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见到董卓如此动怒,李儒赶紧下达了调动华雄队伍攻打鲍信和张扬的命令,并且令探子快马加鞭去正在朝京城这边行军的华雄传达军令。

了解董卓的脾气,下达了围剿鲍信、张扬的命令后,李儒非常自觉地走到不远处,让在气头上的董卓单独呆一会,这是他的个人习惯,知道有这种习惯的估计也就李儒和李傕这两个他的心腹。贾诩和尹默看到李儒故意走到一边,也明白其中的含义,随之跟在其后,让董卓单独在那里杵着。

“依你们看,丁原一支队伍来支援,我们拿下张辽有多少胜算?”

眼看着只拉拢了一支队伍,这明显低于预期,李儒不禁还是有些担心的。

“张辽曾是丁原的部下,按理说他常使的那些阵法和用兵特点,丁原应该是了如指掌的,毕竟丁原跟主公一样,也都是行伍出身,对用兵还是颇懂的,所以克制张辽应该问题不大。”

尹默也学会了抢话,他知道李儒抛出这样的疑问,应该是想听贾诩的意思,他这样故意抢话实际上为了在李儒面前表现自己的存在感,实际上所说的话也都是些不疼不痒的模棱两可的话,具体的回答还得看贾诩,或者说他更像是在抛砖引玉,这砖不抛很容易被人给忘掉了,毕竟人们只会记得“玉”。

“文和,你觉得呢?”

显然尹默的话没让李儒满意,或者说他就压根儿只想听贾诩的意思。可哪曾想这贾诩摇摇头,说:

“我跟思潜的想法一样。”

好一招借力打力,尹默本来想着提升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让李儒不至于觉得自己可有可无,就随口说一些,这砖的确是抛了,而玉却不出来了,尹默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被贾诩给“利用”了,心中暗骂道:这样一来,贾诩明面上附和了我的说法,而没有提出自己的看法,就相当于针对李儒的疑问没有给予回应,假如最后结果是丁原的队伍没能帮助西凉军取胜,李儒万一脑袋抽风非要追究责任,显然我那段话会被李儒揪着不放,而不会记得贾诩说过什么,或者说他跟贾诩本来就是一个鼻孔出气的,排挤我太正常了,事成了就是他的计谋立功了,失败了就会说是我觉得就丁原一支队伍参与没有问题,结果因为我的错误估计导致了结局失败,这黑锅就非常自然地落在我的肩上了。这一招借力打力真是高明,非常自然地把自己置身事外,同时又尽到了谋士的责任,贾诩这人太可怕了!罢了罢了,毕竟他也帮过我这么多,背黑锅就背吧,毕竟这回问题应该确实不大!

话锋一转,李儒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说:

“刚刚你们出去后,主公又跟我讲起了一件事情,你们听听看,觉得有什么见解。”

他顿了顿,用余光扫了一下不远处的董卓,确定对方没有在听自己讲话,才又说道:

“是这样的,这次何进的遗兵久久不能拿下,主公受到了很大启发和吸取教训,他对张辽这个人来了兴趣,这样一个人带着一队残兵以寡敌众,还一点不吃亏,显然是这支队伍足够强大。主公觉得一支队伍关键不在于人数多不多,而在于是否足够精锐。比如我们西凉军之所以打败了丁原、鲍信、张扬,很多时候其实我们人数是不占优的,而是由于我们西凉铁骑强大的战斗力,所以主公准备组建一支精锐部队,这队伍的士兵由整个西凉军中的精锐所组成,而且派专人负责调教!”

说完这些李儒居然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