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面对贾诩这一随口而又满是算计的推荐,尹默都被吓懵了,他根本都不知道这一下发生了什么,贾诩怎么就逼着自己去什么精锐部队,当初李定的确是让自己短期内先跟着贾诩,听从他的安排,但这要进精锐部队也是安排之一?这中间有没有贾诩的私心?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军师,思潜的确不是行伍出身,但若是要组建精锐部队,选人这一环节最后肯定由主公来定夺,毕竟这支队伍战斗力太强,所以李将军如果统领这支队伍,主公肯定会不放心,他肯定想的也是安插进几个自己的人,以牵制李将军,否则这样一支队伍随时都是重大隐患,这一点主公肯定比咱们更清楚。所以,军师如果向主公建议,将思潜安插进那支队伍,主公断然不会拒绝!”

贾诩把安排尹默的理由讲给了李儒听,李儒思考了片刻,点头道:

“文和此话在理!稍后时机合适的时候,我就去给主公推荐思潜!”

这二人的一唱一和把尹默给弄被动了,他心中暗暗骂道:这是做什么啊?这一二来去,把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推进队伍里当一名士卒?不行不行,这种送死的事情,我一定不能同意!

“军师,我从来没打过仗,这方面经验完全没有,我这去了同送死有何区别?”

尹默没有吝啬语言,把话更是说得比较透彻直接,他只想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抗拒。

显然尹默的话刺激到了李儒,毕竟他自己身为一位军师,居然连一个尹默这样初来乍到的家伙都震慑不住,这要是让他得逞了,以后还得了?可正当李儒表情一变,恼怒之色已经无法掩饰,眼看着即将破口而出之际,贾诩看准了这个时机,赶紧说道:

“军师,我来跟思潜说说,事情来的还是太突然了,他一时无法接受而已!”

一边说,贾诩一边将尹默扯到了旁边,阻止其与李儒爆发冲突,这时机拿捏非常准确,晚一刻可能一场激烈冲突就一触即发。

走到旁边的尹默还是有些气呼呼的,本来这事由贾诩挑起,按理说应该气的是贾诩才是,可李儒点头同意贾诩的看法,他居然就把矛头指向了李儒,这心态的变化好神奇,面对贾诩把自己扯开,尹默居然还有那么一丝感激,但明显的这一系列情绪变化都并不是他自己所想,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一切都只是障眼法,恨终究还是恨,尹默稍微平复一下心情,就想明白了贾诩转嫁矛盾的伎俩,随即质问到贾诩。不过这话让贾诩开始有些莫名其妙,他反问道:

“思潜,你真觉得我在害你?我们可都是李定先生的徒弟,目的也都是一样,你觉得我会害你?”

“整个西凉军这么多人,他李儒的心腹也不会少,怎么就非得是我?”

愤怒归愤怒,但尹默还是懂得克制,抱怨的话压低了嗓音,尤其是包含“李儒”的字眼更是压低了声音,以保证贾诩能听到,旁边的李儒听不到。面对如此怒气填胸的事情,依然能够控制自己情绪,贾诩看得一清二楚,他很确信自己这一步没走错。

“思潜,你也别太生气,容我给你细讲!”

贾诩故意又拉着尹默往旁边走了几步,以确保李儒更加听不清他俩的对话。李儒虽然生气,但毕竟作为西凉军的军师,这点肚量还是有的,更何况目的是唯一的,那就是让尹默接下来安插进队伍,姑且让贾诩先去游说,万一不成功再想他法。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