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面对贾诩跟自己唱反调,李儒当然不开心了,他又补充说道:

“文和说的没错,趁势强攻丁原,机会虽然可贵,但无疑会令我西凉军损失惨重,但这种稳赢之事怎可放弃?离间计的确是我提出的,是因为当时根本没想到何进的这伙遗兵这样顽强,会需要搬丁原来协助攻打,现在他们既然都来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改变下策略呢?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懂得变通才能取胜!更何况我并没有否定离间计,而是此刻并不是使离间计的绝佳时机,所以我们何不冒点险,强攻丁原的队伍,趁热将其一举歼灭,岂不更好?”

显然说这话的时候,李儒有些激动,甚至带着几分怒气,尹默看得出来,贾诩就更看得明白了。贾诩不慌不忙,点着头说:

“军师说的在理,还是在下眼界窄了,不懂得变通,而且用兵方面在下的确不大擅长,以后还要多请教军师才是!那么我收回刚刚的建议,主公和军师还请见谅!”

本来还觉得终于说出不同观点的贾诩这次可大变样了,可李儒稍微一发作,他就又怂了。当然尹默也知道这种进退有度是贾诩典型的行事风格,同时,尹默似乎也在此刻明白了贾诩的心态:用最漂亮的话去反驳李儒的意见,这样能尽可能降低李儒的反感程度,但是不生气是不可能的,毕竟作为一名军师,你一个小谋士敢唱反调,那是典型的质疑权威。但是,贾诩方面肯定也是十分想使用离间计的,因为这样对他来说也是个立功的机会,尽管可能事成之后他可能依然会说那是李儒的功劳,但董卓又不是傻子,心里肯定有数,那样对于贾诩来说就够了,所以贾诩肯定想争取这样一个立功的机会。另一方面,李儒如此强硬的姿态出现了,贾诩自然懂得顺应,这样算是一种补救。同时,作为一名谋士,如果只知一味地附和着军师的提议,那无疑是失职的,所以偶尔唱唱无伤大雅的反调,算是证明着自己存在的意义,以至于不被边缘化。

贾诩放弃了自己的提议,李儒很满意,他知道自己的权威犹在,在这里没人敢造次,你贾诩虽然跟我走得很近,但我说的话不代表你就能不听!他赶紧又开始对董卓洗脑,告诉他强攻多么多么重要。

这说话间的一进一退,尹默记在心里,他本以为找到了贾诩的说话风格和套路,实际上只是冰山一角,而且他行事风格变幻多端,让人无法揣摩,想学学还真不是什么易事。但不论怎么做,贾诩的核心任务就是保护自己,这一点尹默反正是看得明明白白了。

董卓没有同意李儒强攻的提议,但也没有拒绝,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其实表明董卓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结果,李儒自然也明白,可能自己最新的计策或许没能说服董卓,看来董卓还是更倾向于用离间计。

这样一来便合理了,揣测清楚了李儒和贾诩的心思,再来看这会儿董卓的态度,似乎也明朗了:董卓跟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是主公,他不需要什么功名利禄,他要的就是自己的西凉铁骑踏遍天下,所以能将损失降到最低的方法肯定会优先使用。西凉铁骑是他董卓的西凉铁骑,而不是李儒、李傕、华雄、段煨、胡车儿、樊稠这些任何人的,这一点董卓比谁都明白,所以他才比任何人都明白如何把损失降到最低,这便与李儒的思想天然形成对立,李儒只需要结果是美好的,过程怎么样都跟他无关,董卓则既要美好的结果,也要美好的过程。其实如果想明白了,李儒或许并不是个称职的军师,尽管他奇谋百出。

高考的小伙伴们加油!

新域名m.kknn.net 凤舞文学网