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两人走着走着,来到了后花园池边,夏咏荷停下脚步,看着柳瞳:"瞳儿,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柳瞳说道。

夏咏荷想了一会,道:"你能不能不要再和宫阳有什么牵扯?"

被夏咏荷的话搞得莫名其妙,柳瞳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以为柳瞳不答应,夏咏荷抓住柳瞳的手:"瞳儿,宫阳是我丈夫,既然你和宫景现在好了,那你干嘛还要与宫阳纠缠不清呢,他是我的丈夫,也是你的表姐夫,你不能背着我跟他……"

"表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柳瞳制止夏咏荷的话说道。

夏咏荷摇摇头:"我没有误会,这阵子宫阳对我很冷淡,我一直不明白原因为何,然而我观察他之后,发现他每天都会拿着一条手绢发呆,而那条手绢正是你的,我就知道,宫阳对你产生了感情。"

听完夏咏荷所说,柳瞳才知道为何,握住夏咏荷的手:"表姐,我告诉你,我和宫阳没有什么的,你不要想太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夏咏荷望着柳瞳的眼睛,想了一会儿,问道:"那他为什么会为了你和宫景大动干戈,为了你连手足之情都不顾了,为什么啊,你说。"

柳瞳无奈地摇摇头:"不是的,根本不是你说的这样子,这根本是有人在从中作梗,故意让你误会我们,表姐,你可别相信啊。"

"无风不起浪,若是你们没有什么,别人又怎么会抓到把柄呢。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夏咏荷声声质问。

眼见夏咏荷情绪不受控,柳瞳知道解释她也听不进去,只得沉默,不出声,看着夏咏荷。

夏咏荷心里更难受了,抓住柳瞳的手。大声吼道:"你说啊,说啊。"柳瞳继续保持沉默。

夏咏荷想了想,忽然推开柳瞳,点着头:"我知道了,你都是为了报复我,对不对,报复我害你嫁给了宫景,明明我知道宫景心里只有我,我还是选择宫阳,让你嫁给宫景,受尽折磨,所以你现在是想报复我,不仅得到了宫景,还想抢走我的宫阳,是不是,是不是啊?"

这话说完,柳瞳心里更加无奈,怎么会越扯越黑,柳瞳试图找回夏咏荷的理智,扶住她的手,安抚道:"表姐,不是这样子的,你先别激动,缓和一下心情。"

在柳瞳的缓和下,夏咏荷的心情渐渐平复,两眼无神地望着柳瞳。

眼尖的夏咏荷发现远处朝这边走来的南宫景,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丝诡异,面对着柳瞳:"你认为在宫景心里还有没有我呢?"

柳瞳一愣,没想到夏咏荷会这么问:"你说什么?"

夏咏荷笑道:"那我们来赌一把,看看在宫景心里,我们两个谁比较重要。"

听见夏咏荷的话,柳瞳心里很是疑惑,不过她问自己的心,确实也想知道南宫景的真心,定定地看着夏咏荷:"你想怎么赌。"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