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谈话间,不远处震耳欲聋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了,尹默意识到丁原的人马来了!

“丁原的人马来了,我跟主公去会会他们,你俩这会儿没事讨论一下,待我们击败张辽,接管了何进的遗兵后,该如何名正言顺地……进京!”

李儒说“进京”二字的时候迟疑了片刻,因为他也知道这是大逆不道之事,但很快他又不禁向自己发问,这个“道”是什么?

送走李儒,就只剩下尹默和贾诩二人,好不容易单独相处,尹默不禁有些事情需要跟贾诩再来探讨:

“我这一旦参军了,文和兄准备做点什么?”

明知道贾诩是在游说自己参军,而他自己却不参与其中,把危险全部抛过来,尹默并不傻,他当然知道贾诩的这一点小算计,只是他也没有办法,心中不禁无奈道:这里是西凉军,我作为一名新丁,只有任人摆布的份儿,如果贾诩都不肯帮我,就真的是孤立无援了,所以贾诩使点小心机并不是不知道,而是我也无可奈何,总不至于来个互相伤害,拖贾诩跟自己同归于尽,给李儒说让贾诩也一起来。那样又有什么用?就算我想同归于尽,他贾诩可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他在这里虽然只是个谋士,但根基比我可深得多,稍微使点坏,我可真就从“同归于尽”变成“以卵击石”。

但是,尹默揣着明白装糊涂并不是真糊涂,愿意承受这个哑巴亏,可他也必须要把这层意思给讲出来,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要反问贾诩,自己去参军了,贾诩该去做点什么。

当然,贾诩更不是蠢蛋,他很明白尹默这样问的用意,他说:

“我当然是作为你的内应,这样我们才能形成一个活的局面,否则就像夏侯博在刘备军中那样,尽管他现在可能掌握了很多刘备的情况,但李先生暂时未找到一个合适的内应,现在的夏侯博也只是一颗死棋。思潜,我可不希望你也是那样,我来当这个内应,我们这边的一切局面就能掌控。”

果然是话术高手,尹默在心里冷冷一笑:真是会转移矛盾!还扯出夏侯博来替他解围,这声东击西的讲话技巧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按照大计划,李定安排夏侯博去刘备那,本来就是为了做出长期安插的准备,日后待事态突变,自然会去对接夏侯博,何谈死棋?要真说是死棋,这会儿的确是死棋,就这么个情况,居然就能被这贾诩揪住了作为他的挡箭牌。当然话又说回来,即使我的问话让他无言以对,那又能怎么样?我都开口答应了去参军,一切已经是板上钉钉,只不过是想让他稍微用点心思找个理由罢了,哪怕这个理由有多假都不重要,关键是让他觉得我不是个傻子,被他当个随意摆布的棋子,中间的道道我也是明白的,只不过我不说罢了!

“行,我一定严格按照李先生的部署去做,文和兄就请放心吧!”

放弃了挣扎,参军就参军吧,尹默冷冷甩下这句话,也算是告诉贾诩,自己也是个有脾气的家伙。贾诩也是淡淡一笑,他也很清楚尹默的用意,只是一切就这样蒙在鼓里互相试探着说话挺好,因为谁也别想制约谁,但眼下的境遇,贾诩还是能稍微制约一下尹默的,所以就是这么一点点“稍微”,贾诩一定要把握住,否则还真就拿不住这满脑子小心思的尹默了。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