儿翻来覆去的,不觉好笑,轻轻走进去,带上门,柳瞳毫无察觉有人进入。

南宫景卸下外套,掀开被子一小角,钻进被窝里,这一动作惊吓到了柳瞳,"啊"柳瞳发出尖叫声。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