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夏咏荷回到太子府里,一颗心忐忑不安地跳动,内心难以承受这件事,对她打击太大了。

坐在寝宫里,夏咏荷脑海里还是想着花菱说的话,这阵子太子对她的冷淡难道都是因为柳瞳么,她夏咏荷可是南彩国众人称赞的第一美人,怎么可能会输给自己丑陋无比的表妹呢,她不甘心啊,更不敢相信一直以来心里都只有她夏咏荷的宫景也会喜欢柳瞳,这让夏咏荷更加不甘心。

仔细定下心想,夏咏荷觉得是柳瞳为了报复她,当初没有选择南宫景,而让她嫁给南宫景,而一心只有她的南宫景根本连看都不看柳瞳,将所有的愤怒施加在柳瞳身上,让她受尽了折磨,受尽了屈辱。

而自己却嫁给南宫阳,过着世人艳羡的高高在上的生活,这给柳瞳带来的痛苦是极深的,所以她有可能因为这样,想来报复自己,想到这里,夏咏荷心里气愤,指甲狠狠掐进手心里。

最后下定决心,要去找柳瞳问明白。

夏咏荷起身走出寝宫,摆架景王府。

但轿子停在停下。已经到达目的地。夏咏荷走出轿子,抬首望着牌匾,心里头想着,若是当初选择的是这里,那么现在或许就不会那么悲哀了吧,只是与这里擦肩而过,甩甩头,夏咏荷迫使自己不再去想那些无谓地事情,举步朝王府大门走进去。

门丁一见夏咏荷,尊敬地下跪说道:"参见太子妃。"

夏咏荷微微颌首:"带我到王妃的寝宫。"

门丁起身点头道:"是,太子妃这边请。"说着在夏咏荷前面带路。

在王府里绕了一段路,到达柳瞳的居所--凝香宫,门丁转身对夏咏荷道:"回禀太子妃,这里就是王妃的居所,需不需要奴才通报一声。"

夏咏荷摇头道:"不用了,本宫自己进去就行,有劳你了,你可以退下去了。"

门丁恭敬地俯身离去。待门丁走后,夏咏荷望着凝香宫外面的装饰,觉得柳瞳日子过得也算不错,宫殿也不次于自己的寝宫。

夏咏荷走到凝香宫门外,轻敲门:咚咚。

宫内舒儿将门打开,看见来人,有点吓到,恢复神态从容地说道:"太子妃,请进。"

夏咏荷微微笑,走进宫内,舒儿对着正低头刺绣的柳瞳说道:"小姐,太子妃来了。"

夏咏荷瞧见柳瞳手中的刺绣图案,正和南宫阳细心珍藏的手绢是一模一样的,这也就证明了两人关系匪浅,想到这里,夏咏荷眼神变得阴冷,直直地盯着柳瞳手中的刺绣。

柳瞳看见夏咏荷,从凳子上起身,俯身道:"柳瞳参见太子妃。"

夏咏荷收回视线,扶起柳瞳:"瞳儿何必这么见外,都是自家人,叫什么太子妃的,还是叫我表姐吧,这样听了心里舒服。"

柳瞳听了,点了点头:"表姐,你怎么有空过来呢?"

被柳瞳这样一问,夏咏荷心里闪过一丝怨恨,还不都是因为你。佯装欣喜地说道:"走,咱们去外面聊聊。"

柳瞳听了,点了点头。夏咏荷拉着柳瞳的手,舒儿想跟去,夏咏荷见了,出声阻止道:"舒儿,我想和瞳儿单独聊天,你就不用跟去了。"

听了夏咏荷这样说,舒儿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下头,没有再跟去。夏咏荷带着柳瞳朝外面走去。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