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丁原同意出兵协助我们攻打张辽吗?”

虽然没有明说,但尹默知道贾诩已经戳破自己谎言了,为了缓解尴尬,也为了转移注意力,尹默问到贾诩丁原那边的情况。

“当然!他丁原又不是蠢蛋,他当然知道不答应协助我们的后果,其中的利害关系他早就明了,此刻正往洛阳发兵!”

尹默暗暗说道:虽说没有听到贾诩给丁原说了些什么,但贾诩以三寸不烂之舌便游说丁原回来帮西凉军打张辽,这不单单是才智过人,胆魄也是高人一筹的,至少现在的我还尚不敢单独深入敌军阵营去游水,毕竟稍不注意可能就遭来杀生之祸。

由于尹默的马匹已经跑了很远的路途,所以此时走的也十分慢,贾诩看在眼里,然后淡淡一笑,似乎看穿了其中的蹊跷,以及尹默的小把戏,但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压慢了自己马的速度,与之并排前进。尹默也注意到这个细节,也知道贾诩的故意而为之,他自己当然暗暗努力让马匹提高速度。

终于是赶回了董卓阵营,贾诩提前便下了马,然后一路小跑朝着董卓奔去,尹默紧随其后。此刻董卓正和李儒聊着什么,不过面色轻松,复命的话应该容易得到其满意的回应。

“主公,军师!在下已与尹默成功说服丁原发兵协助我们攻打张辽,此时他们正在来洛阳的路上!”

贾诩复命的时候还专程提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尹默心里美滋滋的,毕竟自己几乎什么也没做,只是骑着马遛了一大圈而已,真正去说服丁原发兵的只有他贾诩自己,看来这家伙还挺够意思的。

听到丁原发兵的消息,董卓甚是高兴,哈哈大笑,那笑声响彻整个军营,这气息真不愧是行伍之人。但是,尹默也知道他俩的任务只是完成了一半,本来说好的应该还有鲍信和张扬两路人马,此刻贾诩却刻意没有提及。

“那鲍信和张扬呢?”

还以为可以就这样糊弄过去了,董卓没为难他俩,这李儒居然主动问道了。尹默在脑里迅速整合语言,毕竟这事儿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引起的,他正要开口,贾诩却抢先说道:

“恳请主公和军师见谅,在下无能,本来也同样游说了他们二人,但是都遭到了拒绝,并且还向主公恶语相向,他们说……”

贾诩故意欲言又止,董卓顿时收住了笑容,怒斥道:

“他们说什么?”

“在下……不敢!”

“说!必须说!”

“他们说……鲍信说主公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张扬则说北芒山败给了主公,全是运气使然,这次要回去厉兵秣马,再杀回来灭了全体西凉军……”

“大胆!大胆!好一个鲍信和张扬,给脸不要脸!李儒,传我命令,让华雄到达洛阳后,直接发兵攻打鲍信和张扬,到时候提着那俩人的头颅来见我!”

董卓确实被气到了,一直称呼“军师”的李儒,此刻也直呼其名,看来是真的十分恼怒。

针对贾诩明显把事情夸张化和捏造事实这一情况,尹默大概猜了下贾诩的用意:没来得及找到鲍信和张扬,肯定是由于自己的原因,但这已经成为事实,一切已经无法改变。虽说鲍信和张扬相较于丁原来说没那么重要,但毕竟没有完全完成交办的任务,说出来毕竟是不好的,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脏水全泼到他们身上,让董卓动怒,逼得他发兵灭了这两家,一切就变得死无对证了,自己没完成任务的事实便也随之荡然无存了。只是无端遭到董卓报复性攻打的鲍信和张扬真是悲催……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