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夏咏荷望了一眼花菱,淡淡开口道:"不必多礼。不知你约我出来所为何事?"

花菱没想到夏咏荷这么直接,一时语塞,脑袋转了转:"太子妃,你可知道王妃她是个怎样的人?"

夏咏荷脸带疑惑:"你这是什么意思?"

花菱朝地上一跪,眼眶湿润:"花菱知道王妃是你的表妹,不好在你面前说她的不是,可是她实在……"佯装哽咽地说不出话。

夏咏荷看着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不过看着她说得梨花带泪,难道是柳瞳做了什么,扶起花菱:"你先起来,有什么事好好说,别哭了。"

花菱坐下,擦干泪水,布满委屈地道:"王妃虽然备受王爷宠爱,可是她竟然还是不知足,连太子爷她都……"

听见太子,夏咏荷耳朵敏感,望着花菱:"太子怎么了?"

花菱接着道:"王妃竟然让太子爷和王爷两个为争夺她而针锋相对,差点就大打出手,王爷宠爱她花菱无话可说,可是太子爷可是有你这样绝美的太子妃的,王妃怎么能跟太子爷纠缠不清呢?"

夏咏荷听着花菱的言语,心里很是不平,难道太子心里的人就是柳瞳么,就是自己的表妹吗,夏咏荷心里很不好受。

"这是你亲眼所见吗?"夏咏荷沉着声问道。

花菱一见夏咏荷的表情,知道自己的阴谋即将得逞,更加卖力演出,哽咽着声音:"是的,这是花菱亲眼所见的,妾身得不到王爷的宠爱是我的可悲,但是太子妃你不一样,你是金枝玉叶,只有你才配做太子妃,也将会是皇后,花菱觉得应该告诉你这件事,不想你被蒙在鼓里。"

待花菱说完,夏咏荷的俏脸早已难看到极点,抑郁着心中的怒火,夏咏荷微微站起身,背对着花菱:"本宫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身子直直地朝外走去。

花菱看着夏咏荷离去的背影,抬手轻轻擦拭残余的泪水,恢复本来阴险的面貌,早已不见之前的委屈,楚楚可怜。抹着嘴,花菱大笑出声:"哈哈……"

翠儿望着花菱,佯装高兴地道:"夫人,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的演技真是让奴婢佩服啊。"

花菱得意地勾起唇:"哼,不演真一点,怎么可能骗得了太子妃呢。不过还真是太快人心,没想到,第一步就走得这么顺利了,哈哈,接下来就看太子妃的了,好戏还在后头呢,哈。"

翠儿附和着:"一切都会如夫人所愿的,奴婢先在这里恭喜夫人你啦。"

听翠儿这样阿谀奉承,花菱笑得更大声了。

哼,好你个花菱,真是太阴险了。翠儿在心里默默说着。

"走,回府。"花菱起身开口,往酒馆门口走,翠儿紧跟其后。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